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一帶一路“債務陷阱”

在北京雁栖湖國際會議中心,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各國領導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參加。 工業七國集團成員國的領導人都沒有參加這次峰會。 印度由於不滿中國把與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經濟走廊”納入一帶一路而且計劃在印巴爭奪主權的克什米爾地區興建水壩,沒有派代表團參加這次會議。
在北京雁栖湖國際會議中心,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各國領導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參加。工業七國集團成員國的領導人都沒有參加這次峰會。印度由於不滿中國把與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經濟走廊”納入一帶一路而且計劃在印巴爭奪主權的克什米爾地區興建水壩,沒有派代表團參加這次會議。

許寧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星期四在國會參議院舉行聽證,聽取專家如何評價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對美國戰略利益的影響。有到場作證的美國學者認為,如果“一帶一路”國家無力償還欠給中國的貸款,其地緣戰略政策可能受到中國的左右。

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丹尼爾·克里曼(Daniel Kliman )在作證時說,中國一帶一路項目中的貸款行為有時偏離了國際標準,對一些國家的借貸超出了債務國的償還能力。

克里曼說,這種做法製造了一種債務陷阱,讓中國對債務國擁有了經濟上的影響力,並形成一種長期不平等的外交關係。

克里曼說:“一些'一帶一路'投資項目標準的前後聯繫很值得研究。它們不單純追求投資回報,還有地緣戰略上的考慮。即使中國在投資上收不到太多回報,這些投資也給中國在那些地理位置有戰略意義的國家帶來長期的影響力。

他舉例說,因為斯里蘭卡無力償還欠下北京的債務,2017年12月,斯里蘭卡通過簽署租約的方式,將南部的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了中國,租期長達99年。

克里滿還說:“吉布提是另一個例子,多年來他們欠下的中國債務不斷積累,中國於是在吉布提修建了商業港口,後來也建立了軍事設施。”

克里曼認為,中國可以利用這些陷入債務陷阱的國家,在南中國海主權爭端這樣的國際問題上、還有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中左右它們的立場,讓它們站在中國一邊。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1月25日舉行聽證討論“一帶一路”倡議對美國戰略利益的影響(美國之音許寧拍攝)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1月25日舉行聽證討論“一帶一路”倡議對美國戰略利益的影響(美國之音許寧拍攝)

美國學者普遍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對那些亟需基礎設施投資的國家具有強大的吸引力,美國很難說服這些國家放棄這些利益。

克里曼說,在“一帶一路”的戰略問題上,美國應該避免發出直接的反對聲音,而是應該推出自己的、高標準的基礎設施援建項目,讓歐亞大陸和非洲的發展中國家有一個在中國之外的另一個選擇。而要做到這一點,美國必須取得盟友合作。

有專家建議,美國需要重新回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議;另外,美國政府還需要下更大功夫取得國內輿論的支持,得到選民的同意。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