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示範當奴才的標準


林鄭否認因政治聯繫DQ周庭。

「當然你說基本法有160條,沒有理由要我條條都同意你,例如基本法107條,我就不同意。甚麼叫量入為出?你(政府)大把錢,有8,000億元儲備,你就使啦,為何要『相適應』?」2016年,林鄭月娥還是政務司長時,曾以上述例子,指社會要求立法會候選人效忠香港特區和擁護《基本法》,並非要接受全部160條條文。當時社會討論集中於她是否以此宣示財政哲學,去攻擊當時另一位熱門特首候選人曾俊華。事後林鄭當然用她慣用的語言偽術,批評有人以為她想選特首而無限上綱,只會「枉費心機」。

至去年底,立法會建制派藉着泛民議員被DQ修改《議事規則》,降低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被質疑違反《基本法》,官拜特區之首的林鄭又說:「基本法有部份條文有不同演繹。」

還有新任的律政司長鄭若驊,宣誓時明言要「遵守法律,廉潔奉公」,但旋即被踢爆多個物業違法僭建,涉嫌盜竊、避稅,林鄭月娥反要求市民多多包容她的下屬。

高官就可以創意演繹甚或不同意《基本法》某些條文,但多位的民主派人士就先後在兩次立法會選舉,被僭建的確認書DQ,更不容辯解,這已超越林鄭月娥所指的精英心態和雙重標準──而是權貴大晒,冇晒標準。

標準流失,報章喉舌可以罔顧守則,胡亂引用所謂的「消息」、「知情人士」去報道哪個候選人會被DQ,擾亂民主派部署。大學讀傳媒的時候,教授常常告誡我們:“If in doubt, check it out. Still in doubt, leave it out.”可惜現今大部份傳媒棄守道德底線,甘願為政府發放假消息,把公信力敗個乾乾淨淨。

標準流失,選舉主任可以僭越法官職能,判別參選人的政治取向;更甚是變身傳心師或讀心神探,看穿參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何麗嫦、鄧如欣可以棄守政治中立,為政府高層的政治決定擔任刀手。

標準流失,九流政客可以示範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以往說一地兩檢在憲法上完全沒可能,現在卻不敢反對一地兩檢半句,把自己的法律專業背景羞辱得體無完膚。

標準流失,維護法紀的警員可以揮棍打途人,警隊可以因為壓力大而犯案、曬馬講粗口,令人分不清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還是黑社會爛仔。司法部門可以選擇性執法,對不滿政府的年輕人、自力更生的長者要用法律追擊到底,對特權階層、「愛國」分子或警察同袍就輕輕放過。

於是,整個香港只容得下一套當奴才的標準。而不願意當奴才的香港人,除了可以聽范徐麗泰的話離開香港,否則就只有團結起來,和這個奴才政權周旋到底。

巴喬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