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越干净,社会越肮脏

 

近日,不少时评文章因涉嫌敏感词被锁定了。锁定的意思就是文章转发出去别人是无法打开阅读的,只有作者自己可以自娱自乐、自我欣赏。

当然有人不理解,因为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文笔送达不到读者的面前,就无法引起读者的关注和思考,也无法在读者间产生争鸣或共鸣,以及由此产生出更多的思考,这是每一个作者所不愿看到的。

时评文章,是作者出于社会良知和责任担当对当下社会上出现的热点事件所做的思考和评价,通常视野独到、文字犀利、鞭辟入里,是启发良知、拷问人性、触及灵魂的有益发问。这样的思考、发问和评判是推动社会进步不可或缺的力量,理应得到整个社会的呵护和支持,但因触动了某些人的不当利益,不断遭到莫名其妙地封杀。这不仅是对时评人的极不尊重,是对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侵犯,是对读者感知社会的需求的蔑视,更是对社会良知推动社会进步的恶意阻挠。

我们知道,放纵邪恶,就是强奸善良。我们身边的善良热情为什么会如此稀少,是因为我们的善良一次次被强奸。当我们努力不承认恶就是恶的时候,承认善会越来越困难。

批评和鞭挞丑恶,是为了铲除丑恶,弘扬善意和正气,于社会有益,于人的灵魂救赎有益。你锁定了这样的正义就是放纵了丑恶,就成了丑恶的帮凶。如此,媒体人的良知何在?

明明干的是坏事,却要找一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找不到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干脆来个锁定和封杀。封杀了也从来不告诉你违反了哪条法律、哪条法规,只告诉你“该文章被锁定”。你如果申诉,有人会很快告诉你,你的申诉失败,不通过。自然,你除了无奈便是愤怒。

批评和鞭挞丑恶需要有自由思考的思想,而封杀了自由思考的思想也就滋长了愚昧,而一个充满愚昧的社会是最容易控制的。所以,对人的思想进行封杀和控制就是让人一直保持愚昩的最佳方法。

所以有人说,媒体越干净,社会越肮脏。一个社会如果不能接受批评,那这个社会一定是一地鸡毛、污秽不堪。

我们容忍了谎言,谎言就会变成真理;我们忽视了怀疑,怀疑就会变成默认;我们选择了沉默,沉默就会变成帮凶;我们放弃了谴责,谴责就会变成煽颠;我们适应了受虐,受虐就会变成道义;我们丧失了权力,权力就会变成奴役;我们习惯了奴役,奴役就会变成屠宰。

没有人希望天下大乱,谁都知道社会稳定的重要性。但这种稳定必须是基于社会的公平正义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约守,而不是有人贪赃枉法、巧取豪夺、欺压民女,还要我们保持沉默。

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懂得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行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内幕告诉大家,是一种品质;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追求的真理告诉大家,是一种信仰。

我们未必能唤醒周围的人,我们只是挣扎着不让自己沉睡;我们没能力推翻一堵墙,但他我们不会给这堵墙增加哪怕一块砖;我们注定改变不了权势,我们只是抗争着不让权势改变我们;我们可能一辈子看不到未来,但我们永远铭记着自己的信仰和方向。

暴力是一种罪恶,但有一件事情比暴力更加罪恶,那就是对不公不义保持沉默和怯懦。不要以为你不作恶就是好人,不要以为不害人手上就没有鲜血,不要以为没有当走狗就不是帮凶。比邪恶更邪恶的是对邪恶掩盖,邪恶也因此得以猖狂。

作者:微观大世界,原载:简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