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寬容」換來的「臣服」

Kambodscha China Li Keqiang und Hun Sen in Phnom Penh (picture-alliance/Zumapress/TPG)
柬埔寨總理洪森(左)歡迎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金邊

柬埔寨日益青睞來自中國的發展援助。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認為,試圖以教訓對方的方式貫徹自身價值觀的西方發展援助模式已經不合時宜。

中國是"柬埔寨萬惡之源",洪森在1988年如此寫道。這位現任柬埔寨總理當時還努力掙脫紅色高棉政權給國家帶來的後續影響。1975年到1979年間,紅色高棉恐怖統治造成約170萬柬埔寨人喪生。北京曾大力支持波爾布特政府。直到80年代末期,正是來自北京的大量援助,才讓這一政權沒有徹底崩潰。

不過,洪森公開批評中國的時代早已過去。正如當年的波爾布特,這位1977年從紅色高棉軍隊叛逃的農民之子現在笑納來自北京的援助。昔日仇恨已然煙消雲散。

與華合作的受益者

上週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峰會期間,兩國領導人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會晤。2015年,全長4000公裡的湄公河流域沿岸國家中國、泰國、寮國、柬埔寨、越南和緬甸在北京正式結成的這一合作關係。目的是協調這些國家在龐大基建項目"新絲綢之路"中的關係。

柬埔寨經濟落後,人口僅有1600萬,就地理位置而言又夾在泰國和越南之間。通過與北京合作以及由此獲得通向世界市場的機會,該國獲益頗豐。李克強在訪問金邊期間一口氣簽署了19項協議,幫助柬埔寨建設基礎設施,發展農業和改善醫療衛生設施。其中一個關鍵項目是建設200公裡高速公路,連接金邊和海濱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北京計劃在西哈努克建設類似深圳的經濟特區。此外,還要在金邊新建一座機場。

援助柬埔寨顯示出,北京希望將那些在新絲路項目中並不扮演戰略性角色的亞洲發展中小國也納入其長期規劃之中。

過去數年中,北京在國際社會幾乎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持續加強對於柬埔寨的影響力。2016年10月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之後首次訪問金邊,便提出給予柬埔寨2億3700萬美元直接援助,以及1500萬美元軍事援助。此外還減免柬埔寨9000萬美元債務。目前中國已經成為柬埔寨最大的外國投資方。2011年到2015年,中國企業在該國投資超過500億美元結案,其中包括建設柬埔寨4.5G移動網絡的華為公司。去年,訪問柬埔寨的中國遊客數量首次突破100萬大關。前往吳哥窟等知名景點的中國訪客為柬埔寨帶來大約7億美元收入。

來自西方的壓力與日俱增

北京選擇現在這個時間點與柬埔寨簽署投資協議另有深意。過去一段時間內,柬埔寨政府日益感受到來自西方國家的壓力。美國和歐盟宣佈要對金邊政權採取制裁措施,比如封鎖海外帳戶以及暫時停止針對柬埔寨紡織品的進口優惠待遇。理由是:去年秋季,柬埔寨最高法院宣佈該國最大反對黨"救國黨"非法。法院認定,該黨在美國協助下試圖顛覆政府。

柬埔寨救國黨在2013年大選以及2017年6月的地方選舉中得票率超過四成,由此成為洪森及其領導的柬埔寨人民黨的心腹大患。西方觀察家表示,最高法院的決定是對柬埔寨民主"宣判死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這一判決顯示柬埔寨司法體系受到政府操縱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事實是:在洪森總理掌權的30多年中,他所領導的政府在壓制反對派方面的手段在過去幾個月裡達到了最為不加掩飾的程度。反對派人士因為"叛國罪"而遭逮捕,報社和電台被關閉,非政府組織遭到解散。今年7月大選中,沒有人可以對洪森構成真正挑戰。歐盟駐金邊代表處由此認為這次議會大選是非法的。北京則表示,相信選舉公平,尊重"柬埔寨人民選擇的發展道路"。北京甚至願意為7月大選提供投票站和投票箱。

曾對柬埔寨寄予厚望的西方國家對此當然十分惱怒。1991年,聯合國主導達成和平協議,結束該國長期遭到國際孤立的狀態。西方非政府組織大量湧入柬埔寨,幫助建設該國糟糕的社會福利體系。在外國援助之下,柬埔寨在1993年建立了民主多黨體系,至少在理論上如此。

柬埔寨日益集權,北京並不介意

而在台下,政府對於政治對手的壓制卻愈加嚴厲。但是,由於洪森不得不依賴西方援助,來支撐本國經濟,確保自己的執政合法性,因此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為西方價值和民主制大唱贊歌。然而,現在情況有所變化:如今金邊政府更樂意從中國得到發展援助,因為附加條件和政治要求更少。作為回報,北京得到柬埔寨的自然資源和廉價勞動力。與此同時,北京在亞太地區也多了一個重要的支持者。2916年,金邊政府成功組織東協組織發表一份譴責中國南海政策的聯合聲明。21世紀早期的柬埔寨現實政治正是按照這一思路展開:北京樂意向柬埔寨提出報價,洪森也樂於接受。

北京的戰略似乎已經成功:如同對待巴基斯坦和菲律賓那樣,專心做生意、不提問題的中國成了值得信賴的貿易夥伴,而道德說教的事情就留給西方國家。按照北京的說法,中國的政策是寬容的表現,而西方則是憤世嫉俗。雙方在這一問題上毫無交集。西方對於金邊的影響越來越小。再加上川普始終沒有對東南亞地區拿出一套令人信服的政策理念,北京現在無疑佔據上風。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Frank Sieren 本文作者20多年來在北京生活。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