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習總不再幻想 川普抗中國力不從心


川普政府19日宣布,把美國國防和國家安全戰略重心,從反恐轉向抗衡中國、俄羅斯。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宣稱,美國政府過去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決定是錯誤的。美國政府不僅表態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川普總統日前受訪也表示,將在貿易上「重罰」中國。這些舉動像川普政府的組合拳,標誌對中國新政策延宕一年後,終於成形,「合作」基調漸式微,被「對抗」基調取代,美中之間全面對抗在所難免,但美國未必有決定性戰略工具,可壓制中國。

川普大選期間,就對前任歐巴馬總統和布希總統對中國實行「戰略穩定」政策頗多微辭,並誓言將徹底推翻。圍繞川普身邊的幕僚,都是主張對中國強硬的鷹派。從川普上任前夕踩北京紅線,與蔡英文總統通電話,即已露端倪。只是後來北京成功利用「第一女婿」庫許納私人關係打通川普,讓他相信中國可在北韓問題上幫助美國,川普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才引而未發。

然而,川普把對中國戰略押寶在北韓問題上,可謂最大失策。中國明知北韓核問題上幫不了美國,也不會幫美國,所以作此承諾,是指望美中關係即使在川普任內惡化,也要拖過2017年,以免干擾去年10月召開的中共19大。

川普下決心改變對中國政策,說明他已徹底拋掉對習近平的寄望或幻想。新政策基於一個判斷,即: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冀望通過幫助中國經濟發展,促使中國走向民主,向西方靠攏的努力已宣告失敗。中國在美國支持下,經濟猛進發展,按平價購買力計算,中國GDP在2014年已超過美國,但政治上不僅沒有民主,反而在習近平主政時代更專制;國力強盛的中國,不僅未成為美國戰略夥伴,反而成為挑戰美國利益的競爭對手。

事實上,小布希上任之初,也曾定位中國為競爭對手。2001年4月1日,美中發生南海撞機事件,更使之前兩年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而跌入低谷的兩國關係,雪上加霜。但2001年九一一恐襲爆發, 布希政府決定把全球戰略重點轉入反恐,中國抓住戰略機遇向美國「輸誠」,表示全力支持美國反恐,從而換取美國不再阻擋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同年12月,中國正式成為WTO成員國。

17年後川普政府發現,中國表態支持美國反恐,就像過去一年來,中國允諾支持美國約束北韓一樣,都只是拖延戰術。中國恰恰利用美國專心反恐,並讓中國加入世貿的關鍵戰略機遇期,還有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迅速壯大國力,從美國的「戰略夥伴」變成「戰略競爭對手」。

現在川普政府重新把美國戰略重心從反恐,轉向大國博弈,對抗中國、俄羅斯日增的挑戰,以及中俄對全球秩序和規則的「修正主義」和威權治理模式,無疑將對世界格局產生重大影響。如真能像白宮國安顧問麥馬斯特所言,因此能保護美國國土,推動美國繁榮和經濟安全,建設更強大、更有能力的軍隊,推動美國國際影響力,當然善莫大焉。但從川普主政後推行一系列「美國優先」政策,國際觀感欠佳,在此大勢下,美國要與中、俄全面對抗,恐怕力不從心。

首先,美國繼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得罪多數中東穆斯林國家後,川普又以不雅措詞「下三濫」國家,激起中美洲和非洲國家公憤,直接威脅美國全球領導力。川普對北約組織(NATO)抱怨,使這個西方民主國家二戰後協力打造的同盟秩序,正如履薄冰。在亞洲,川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也使他訴求的對抗中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區域」戰略,成為無源之水。

其次,川普政府國防戰略和國安戰略,都需要龐大資源和足夠財力支撐,而美國政府從20日起關門的原因之一,正是國會難以批准川普大幅增加國防經費。國防部長馬提斯甚至說,預算控制法案以及短期法案,對美軍戰力的影響,超過戰場上的敵人。

第三,美中經濟差距在縮小,使美國要與中國在經濟上博弈,甚至打一場貿易戰,越來越難得心應手。中國經濟總量漸接近美國,年增長率明顯比美國高,2020年中國GDP有機會超過美國。而兩國經貿關係密切,川普政府即使要與中國打貿易戰,也只能是「微創式手術」,點到為止,全面貿易戰兩邊誰都吃不消。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1月22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