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历史瞬间:国民党高官回忆重庆谈判的最后时刻

 


作者:吴国桢(1903—1984),湖北建始人,“五四”时期就读南开中学时与周恩来同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曾任国民政府汉口市长,重庆市长,上海市长,台湾省主席,外交部次长和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等要职。吴国桢因批评蒋介石独裁,被国民党开除党籍,与国民党决裂后定居美国。他曾是国共重庆谈判的亲历者,是国民党派出的重要谈判代表,本文摘编自吴国桢的回忆录《夜来临》。


1945年9月4日,国共两党举行重庆谈判。

赫尔利(美国罗斯福总统派遣中国特使,1944-1945美国驻华大使)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机会,不管克里姆林宫与中共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秘密关系,苏联政府已经公开宣布:鉴于苏联与中华民国政府有条约,苏联将停止帮助中共。同时国民政府得到了美国的合法支援,已经很快控制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中共冒失地企图大块控制地盘,尽管声势夸张,但并不成功。

因此,赫尔利确信,中共也许终于意识到:同国民政府达成一项协议,可能对其事业会更加有利。赫尔利决定大胆利用这一历史机会。在中(民国政府)苏协议签订以后,他就敦促蒋介石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蒋也同意了。接下来,先后二次向中共方面发出邀请电,但均遭到对方拒绝。

然而,赫尔利坚持自已的想法,一方面再次向蒋介石建议:无论战时还是平时,都要表示出宽宏大量的治理国家。随后向中共和毛泽东发出了第三次邀请。赫尔利同时还建议:公开发表邀请信,以争取全国舆论对国民政府的支持。上述两个建议都被蒋介石采纳。结果引发了国内对中共和毛泽东拒不妥协态度的非议。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表示,并非不愿意前来重庆加入谈判,而是担心政府方面无法保证中共领袖的人身安全。赫尔利获悉此信息后,立即捎信给毛泽东,表示愿意飞到延安并于毛同机来重庆,而且负责毛在重庆的生命安全。毛在重庆任何时候想离开,赫尔利负责他安全返回延安。这样,毛泽东和中共的托词也就不存在了。


毛泽东和中共代表团抵达重庆

1945年8月28日,赫尔利陪同毛泽东抵达重庆,国民政府与中共之间的谈判立即全面展开。赫尔利忠实地充当中间人,国共双方各派出了3名代表,我的故友周恩来是中共代表团的首席代表。一开始,谈判似乎比以前的那些代表要友好并充满希望,赫尔利敦促双方尽力就基本原则达成协议,避免在细小问题上争吵。如果遇到僵局,赫尔利就同双方谈话,接着再向蒋介石和毛泽东商谈,以争取各方提出新的解决办法。但渐渐地,每个人包括赫尔利都明白中共并不真想达成协议,而仅仅是拖延时间。

中共最初提出的八点要求很过分,只是在赫尔利的敦促下,才放弃了一些根本不现实的内容,中共显然是为了表示他们已作出重大让步。但当接触到实质问题是,实际上只剩下政府愿意妥协。以改编双方军队的问题为例,双方都同意,既然战争结束了,和平时期全国军队的总数不超过50个军。但中共要求在这50个军中占有19个军,政府开始只愿意给他们9个,但是在赫尔利的力劝下,政府将配额提高到10个,以后又增加到12个,但中共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寸步不让。

期间,赫尔利要回到美国看病,他计划9月18日离开重庆。但到了他即将离开重庆之时,谈判仍没有什么进展。由于意识到如果让赫尔利此时就回到美国,他的谈判情况报告很可能对中共不利,于是毛泽东亲自拜访了这位大使,并请他将行程推迟3天。毛泽东保证他和其他中共领导人将尽可能想出一个妥协的解决办法。赫尔利同意了,他利用那3天飞到上海作了访问。


赫尔利,毛泽东,周恩来合影

1945年9月日21日下午6点,按照委员长的指示,当赫尔利从上海回来时,我去拜访了他。在我到达之前,周恩来早已在客厅里同赫尔利会面了,我在书房里等着。一会儿,赫尔利出来告诉我说,共产党如其承诺的那样,提出了一个新建议,如果政府同意将中共军队的配额提高到15个军,中共就撤回其他的所有要求。他要求我立即将此报告给蒋介石。说话间,赫尔利英俊的脸庞笑着,满是皱纹。

我说道:“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有争议,在谈判中,我方坚持,一旦决定了两军的配额,双方军队就应立即按配额进行改编,对此,共产党从未给予明确答复,他们现在对此的立场怎么样了呢?”

赫尔利说:“对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如果拖延了几个月几年,改编又有什么用呢?我一直告诉共产党,政府这方面的立场是很坚定的。我刚刚向周恩来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周用英语回答说“right now”(就是现在)。我已请他多待一会儿,以便你可以同他谈谈。如果你愿意,你自己去问他吧。”


蒋介石、毛泽东、赫尔利在重庆谈判期间的合影。后排左起为蒋经国、张群、吴国桢。

于是,我同周恩来谈了,他确认了,用英语又用汉语。

周恩来向赫尔利和我保证,一旦委员长批准新建议,政府代表可以在当晚任何时间同他的代表团会晤,并起草一份联合声明。周恩来还说,声明可以在次日上午赫尔利动身前公布。赫尔利听了很高兴。

我立即将此事报告蒋介石,并在他的别墅同赫尔利吃饭,此时,蒋介石同意了共产党的建议。

当我们回到了赫尔利的大使官邸时,按照事先安排,周恩来和他的助手王若飞正等着我们。当提到蒋介石已经同意时,周恩来说:“这真是好极了,我们必须立即报告毛主席”

一个多小时后,差不多是凌晨1点钟,周和王将毛泽东本人带来了,他的女翻译龚澎也在。我是政府方面的唯一代表。美国方面除了赫尔利外,还有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饶伯森先生。

毛泽东在往重庆的美军飞机上

我们以为毛泽东前来是为了给达成协议增光的,但毛半闭着双眼,在长时间不动声色的寂静之后说:“赫尔利先生,你今天上午就回美国了吗?”

对此,赫尔利严肃地点头示意。于是毛说:“对你过去的帮助,我们很感谢,祝你一路平安。”

接着,毛泽东又陷入沉默之中……。

最后,赫尔利问:“毛主席,周恩来先生向你报告了蒋委员长已同意贵党提出的计划吗?”

“报告了”,毛又是长久的沉寂。

“你认为怎么样,毛主席?”赫尔利追问。

毛说:“很好,但部队的改编,恐怕要花点时间。”

“刚刚几个小时以前,”我插话道,“赫尔利大使同我就在这间房里,专门向周恩来提了这个问题,他用汉语和英语说的都是'就是现在‘”。

毛泽东没有回答,但周恩来开始慌张了,他坚持说我误解了他。

于是,赫尔利镇静了一下自己,问道:“你刚才说也许需要一点时间改编你的部队,那么需要多少时间呢?”

毛泽东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在沉思,但却没有回答。

“你看要3个月吗,毛主席?”赫尔利催问,“还是六个月?一年?或一年多?”

“很难说,”毛终于说话了,“我们的游击队广布各地,即使下一道命令,可能花很长时间才能传达到所有的人。”

“那么我认为,”赫尔利说,你的意思是,你不能对改编部队给出一个确切的时间。“

对此,毛泽东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继续保持沉默。

”那么,联合声明怎么样呢?“ 赫尔利问道,”政府代表团正在官方寓所等待会晤你的代表团。”

毛泽东还是不做任何回答。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所有这些都泡汤了!”赫尔利问,“没有解决的可能了,而且不会有联合声明了!”

毛泽东将眼睛闭得更紧了,对所有在场的人来说。他好像完全聋了。

“那么,既然你这样沉默,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赫尔利作了结论,他放弃了一切希望。

此时我们(赫尔利,饶伯森和我)已经很清楚了,共产党这个“新建议”已使他们自食其果。为了极力将导致僵局的责任推给政府,他们才提出了那些建议,本以为委员长会加以拒绝,但当蒋介石真的接受时,他们又不得不缩回去并自食其言。

赫尔利大使将他自己的椅子拉近毛泽东,近得连腿都要碰到了,但说话的人还是赫尔利:“毛主席,和你不一样,我不是中国人,但看来我比你们许多中国人更爱中国。为一个国家的福祉而工作,意味着必须将其置于自己的私利之上,甚至是政党之上。政党的存在不是为了满足少数人的野心,而是为了一国民众的物质改善。你们国家现在最需要的是真正的和平。”

赫尔利久久地看着毛泽东的脸,但毛将眼睛朝向下方不愿抬起。那时,我终于明白了,毛不止是个中国人,他只是一个共产党人,其它都不是。

最后,赫尔利说:”我讲完了,毛主席,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不能到机场给你送行了,赫尔利先生,” 毛开口了,“祝你旅途平安。”他慢慢从椅子上起身,像他进来时那样,冷冷地离开了。

就这样,由于自己调解计划的落空,赫尔利回到了美国。但他并不准备承认自己关于实现一个统一民主的中国的想法已经彻底失败,通过切身体验,他深知实现和平和统一的障碍来自何方,但他的观点并不被华盛顿的同僚认同。于是,他选择了脱离困境的捷径---辞职。他于1945年的11月26日向杜鲁门总统提出辞呈,次日获得批准。

  吴国桢,搜狐网,摘编自吴国桢的回忆录《夜来临》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