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写在新书出版之际:《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日文版书名:《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陈破空

2018年1月25日,笔者新书在日本出版。日文版书名:《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カネとスパイとジャッキー・チェン),这是出版方-日本商业出版社经再三斟酌而择定的书名。笔者写作的大意是:十九大之后的习近平时代,“中国模式”继续末路狂奔?

人口和地缘优势,支撑起“中国崛起”,耗时四十年。尽管,眼下,经济病态、增速下滑,然而,巨大的经济规模摆在那里,廋死的骆驼比马大。要说经济崩溃,在中国,或许暂时还不会出现。在这个基本判断之下,透视中共统治的虚实,更具有客观性。

垄断全国资源的中国共产党,成为暴发户,全世界最富有的政党。这个腰缠万贯的红色土豪,有钱就任性。金钱,成为中共维持极权统治的主要工具。史上最高的维稳费和最高的军费,就是中共政权的保护费。中国人民被枪杆子瞄准、看死,除了少数挺身而出的勇者,大多数国人敢怒而不敢言。

而在国外,中共更是把金钱挥洒到淋漓尽致的程度。金元外交,银弹攻势,为中共的对外扩张开路。一带一路、亚投行、对西方企业的大规模收购,显露中共垄断世界经济命脉的野心。

人海战术下的间谍战,更是在大量金钱支援下的“国际大战略”,中共铺下天罗地网,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吞吃世界。无处不在的红色渗透,让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德国等国奋起抗议:中共干涉他国内政、企图颠覆它国民主。

金钱与间谍交攻,中共加紧渗透民主台湾,以至于,有“五千共谍撒台湾”的惊呼。台商、亲共政客、黑社会,以及陆生、陆娘,都成为共谍的载体,红色毒液弥漫,无孔不入。至于香港,“回归”之后,加速沦为红色权贵的淘宝和洗钱中心,更成为中共暗中打造的谍报中心。这两项,都是北京死死阻拦香港双普选和民主进程的底因。

在中共金钱与间谍的双重进攻下,中国民主运动也面临艰难险阻,常遭分化与瓦解。而民族劣根性的深重,功利主义盛行,部分参加者的心胸狭隘,外围支持者的犹豫动摇,都让海内外民主运动负重难行。

在金钱和间谍之外,为何提到成龙现象?成龙是知名的香港艺人,作为动作明星,在国际上也有相当的知名度。然而,国际经历却并没有带给他国际视野。此人竟迷恋表面有序、“行礼如仪”的专制政治,对中国的一党专政称赞有加。

成龙的名言是:“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问题是,被谁管?谁管谁?他当然地以为就是统治者管人民,而不论这个统治者是如何爬上权力宝座、有没有经过人民选举和授权?也不论这个统治者是好是坏、人民是否有更迭他的权利?成龙的头脑,看上去硕大,却竟然想不到:人民也可以管统治者。

纵观成龙的人生,其成名和成就之地,主要是自由的香港和民主的美国。香港和美国的普世价值却没有带给他启示,打动他的,竟然是中国大陆没落的专制政治。1954年出生的成龙,要是生长在中国大陆,不要说未必成为明星,能否熬过大饥荒和文革?都是一个问题。

要说“脑残”,成龙算得上高级“脑残”了。悲剧的是,像成龙这等亲共媚共的艺人、名人,并非绝无仅有,还真的有那么一批,或者说,一大批。香港的成龙、刘永、汪明荃等,台湾的黄安、李敖、罗大佑等,都属于高级“脑残”和重度“脑残”。无形之间,他们都沦为共产党独裁统治的外围拥趸和帮闲。

关于中共的十九大,笔者的观察是:习近平大致完成集权,高层反腐或由此停摆。十九大最大的看点,还不是江派与团派遭削弱(尽管事实上如此),而是“太子党”和“红二代”的集体出局。习近平权力的基本盘,是他一手提携的“习家军”,而不是与他平起平坐的“红二代”。新任政治局常委中,王沪宁和赵乐际二人手握重权、角色抢眼,值得外界留意。

十九大之后的习近平,看上去,进一步左转,政治上走回头路,如果循此走下去,其结局,肯定不妙,严重程度可能超出他本人的预期。因为,这是二十一世纪,与时代相悖者,必遭时代报复。无数人呼吁习近平,既然掌握了大权,就应该有一番正面的作为,推进中国的法治新篇而绝人治老套,推动中国的民主进步而弃专制倒退。习近平能否听得进去?端视他是否心智开窍。

笔者曾一再断言,所谓“中国模式”(极权政治下的经济暴长,伴生日益深重的官场腐败),走不出国门,连香港和台湾都难以通达,见光死。中共自诩“四个自信”,其实内在充满恐惧。依赖党卫军和枪杆子为自己保驾护航,拼死封锁互联网,就是恐惧的明证。“牢记使命”唱红歌,“不忘初心”走老路,在笔者看来,不过是“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前程凶险。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