人间有情,官府无义:「冰花男孩」获捐50万只得8千

2018年1月9日,云南省青基会发起的所谓暖冬行动募捐,其官网宣传使用的即是“冰花男孩”的形象。(云南省青基会官网截图)

2018年1月9日,云南省青基会发起的所谓暖冬行动募捐,其官网宣传使用的即是“冰花男孩”的形象。(云南省青基会官网截图)


云南省昭通市「冰花男孩」事件曝光后,当地有官方背景的募捐机构「青基会」,收集捐款超50万元,但受助人「冰花男孩」只获8000元。官方称捐款将救助更多贫困孩子,但网民迅速反弹,认为官方越权,并推卸本应由政府承担的救助责任。(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云南省青基会的最新通报显示,截至本月15日,以「冰花男孩」名义发起的暖冬行动共收到捐款超50万元。但据鲁甸教育局长陈富荣向官媒披露,「冰花男孩」王福满只获得8000元。官方称,其馀的捐款将用于救助当地更多贫困学生。

官员的说法,立即再次引爆了舆论。有网友明确指出,善心人士给王福满的捐款,无论是代收的青基会还是当地政府都无权支配。而救助当地更多的贫困孩子,属于政府的基本责任,他们无权将这种责任推给社会,并占用属于「冰花男孩」的善款。

一位志愿者告诉本台记者,根据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相关规定,政府必须解决学生的午餐、以及距学校太远必须住校的问题。但在很多地方政府实际的操作中,这些规定基本上没有履行。

他说︰当地的教育局的负责人他说,还有其他的类似的孩子也需要,这个是揽功、滥权的一种表现了。你从九年制义务教育这个是有明文规定的,必须要考虑到包括午餐的问题、超过多远的距离应该要考虑到孩子住宿的问题。但每个地方的执行都打了很大的一个折扣,他们(政府)有钱也不愿意花到这个地方,或者说有些部门挪做它用,这种情况就比较多了。

维权人士于云峰亦表示,主要受助人是冰花男孩,政府就无权干涉。更重要的是,多年来官方拦截民间慈善捐款的丑闻,已经让人难以信任他们。

他说︰我们大家请愿的钱全是给这个孩子,是因为可怜、同情这个孩子,而不是可怜、同情你政府。你政府这样把钱拿走他们也太无耻了。既然是社会捐助的这个钱,这钱就应该是他个人去支配,外人不应该有权去支配。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啊,多年以来都是这样的。包括截留这个福利的钱,他们都曾经这样做过嘛。专制之下无善政嘛,他们不会去考虑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只要有了这样的钱,他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给拦截下来。

另据新街镇政府向官媒称,冰花男孩的家庭在当地算中上水平,不算贫困户。理由是其父亲王刚奎名下有两台车,还修了新房。

而王刚奎则表示,他的一台车因在昆明拉客已被查扣,现靠一辆面包车载客挣钱。月收入3000元左右,借钱建的新房,还没有装修,所以还住在破旧的老房子。

而鲁甸县教育局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将鲁甸县政府接受捐助的工作,委托了青基会,因此,教育局完全没有参与,并且拨付给王福满的8000元,也没有经过教育局。至于民间单独给他的捐助,需要问新街镇中心校的校长陈奎和转山包小学校长付海。

新街镇中心小学校长陈奎则告诉本台,他们并不掌握王福满收到了多少捐款,青基会给王福满的款项,也没有通过学校。他称当地自然条件恶劣,中心学生校包括分校在内,约有2000名学生,但贫困的留守孩子人数,他称不清楚。

他说︰对口捐的他们是直接寄给王福满嘛,我们学校不经手的。我们也不太好去查,这是他个人的隐私嘛。青基会他们给王福满都没有经过我们学校的,我们都没有参与。我们整个镇有2000左右的学生。这个地方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它的海拔是2870米,贫困的留守儿童具体多少我还不太清楚,谘询一下其他的相关部门好不好?

本台记者试图了解此批捐款中,捐赠人指定用途的详细情况,但云南省青基会和昭通青基会的电话,则无人接听。

本月9日,昭通市8岁留守儿童王福满冒著零下9度严寒上学,满头冰花的照片震惊了社会。此后,民间自发开始对冰花男孩提供捐助,但云南方面迅疾表示,由青基会统一接收捐款,并用于当地更多的贫困孩子。

黄小山 / 程文,RF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