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娥學舌 形神俱似


林鄭月娥認為外國組織對香港法治的批評是干預中國內政。資料圖片

一月十六日,香港長官鄭月娥會見記者,批評民主派說:「國家駐港聯絡辦公室主任王志民宣佈將與香港政府多點『走在一起』,有些朋友就上綱上線,把有利香港的事稱為『干預香港自治』;同時,英國團體Hong Kong Watch(香港觀察)對香港法治指指點點,損害香港聲譽,那些朋友卻不抨擊,甚或附和,令人擔心。其實香港觀察所言,毫無根據,而國家駐港機構都恪遵一國兩制原則,不存在干預港事。」那「不存在」、「指指點點」、「上綱上線」等中共語,鄭月娥運用之純熟,使人想起宋朝一則故事。

話說宋神宗年間,王安石主政。安石字介甫,簽名常用草書,並把「甫」字寫成圓圈形狀。奉迎者於是也紛紛以「甫」為字,簽名也多作圓形,時人因有歌謠諷刺:「表德皆連『甫』,花書盡帶圈。」表德者,字也;花書者,草書簽名也。《捫蝨新話》作者陳善記錄這則故事之後,嘆息說:「趨炎附勢,自古然矣!」但宋朝逢迎者只學形式,鄭月娥則不但說話形式學得與中共發言人無二,連論是非也盡得中共神髓。

比如說,她會以民族主義煽動輿情:「國家駐港人員說話,有些朋友就抨擊;外國團體對港事指指點點,他們却附和。」這樣憑種族斷是非,香港近年已是屢見不鮮。本月初,退休警司朱經緯因民主佔領運動期間肆意毆打市民,裁判官錢禮輕判入獄三月,有奉命行事者竟然也循例上街示威,怒斥錢禮的印度血統:「死摩囉差婆!香港司法制度不容外國人控制!」示威者其實都是小鄭月娥。她們以「民族大義」為號召,殊不知「民族」和「大義」是兩回事。

鄭月娥所謂「大義」,是不滿香港觀察「損害香港聲譽」。這又是中共論是非的法則。對習近平來說,劉曉波獄中瘐死、民權漢子吳淦遭重判入獄八年、北京「低端人口」寒冬被毀家驅逐等等,都無損「國家」聲譽;直言其事為鳴不平者,才是「詆毀中國」。同樣,對鄭月娥來說,假法庭之手改寫立法會選舉結果、藉「一地兩檢」推翻《基本法》「全國通行法律不得在香港實施」的規定、以違法自肥者出任律政司長等等,也都無損香港聲譽;直言其事燃犀燭怪者,才是「不利香港」。香港有這樣的「民族大義」者主政,又豢養了那許多「民族大義」拳民,以後應不必再宣傳甚麼「恪遵一國兩制原則」。香港最重要的是嚴守華夏關防。

說起來,一國兩制保留當年英國殖民政府的制度,正合了鄭月娥一月十六日說的一句話:「這本質上是外國機構干預我國內政。」十九世紀英帝國主義者的鬼魂還在香港流連,指指點點,指手劃腳,說三道四。所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第十九屆黨代表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說:「中央要牢牢掌握對香港全面管治權。」這不存在違反《香港基本法》的問題,也不存在背棄黨給予香港同胞高度自治權的莊嚴承諾。有些朋友不要上綱上線才好。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