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躍居全國第三的前生與來世

深圳市長陳如桂日前宣布該市2017年的GDP達到2.2萬億元人民幣,排在北京和上海之後,躍居全國第三大城市。宣布當天,恰逢26年前鄧小平開始南巡,發表系列講話,當年鄧小平為深圳改革剷除障礙,也為深圳發展提出寄望,如今深圳各方面的成績已經超越鄧公提出的要求,下一步的發展動力,將要進一步依靠高科技,這方面香港可以如何突圍,值得深思。

40年前,深圳只是一條漁村;30年前,深圳還是一個依靠香港北遷的工廠搞來料加工的小城市;20年前,深圳開始經濟轉型;10年前,深圳的GDP仍然只及香港的一半。有一種意見認為,深圳的成就來自於經濟特區的政策,因為經濟特區率先享受各種稅務和審批權的優惠政策,然而,同時成立的珠海、汕頭和廈門特區,卻沒有取得深圳般的輝煌成就。

鄧小平南巡講話精神 深圳今成就中流砥柱

無論對於經濟特區政策如何評價,毫無爭議的是,鄧小平40年前提倡的改革開放政策,以及他在1992年的南巡講話精神,是深圳今天成就的中流砥柱。文革十年浩劫,經濟停滯不前,百廢待舉,改革開放是救國之途,但有革命元老懷疑深圳特區是否中國領土,鄧小平一錘定音為特區正名;1990年代初,中央政府及社會對改革再起疑心,甚至訴諸意識形態爭論,質疑深圳特區究竟是姓社還是姓資?結果是經濟發展速度大幅放緩,鄧小平又再力挽狂瀾,南巡講話,並寫下「經濟特區好」的題辭。

南巡講話最大的理論貢獻,是確立了「改革也是解放生產力」,將改革的地位提升到跟革命同等重要,這是強調理論的中共,對於一個重大政策必須依靠的理據。於是,深圳可以繼續改革,還可以進一步改革。這些在經濟和金融等領域的改革措施,對於經濟發展當然是關鍵因素,然而,中國階梯形的開放改革,經過一段時間,深圳特區在稅率降低以及審批許可權等等優惠已經不能獨享,即所謂特區不特。深圳如果墨守成規,仍然停留在不斷爭取更多優惠的思路,深圳一定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鄧小平1992年的南巡講話,為深圳定下了3個要求﹕一是在廣東趕超四小龍的進程中起骨幹作用和帶頭作用,作出更大貢獻,深圳不但帶領廣東趕超四小龍,而且單獨作為一個城市趕超四小龍。二是鄧小平當時看到5年後香港將要回歸,遂提出深圳要加快發展步伐,目的是要拉近跟香港的差距,盡快與香港市場經濟體制和運行機制對接;如果鄧小平今天還健在並巡視香港,可能反而會要求香港加快發展步伐,拉近跟深圳的差距也說不定。三是要求深圳發展高科技,鄧小平指出,高科技領域的一個突破,能帶動一批產業的發展。

深圳多屆政府深刻領會鄧小平有關發展高科技的精神,並以實質行動投資高科技,深圳市長陳如桂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去年對高科技的投入達到900億元人民幣,籌建8個重點科技基礎設施。深圳目前吸引了全國最大的電商、無人機製造等研發機構和創新載體等落戶,形成了行業的足夠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帶動了行業的上游與下游的產業聚集,並且能夠進一步吸引有創意的年輕人前來試水。同時,深圳市近年銳意發展金融業,有足夠多的創投風險基金進駐,尋覓有創意的潛在發展企業投資,進一步鼓勵創意產業的發展,形成良性發展。

可當大灣區科技龍頭 鵬城有機會再立新功

內地不同區域的經濟發展模式,由粗放型的勞動密集型加工業開始,依靠政府政策扶持,深圳也是循此模式得以大力發展,別的很多地方在向高科技高增值服務業的經濟轉型過程中未能成功,變成過度依靠房地產業的畸形發展模式,深圳則是率先成功轉型,高科技成為新增長的動力,帶動其他產業發展,而房地產價格大幅上升,則是由於成功吸引大量的高工資高科技人才形成房地產的剛性需求。

鄧小平對深圳的政策扶持已經產生巨大的成果,其對深圳的要求也大部分得到實現,鄧小平當年沒法設想的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區域發展國家策略,目前大灣區發展的具體方案還沒有宣布,但可以比較肯定的是,高科技方面的龍頭,將由深圳擔當無疑,這個角色是對深圳新的要求。深圳過去成功的經驗,在投射到大灣區的區域發展中,未必完全適用,起碼在研發方面跟大學的聯動並不足夠,深圳本身只有3間大學,而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廣州與香港,高等院校無論在培訓人才和科研方面都實力雄厚,深圳如果能夠充分利用大灣區的科研機構,令產學研共同提升,不但有必要並且是雙贏模式。

鄧小平26年前提出要深圳盡快與香港的市場經濟體制和運行機制對接,但並不暢順,而今利用高科技作為載體,將大灣區打造成中國的矽谷,不但帶動這個區域、國家整體以至全球高科技的進一步發展,也將會是深圳再立新功的機會。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