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往往有天變成了自己所曾討厭的人

蔡子強

立法會補選將於3月11日舉行。民主派為此而籌備的初選亦於上個周日(1月14日)舉行。結果新界東由范國威勝出,他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均取得約六成支持;至於九龍西則由姚松炎勝出,他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分別取得約五成及八成的支持。

初選成績理想但卻反留下矛盾伏筆

這次初選的成績本來可說頗為理想,能夠為兩名參選人取得相當的認受性。首先,投票人數超乎預期。民主派首次以初選決定參選人是2012年的特首選舉,當時全港五區加起來總共有3.4萬人投票。按這個比例,今次兩區初選如有1.4萬人便達標,結果卻有高達2.6萬人。民主派支持者踴躍投票,大大增加了這次初選的認受性。第二,范、姚兩名勝出者皆以壓倒性姿態勝出,民心向背清晰明確,讓兩人代表民主派出選,陣營內再難有人可質疑挑戰。但卻沒有料到,為此卻反而留下了矛盾的伏筆。

姚松炎雖然以壓倒性姿態勝出,但近日卻傳出消息,說他可能再次被政府DQ不獲參選資格。原本初選機制中已有所謂「Plan B」的替補安排,那就是由得分排第二者頂上。但就是因為姚的強勢,令排第二的馮檢基,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分別只取得三成及不足兩成的支持。有人因此質疑馮的代表性和勝算,要把這個原先遊戲規則定下的「Plan B」安排,索性廢掉,轉而找替補人選出戰。

這無疑是在鼓吹撕毁當初的初選協議,置制度於無物。

有機制卻不去「跟機制」

不同媒體都有報道,過去一星期,有自決派四出活動,游說其他民主黨派,若然姚松炎真的不幸被DQ,不應由馮檢基頂上,甚至企圖想捧出自己所屬意但卻沒有參與過初選的人選出戰,取而代之(最新報道是自決派密謀邀請「七警案」主角曾健超作為「Plan B」)。

事實上,姚的戰友朱凱廸近日便在facebook上發文說:

●「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

●「為了民主派的大局,我本着三個標準行事,(一)要贏補選;(二)要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三)不要破壞有待完善的初選機制。」

朱凱廸的語言偽術

這些說話真的有點讓人嘆為觀止:

●明明是有白紙黑字寫明的機制,而不去「跟機制」,卻來個乾坤大挪移,辯說只不過是不把機制當作是唯一的行事標準;

●明明是要破壞初選機制,卻因為在初選機制前面巧妙「僭建」了「有待完善」4個字,便讓大家看得似是而非。

大家覺得這些伎倆是否似曾相識?不錯,那不也就是梁振英式的語言偽術嗎?

難怪在朱凱廸的facebook發文,引來不少人留言批評,當中有不少大家認識的民主派。

「捉字蝨」、鑽空子

在民主派的初選備忘錄當中,明明有以下兩段:

「8.1 面對現時政局及官方的威權壓力,勝出初選的參選人有可以(能)因不同原因被政府當局透過確認書等手段取消其官方補選參選資格。

8.2 就上述情况,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百分比排名的優先次序作為報名的Plan B/Plan C。如排名最高的首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排名第二高的參選人將作為Plan B 補上,如此類推。請參閱附件B。」

但如今有人卻咬文嚼字,辯說「『可』根據初選結果」,不等於「『須』根據初選結果」。

但試問,這跟大家深痛惡絕,北京在法律問題上的「捉字蝨」、鑽空子,又有何分別?

這讓我想起一句說話:人們往往有天變成了自己所曾討厭的人。

一旦失去道德高地 將後患無窮

近日十分喜歡看任建峰寫的文章。他在淡出社運圈之後,少了顧慮,文章也寫得更放、更加痛快淋漓。

本周一,他在「立場新聞」發表了一篇題為〈一鋪過拆掉的道德高地〉的文章,對民主派中有人企圖不跟機制辦事,作出猛烈批評,並說民主派一旦因此失去道德高地後,將後患無窮。他甚至模擬了幾段日後建制派可能對民主派作出的反詰,包括——

「民主派:反對篩選、要真普選!

建制派:你們直情連自己選的制度都推翻,玩閉門內定、輸打贏要、連篩選都懶得做,比8.31差的多!」

「民主派:你們建制派沒有腰骨,只做阿爺的舉手機器。

建制派:你們民主派還夠膽與我們說『腰骨』?連一個朱凱廸你們都怕到要讓路讓到拆掉初選機制,你們憑什麼令市民相信你們會有腰骨對抗阿爺?」

問題不是馮檢基與否

老實說,起初我對馮檢基繼續參選,也感到不以為然。多年來他在深水埗和九龍西參選,2012年他去了選「超級」議席;但更讓人皺眉的,就是2016年他又忽然走了去新界西。而輸了之後,今次又再回到九龍西。兜兜轉轉,見縫插針。

但無論如何,好歹他都參加了今次的初選,結果拿到第二。遊戲規則既然有所規定,那麼無論喜不喜歡他個人,都應該按機制辦事。

「進步民主派」的「五十步笑百步」

民主派常常批評特區政府「搬龍門」、「雙重標準」、「輸打贏要」,但其實他們當中一些所謂自決派/進步民主派,也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當民意在他們那邊時,他們會要求政府尊重民意;但當民意不在他們那邊時,他們卻會把之低貶為「因恐懼而扭曲了的民意」,叫大家不用理會。

●對你有利時就講原則,對你不利時就轉講士氣和勝算。

●過往他們會斥責主流民主派因太過着緊議席和選票而背棄原則;但今天當議席擺在他們跟前時,就算是白紙黑字寫下的協議,都可以置之不顧,轉而說要考慮士氣、考慮勝算。

如果這就是「進步」,那我倒慶幸自己還是那樣「迂腐」,相信程序公義、相信要信守協議、相信講得出要做得到。

如果「自決」就是不理白紙黑字協議,關埋門「自」己幾個人「決」定,那麼我也慶幸自己不是「自決派」。

後記:能堵住悠悠眾口嗎?

結果,周一馮檢基開記者會,宣布自願離場,「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明眼人都看到,其實他是受壓下妥協。自決派/進步民主派如今算是大功「半」成;但撫心自問,他們真的能夠堵住悠悠眾口嗎?

(編者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參選人另有陳玉娥、鄧家彪、陳國強、方國珊,表態有意參選者有梁思豪、劉頴匡、李德豪、黃成智;九龍西補選參選人另有鄭泳舜)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