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戰與香港民主運動


作者稱,威權正集中攻擊香港民主運動中的大型艦隻及旗艦,誓會逐一擊破;圖為被政府取消參選資格的周庭。王心義攝

不少香港人都是星戰粉絲,我記得第一套星戰電影是在我讀中二那年公映的,轉眼近四十年,剛上映不久的是第八集《最後的絕地武士》。星戰吸引人的,不只是那星空科幻戰爭世界,更是故事中的正邪不兩立,但正者會入魔,魔者會歸正。宇宙的力量Force本是光明的,經鍛煉成為絕地武士,懂得怎樣運用力量去守護和平及公義的世界。但有野心家急於求成,走向力量的黑暗面而成魔,要整個宇宙都臣服其下。在《最後的絕地武士》這最新一集中,有數幕或許能為當前香港民主運動面對的境況帶來啟示。

強大及邪惡的第一軍團差不多控制了整個宇宙,反抗軍的殘餘部隊不肯投降,被第一軍團的艦隊追殺。反抗軍最高統帥Leia在交戰中受傷昏迷,Holdo將軍臨危授命帶領全軍。在逃亡中,反抗軍只餘下最後一艘太空艦。Holdo將軍決定要全艦人員坐十數細小的飛艇逃走。軍官Poe認為Holdo將軍的策略太保守和軟弱,策動叛變,幸最高統帥Leia及時醒來制止了叛變,及帶領所有人包括叛變的Poe乘坐小飛艇逃走,之後還讓Poe可繼續領兵抗戰。Holdo將軍一人留在太空艦上,與第一軍團的一支艦隊同歸於盡,好讓小飛艇能有更多時間逃脫。

經過幾番追逐,反抗軍只餘下寥寥數人,連傳說中最強的絕地武士Luke Skywalker也力戰而死,但留下遺言說,他不會是最後的絕地武士。雖然各方的反抗軍未有按號召集結,但最高統帥Leia對餘下的反抗軍說,反抗軍已擁有了捲土重來的一切所需。最後一幕,一個曾幫助過反抗軍的奴隸小孩,用只有絕地武士才懂得運用的Force把一支掃帚吸到手中,然後持着這掃帚如同絕地武士拿着激光劍一樣,懷着希望仰望星空。

議員當選了卻以宣誓不當,被當權者扭曲法律把他們的當選資格剝奪,現更進一步連一些人的參選資格也可任意剝奪,或許香港民主運動在過去一年多來,真是節節敗退。在跟着的一地兩檢及國歌法爭議,打壓會更厲害。威權正集中攻擊香港民主運動中的大型艦隻及旗艦,誓會把他們一一擊毀。即使如此,我們並沒有放棄,仍然要抗爭下去。不過面對此境況,我們可如何應對?

若是化整為零,不再以大型艦艇迎擊,而是分成很多很多的小飛艇,威權會更難探測到他們的存在,且他們可更靈活地走到社會的不同角落去建立據點以作長期抗爭。當然未必所有人會同意這種策略,香港民主運動內部,因不同的判斷而會有路線分歧,但這不應成為大家繼續團結合作的障礙。

民運「小艇化」 感召平民抗威權

無論如何,按現在的形勢發展,香港民主運動「小艇化」會是大趨勢,問題是當不同的小飛艇飛到社會不同的角落時,如何能把小飛艇們聯繫起來以統合行動,但又不讓威權那麼容易察覺並予以打擊。

香港民主運動中各小飛艇都會有人帶領,而帶領全軍的領袖們,他們不會告訴各小飛艇具體做甚麼,而是可能有兩種角色。一、他們仍會駕着民主運動的大型艦艇與威權決戰,甚至為了掩護小飛艇而要自我犧牲。二、他們要為民主運動的支持者帶來希望。因惟有仍懷抱希望,我們才能堅持抗爭下去。

但在此時此刻,說香港民主運動還有希望,那實是非常困難。若還要說香港民主運動已有了捲土重來的一切所需,那就更加難以明白。但香港民主運動的希望,不是寄於一些隱藏未出動的艦隊,而是在香港的不同角落裏,一些看來單獨無力的小市民。他們已受了感召,且擁有了力量去對抗威權。有了抗爭意識的港人,他們手中未必有甚麼強大武器,卻可以把隨手拿來的東西,也用於抗爭之中。誰又知這最終不能帶來改變?

聽說星戰第九集會在2019年上映,香港民主運動的第九集也會在2019年上映,就是區議會選舉。第十集則會在2020年上映,那年是立法會選舉。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見到那些小飛艇怎樣發揮作用,及每一個支持民主的港人,怎樣拿起他們的「掃帚」去抵抗威權。香港的星戰肯定會在以後一集一集上映下去,直至光明勝過黑暗。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