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文革”情

中國文化大革命初期,紅衛兵在北京遊行(1966年9月)
中國文化大革命初期,紅衛兵在北京遊行(1966年9月)

按照統治中國的中國共產黨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的說法,中國是一個複雜的國家。

來自各方的跡象顯示,當今中國確實具有別具一格的複雜性。其中一個最顯眼也最令中外觀察家好奇並持續關注的事例是中共最高領導人與核心習近平對毛澤東時代以及對毛澤東發動的、一度被中共稱之為“浩劫”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態度。

中共前獨裁者毛澤東統治中國大陸27年直到他去世。在毛在世期間,毛澤東不斷發動政治運動禍害百姓,禍害中國,在風調雨順的三年裡製造“自然災害”,生生餓死幾千萬中國人,比日本侵略軍打入中國殺死的中國人還多。毛澤東到底禍害死了多少中國人,中共至今沒有公佈具體的或大概的數字。

在人為製造的大饑荒造成幾千萬中國人喪命之後,毛澤東在其一生最後的十年(1966-76)發動了“文革”,把鬥爭矛頭指向中共幹部,包括中共最高一級的干部。“文革”中,成千上萬的中共幹部被打倒,包括一度貴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和國防部長林彪。

中國觀察家們普遍認為,在毛澤東死後,中共領導班子之所以做出中共中央正式決議,表示要徹底否定“文革”,並稱之為“浩劫”,主要不是因為“文革”禍害了中國的老百姓,而是因為“文革”禍害了中共幹部,包括高級幹部。

習一家深受毛澤東之害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文革”中被批鬥。 (網絡圖片)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文革”中被批鬥。(網絡圖片)

來自各方的確鑿無疑的歷史文獻顯示,受到毛澤東以及毛澤東禍害的千百萬中國人當中包括習近平的一家,以及習近平本人。

早在“文革”之前,獨斷專行的毛澤東獲取了中共獨裁者的地位和權力,並充分利用了他的獨裁地位和權力,以莫須有的“利用小說反黨”的罪名,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打入黑牢,並長期單獨監禁,儘管習仲勳從未寫過什麼小說,也沒有策動過任何人寫任何反黨小說。

在習近平中學的時候,“文革”開始了。習近平的正規教育中斷,導致嚴重惡果。惡果之一是習近平至今被許多中國人戲稱為“博士學位,中學水平”。這裡的博士學位是指習近平1970年代在“文革”後期以“工農兵大學生”的身份上北京清華大學主修化工,又來又在福建省省長任上獲得清華的法學博士學位。

中國國內外觀察家普遍認為,習近平上台以來訪問英國,德國,法國,美國、俄羅斯,所到之處大曬他閱讀這些國家的經典作家、經典作品的書單。在發表2018年新年賀詞之後,他控制的中國官方媒體又大力宣傳他的辦公室書架上有什麼中外經典著作各種工具書,這種現象顯示習近平有一種明顯的知識自卑感,並試圖以曬書單的方式來抵消這種自卑感。

更有趣的是,在訪問俄羅斯期間,習近平將蘇共獨裁者斯大林政權下的蘇共宣傳家奧斯特洛夫斯基與俄羅斯最傑出的文學家托爾斯泰等人相提並論,弄得喜歡對外展示有教養有文化的俄羅斯總統普京當局非常尷尬,而且也使中共宣傳部門非常尷尬。中共有關當局不得不加班加點刪除習近平讚揚奧斯特洛夫斯基的言論。

在德國,習近平則將馬克思這個猶太人與讚同消滅猶太人的親納粹政權的哲學家海德格爾相提並論,導致觀察家們議論紛紛。有觀察家指出,這種宣傳事故頻繁發生,顯示了習近平或習近平的參謀宣傳班子缺乏起碼的知識又喜歡假充內行不懂裝懂。

“文革”隨著毛澤東死去而收場。被“解放”的習仲勳對毛澤東的專制獨裁深惡痛絕,多次在公開場合呼籲中共要進行切實的製度建設,防止中共黨內再出現一個毛澤東那樣的可以肆意橫行、禍害民眾、禍害中共的獨裁者。

1977年9月10日,(站立者前排左起)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瞻仰毛澤東遺體
1977年9月10日,(站立者前排左起)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瞻仰毛澤東遺體

習近平的自相矛盾

然而,在觀察家們看來,習近平顯然是不要聽習仲勳的這些話,而且還要反其道而行之。

習近平在2012年接近年底上台之後不久,就提出所謂的“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提法,意思是毛澤東統治中國的時代跟後毛澤東時代不能相互否定。

自從習近平提出這種說法之後,一系列質疑接踵而至,其中包括:假如毛澤東時代不能否定,那麼,中共先前做出的要徹底否定毛澤東時代延續10年的“文革”的決議怎麼辦?毛澤東在世期間獨斷專行要不要否定?

假如毛澤東時代不能否定,毛澤東以“反黨”的罪名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打入黑牢16年是否也不能否定?習仲勳是否是試圖顛覆中共政權的“反黨分子”?毛澤東將他的接班人、時任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打成“叛徒、內奸、工賊”迫害致死要不要否定?

讓毛得以將包括習仲勳和劉少奇等人在內的任何人置於死地的毛澤東個人獨裁要不要否定?毛澤東把持的中共政權在風調雨順的三年裡製造“自然災害”餓死幾千萬中國人要不要否定?…

面對來自中國國內外的種種質疑,習近平稱“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並不是說像“文革”那樣的錯誤不能否定。然而,批評者指出,既然如此,“文革”10年佔了三十年的三分之一,為什麼又說三十年不能否定?

截至目前,習近平當局對批評者的這些質疑保持了沉默。與此同時,習近平口中時常冒出毛澤東語言和“文革”語言。導致批評者和中國許多公眾擔心,習近平對毛澤東和“文革”情有獨鍾,儘管他的父親習仲勳生前多次公開強烈批評和抨擊毛澤東的專制獨裁和“文革”。

在清明節前,在重慶紅衛兵公墓,有學生蹲下閱讀碑文。 這裡埋葬著死於文革中派系武鬥的紅衛兵(2012年4月2日)
在清明節前,在重慶紅衛兵公墓,有學生蹲下閱讀碑文。這裡埋葬著死於文革中派系武鬥的紅衛兵(2012年4月2日)

為“文革”進行粉飾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裡,來自中國的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政權的批評者和公眾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習近平主導下的中國教育當局在新的歷史教科書中,對“文革”的描述作出改變。

在新編的中國中學歷史教書中出現瞭如下的粉飾“文革”的句子:

“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20世紀60年代中期,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闢的危險。為此,他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通過發動'文化大革命'來防止資本主義復闢。”

與此同時,原先教科書當中的有關“文革”的專門的一章“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縮水為新教科書6段話,放在題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的一章中。

在新版歷史教科書取消“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的消息傳出引起中國公眾的紛紛議論和抨擊之後,教科書出版方人民教育出版社做出回應,表示統編歷史教材按照新的編寫體例,在第6章“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中,將“文化大革命”單獨作為一個專題進行了重點講述,分六段全面系統講述了文化大革命發生的背景、過程和危害等。

習近平當局掌控的中國教育部門和歷史教科書編寫出版部門如此將禍害中國人民也禍害中共幹部的“文革”歸於中共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艱辛探索”,使一些批評者不禁提出質疑——習近平當局對毛澤東艱辛探索,把他親生父親習仲勳差點探索死,把劉少奇、彭德懷、賀龍等中共元老直接探索死的做法有何評價?習近平是否打算進行類似的艱辛探索?

說起探索,已故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中國問題專家白魯恂(Lucian Pye, 1921-2008)曾經寫道:中共政權跟所有的共產黨政權一樣,總是喜歡把給人民帶來災難的惡政稱作探索,這就難免令人發出疑問——這種探索究竟是指科學家那樣的求真探索呢?還是像青少年嘗試毒品從而一發不可收拾上了毒癮那樣的探索呢?

此外,中國國內外也有觀察家指出,習近平當局將“文革”那樣的災難歸類於中共的“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非常符合中共政權歷來的將喪事當喜事辦的傳統,也跟日本右翼勢力將日本侵略軍入侵中國稱作“進入”中國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習近平當局意欲何為

在北京展覽館前面,人們前往參觀《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裡有中國主席習近平帶著少先隊的紅領巾和少年兒童的合影(2017年10月23日)
在北京展覽館前面,人們前往參觀《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裡有中國主席習近平帶著少先隊的紅領巾和少年兒童的合影(2017年10月23日)

在中共19大之後,習近平正式成為中共的核心,“習近平思想”寫入了中共黨章,習近平當局反復強調中共各級部門必須有時刻跟習近平最高當局“對錶”的意識,即時刻跟習近平最高當局保持思想和行動一致的意識。於是,世界媒體普遍將習近平與中國官方歷史教科書淡化乃至美化“文革”的做法聯繫起來。

鑑於中共當局動輒教訓日本不要忘記歷史,不要篡改侵略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的歷史,要“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中共當局修改歷史教科書的做法引起了日本媒體的特別關注。

日本《每日新聞》1月16日從北京發出的報導說:新歷史教科書淡化和美化“文革”的消息曝光之後,“中國互聯網上出現批評的聲音,如,'居然這個國家不向自己的子孫教授歷史真相,''如今感覺文革好像頗溫柔啊,''總是批判日本(歪曲歷史)的歷史教科書,自己卻在做同樣的事情'。

“教科書出版方人民教育出版社10日發表聲明,聲言文革在新教科書中作為特別的項目得到'重點記述'。互聯網上,網民發表的批評帖子被當局刪除,變得無法閱覽。

“中共雖然在正式場合否定文革,但習近平領導班子越來越擔心中共的負面歷史難免動搖中共一黨獨裁體制。如今,中國的歷史教育方針強調中共為中國的發展做出貢獻的色彩越來越濃。2016年'文革'發動50週年紀念日到來的時候,中國主流媒體幾乎沒有相關報導。”

1月16日,法國《觀點》日報(L'Opinion)發表文章,標題是,“中國教科書春季大掃除:改寫文化大革命”。文章以明顯的諷刺口吻寫道:

“近年來,中國從來不忘記教訓日本不要忘記歷史,因為日本在敏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問題上有時會淡化日本帝國皇軍的侵略行為。歷史問題成為中日兩國齟齬的一個來源。而中國領導人則時常告誡日本領導人有義務汲取歷史教訓。如今在中國,過去幾天出現了一個大爭議。中國歷史教科書原先有關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一章可能失踪。文革延續了10年,使中國陷入難以言喻的大動亂。”

英國《泰晤士報》1月14日發表報導,標題是,“北京為文革洗地”。報導說:

“中國當局被指控在官方的歷史教科書中粉飾'文革'。批評者表示,中國當局的這種舉措的目的是在導致成百萬人死亡的政治清洗問題上為中共開脫罪責。

“記述'文革'的一章被縮水為6段話放在另一章裡。新教科書刪除了對毛澤東發動政治運動要人民相互鬥爭以追求'純正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批評。”

在另外一方面,在中共當局竭力試圖讓中國人忘記“文革”之際,有中國網民通過互聯網給人們提供獨立的歷史知識教育:

“劉鶴(1952年1月25日-),河北昌黎人,生於北京。中共第十八屆、十九屆中央委員,第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主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父親:劉植岩(文革期跳樓自殺49歲) 與習近平是中學同學。”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