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案漸收網,川普妨礙司法呼之欲出


「紐約時報」25日揭露「通俄案」新事實:川普總統去年6月,曾下令開除特別檢察官穆勒。如消息屬實,顯示川普一直阻撓通俄案調查,去年5月開除前FBI局長柯米後,一個月後又要開除穆勒。法界人士認為,川普的舉動已足以構成妨礙司法罪。最新發展,穆勒要求川普宣誓作證,川普公開回應願意。顯示通俄案已到收網階段,很快會作出是否起訴川普的決定。形勢對川普不利,他可能陷入一場生死攸關的司法纏鬥,就像尼克森1974年因「水門案」辭職前的困獸之鬥一樣。

紐時的爆炸性報導刊出後,前白宮新聞主任史卡拉穆奇(川普支持者、哈佛法學院畢業)立即為川普辯護說,川普雖下令撤換穆勒,但沒有成為事實,未構成不當行為。但法律專家普遍認為,川普炒穆勒的「動機」(intent),已足以構成犯罪。川普炒穆勒之所以沒有成事,是因白宮律師麥甘恩拒絕執行川普命令,甚至威脅辭職,逼得川普最後只好讓步。

「妨礙司法罪」的法律條文,對犯罪「動機」有如下規定:「任何人在腐敗(corruptly)的情況下,影響、阻撓或妨礙司法工作,已屬犯罪行為。」「腐敗」一詞最具關鍵,所謂「腐敗」,在川普開除柯米和意圖開除穆勒上,主要指「蓄意和懷有動機」。舉例說,一名公司主管知道公司生意失敗的情況下,搶先在消息公布前出售手中股票,就構成蓄意行為。

怎樣證明川普蓄意阻撓調查?主要證據是川普開除柯米和穆勒的行為模式。川普去年5月開除柯米,之前他先約柯米至白宮見面,要求柯米向他効忠,並停止調查佛林(當時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及競選團隊要角);柯米拒絕向川普個人効忠,不肯停止調查佛林;不久後,川普就下令司法部開除柯米,之後承認是他下的命令。同樣行為模式也出現在下令開除穆勒上;兩件事相距僅一個月。

另一重要證據是川普向司法部施壓,要求執行他的開除穆勒命令。嚴重的是,不但白宮律師麥甘恩威脅辭職,司法部長塞辛斯、副部長羅森斯坦、現任FBI局長雷伊都曾以此威脅要辭職,以抗拒川普給他們壓力;川普因此用推特多次抨擊和侮辱塞辛斯。

司法官員反抗顯示,這些官員知法,明瞭一旦執行川普命令,必然觸犯妨礙司法罪,後果嚴重,也是律師麥甘恩反抗的原因。但川普不知法,也不在乎,他無所不用其極,只想設法阻撓調查。他內心應明白,穆勒調查他的團隊,就等於調查他,調查進展最後必然讓他難脫干係。

穆勒上周已傳訊塞辛斯,談話數小時。日前也傳訊佛林,去年柯米已作過證,證詞可能都不利川普。穆勒現在要求川普作證,顯示調查進度接近川普核心。川普目前處境極危險,因為穆勒從塞辛斯、佛林和柯米獲得的證詞和證據雖未公開,但已被穆勒掌握,川普是否觸犯妨礙司法罪,關鍵在此。

川普態度向來反對自己作證,日前態度突變,表示願配合穆勒。現在被揭發曾下令開除穆勒,可能有人證和物證(書面或口頭、電話指示仍未知),如果他不作證,將帶來更嚴重後果;如果否認,法律上就構成作偽證,罪加一條。川普作證時也必須解釋,為什麼下令開除柯米和穆勒?

就開除穆勒,川普曾提過三個原因:一,穆勒曾因會費問題,離開川普的高爾夫球俱樂部;二,雇用過穆勒的一家律師事務所,曾代表川普女婿庫許納;三,川普在找尋FBI局長人選時曾約談過穆勒。川普說,這三項都涉及利益衝突,使穆勒不宜負責調查。但法界和輿論普遍認為,三件事都與撤換穆勒沒有直接關係。

綜合來看,穆勒調查已直逼川普。合理推論,塞辛斯、佛林和柯米在不能作偽證的法律壓力下,可能說出不利川普的證詞,指向川普妨礙司法;穆勒請川普作證,必然會詢問川普炒掉柯米和想炒穆勒的原因。川普要辯護沒有下令,難如登天;如承認下令,有什麼合理的理由?不能說服穆勒和公眾,川普的麻煩就大了。

川普執政剛滿一年,態度和政策開始出現妥協跡象。有評論認為「川普變了」,川普被「馴化」背後有什麼重要原因,穆勒的調查進度和後果,川普或許心知肚明,所以用妥協來緩和氣氛,為自己可能面臨司法麻煩預留政治空間。是耶非耶?很快就可見真章。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1月28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