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的初心——清華校友高度評價閻淮回憶錄《進出中組部》(之三)

清華一校友 整理

整理者按:閻淮回憶錄《進出中組部》日前在香港出版,電子版已在內地流傳。清華校友對此書極為感興趣,在校友微信群裡進行了熱烈討論。由於此書“信息量大,有許多乾貨”(楊繼繩語),亮點也很多,討論的議題也很廣泛,還有校友寫出了相當深入的讀後感和書評。這裡整理的是部分校友討論帖,按專題重新編排。

 

https://botanwang.com/sites/default/files/styles/632_n/public/field/image/xjiansdg_0.jpg?itok=RIdGimWc

 

●現在當局宣揚“不忘初心”,似乎在重提理想。但人們不解的是,這個“初心”究竟是什麼?是消滅私有制?但明明有《物權法》在保護私有財產,明明現在半數以上的GDP和就業機會都是非公有制經濟提供的。要消滅私有經濟是不可能也不敢做的。因此,只能理解為維護權力永固。

●提“初心”是想找回以前共產黨的威信。
公心是手段,私心是本質。

●凡領導奪取政權大業成功的中共領袖人物,尤其是頂級的幾位,其初心就是“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生當如是”。而且,若“初心”非此則不能奪權成功。

●閻淮回憶錄的副書名中有一個關鍵詞是“理想主義者”。
閻淮的理想是什麼?就是他父輩的理想。
閻淮父輩的理想是什麼?他們的“初心”是什麼?在今天,這可能是一個分歧相當大的話題。
我理解,閻淮的父輩,早期投身於革命的大多數人,包括毛周朱鄧這些青年,看到列強侵略,軍閥混戰,民眾苦難的現狀,是想救中國救民眾的。
怎麼救?實業救國,教育救國,方略很多。
向誰學?學美國,學日本,老師很多。
共產黨人找到了馬克思主義為理論,以俄為師,走武裝暴動奪取政權的道路。以為找到了真理,以為找到了正確的道路。現在(不是當年)看來,這個主義是一個從一開始就有重大理論缺陷的主義,而這條道理本質上是農民起義改朝換代的道路。
革命真的成功了。但,歷史證明,帶給中國人民的是更大的災難。
八九槍響,宣告閻淮父輩理想的破滅。
閻淮的出走,也宣告他要繼續追尋他父輩的理想。
理想是什麼?初心是什麼?那就是共產黨人在1945年向全國民眾莊嚴承諾,向世界各國公開宣告的,走民主自由之路!
這才是應該不忘的初心!

●閻準的理想主義恐怕要更高、更遠。共產主義理想中充滿著虛幻的烏托邦,而實現理想的手段又無比血腥。我想閻淮理想主義應該是符合普世價值的理想,而不僅僅是回歸初心。

●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是整體否定的,原因是這個理想的基礎是無神論和反基督。我們對此的看法不應被那個美麗的肥皂泡一般的天堂描述所迷惑,而要看它的社會實踐,看它給人類實際帶來什麼。我不否認共產黨人中間有仁人志士,但是還是上錯了船。

●二十世紀初,中國的知識界很稚嫩,思想不成熟,雖有救國的願望,但沒有眼光和見識。於是出來三家,一是李大釗等人引進共產主義,一是梁漱溟等人的新儒家,再有就是胡適的實用主義。三家都是世俗人文主義。有人說最危險的宗教不是伊斯蘭極端主義而是世俗人文主義。因為極端主義的邪惡在表面容易辨認,而世俗人文主義是被合理科學等等的外衣包裝過的。

●現在說的“兩頭真”,其實也分兩類。從發端看不乏理想主義情結,相信共產主義的美好,和共產黨建立民主平等國家的宣示,但卻漠視或容忍了暴力的過程,隨後更自覺或不自覺地陷進階級鬥爭漩渦,直到文革後才有醒悟。其中一部分只是想回到理想中的共產主義,也即排斥暴力和階級鬥爭的共產主義,他們實際上仍未跳出烏托邦的幻想,這部分人被稱(或自稱)為“救黨派”。還有一部分人則拋棄了共產主義理想,改而追求民主憲政和普世價值。

●理想不束縛於某個政黨,某個階級,某個派別,那是人類追求的終極目標:人生來平等,每個人都具有言論和表達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

●對共產主義理論的全面認識,要從人性層次的覺悟開始。如此才能去掉烏托邦的幻想。

●民國時期,有產知識階層的子弟參加中共革命,一是,中共那時的公開理念,時尚,又正義,對我父母來說有價值吸引,而且,國民政府教育有一批真正的知識分子,精神領袖在引領青年學生。這些年輕人放棄優越,以為中共可以帶他們實現理想,優化社會,還有個性使然。我爸爸就是典型的憤青,16歲忍饑挨餓,離家找正義,有一種莫名的革命熱忱。我的朋友裡很多前輩都如此,為了什麼,和父輩們聊,他們就說對國民黨的腐敗看不下去,為了人性的理想,雖然他們有過錯誤,但所幸,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思,而且沒想到過程與初衷漸行漸遠。年輕的他們走向革命,是不知道自己選擇了什麼。而這些紅二代,我也是從小生長在這個群體裡的,知道一些他們(說“他們”,是因為我不是高幹子弟)的內心矛盾,他們對父輩和自己的人生經過文革,多數人有意向不同的反思,他們反對腐敗,但不會否定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關鍵是不能否定父母的人生價值,同時也是由此衍生來的自己天賦的優越感和價值尊嚴,即所謂的紅色基因。

●“不忘初心”。“初心”是什麼?不同人有不同的初心吧!有為理想為事業為國家為人民,也有為私利,為當官為掌權為為所欲為。

●對文革之惡的認識,自家不幸的遭遇只是起點,僅僅停留於此,則仍然是思想的侏儒。看看閻淮那位身世顯赫的鐵哥們兒,他和他的老子,雖則口頭上對文革深惡痛絕,但權勢到手,所作所為,依舊是文革那一套:排除異己,安插親信,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同是“紅衛兵”,以殘害無辜著稱的所謂“老兵”,被視為嫡親,安插到各個要害部門,或當官,或發財。而造他們反的“造反兵”,不論良莠,一概成為異己;以一紙“記錄在案”,終身封殺!他們的信條是,自己孩子不會挖我們的祖墳!——這裡散發著的完全是封建殭屍的臭味!我們可以看到,閻淮與他們雖過從甚密,但與他們在思想的深層次上實則是格格不入的。閻淮對文革的苦難的認識,跳出了家庭的小圈子,以家、國、人的大視角加以審視,故而,在鐵哥們兒中鶴立雞群!
 
●九零年代以後,理想主義者已經很難在官場生存下去。剩下的大多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利益集團接班是文革前面臨的重大問題,也是老紅衛兵運動的初衷。清華的三臨時代和八二四事件為其頂點。陳伯達要求幹部子女退出群眾組織領導崗位是對他們的沉重打擊,由此結怨中央文革。這算什麼覺悟?

●民國時期有那麼多人超越自己的出身和階級利益選擇為理想奮鬥,為什麼現在的統治階層難出閻淮這樣的人?

●知識分子出身的老幹部子女表現不一樣。此外,是否當權也很不一樣。

●閻書最大驚人之語是陳元關於“統治階級利益”之論。既然統治階級意識到這一點,我們被統治階級更應意識到。

●屁股決定腦袋,大概率成立;閻淮們只在小概率發生。看看當年北京的幹部子弟學校同窗們的微信傾向,上述判斷不會錯。八一,育英,育才,101,景山畢業的,都會有切身體會。所以閻淮戴晴羅點點……非常難得。

●陳元的這句話確是驚人之語,楊繼繩學長在序言裡也寫到了。
在我而言,驚就驚在沒想到能如此明確地將“人民”列為被統治階級,並如此強調“統治意識”。此話倒也坦誠,乾脆拋開憲法黨章裡的說辭,而且頗有些理論色彩,或能啟發“磚家”們從理論高度論證一番。

●驚人,只驚在從他嘴裡公開講了出來,而不像其他統治階級成員想的奔的都是統治階級的利益,嘴上說的都是“為人民服務”。

●這個時代似乎還停留在言必稱“老子”、“兒子”的1966年八月。要說改變的話,是現在微網上對“紅二代”有更簡捷的說法,即“紅二”。使人聯想起遇羅克對“自來紅”說法的嘲笑——“那不過是一種劣質的月餅”。

●我閱讀了《進出中組部》從第三章開始的重要章節,對閻淮才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
在這本書中閻淮胸懷坦蕩、真實地、毫無遮掩的講述了他70多年的人生之路,不僅包括了曾經作為老紅衛兵所做的惡事,甚至還包括他的婚外情這樣極其隱私的事情。
閻淮從一個“紅二代”轉變成理想主義者的心路歷程是紮實的,真實可信的,其實在和閻淮多次交往中我早已打消了他是臥底的疑惑。
我有一個疑問和一個失望。
疑問是:“紅二代”中不乏像閻淮一樣肯思考,善於學習的,其中不少人在文革和上山下鄉中在底層生活過,了解民間的疾苦,為什麼他們就不能站在老百姓的立場上,把人生來平等,人人享有四大自由作為自己的理念而行事?有人說他“最主要的是他的靈魂純淨善良無私”,為什麼“紅二代”裡唯獨他“靈魂純淨善良無私”?
失望是看到選拔接班人和領導幹部還是“大佬說了算”,並且這種做法的改變遙遙無期時極其失望。

●在“紅二代”看來,紅色江山是他們前輩用鮮血打下耒的,他們理所當然地要繼承,薄熙來是非常典型的一類,但閻淮是他們中的叛逆者。

●人性中都有陰暗的一面,人的性格可以各異,隨著環境的變化,這個陰暗面或是被抑制,或是膨脹外露。尤其是一旦攫取了權力,往往就無所顧忌。現代社會的重大任務就是怎麼把權力關進籠子,限制當權者的暗黑之心。

●歸根結底,體制問題!靠“紅二代”出現一些開明人士來救中國,靠不住的!

●根本問題是體制。
但體制是靠人去改變的。
絕對的依靠“紅二代”或“民二代”,都是不行的。只有體制內外的民主派合力才有可能推動變革。
閻淮在書中,在訪談中,一再強調他不抨擊個人,只批判體制。這是非常睿智的。
雖然閻淮與體制徹底決裂了,但他與體制裡的舊友故交還維持著私誼。
如果中國社會發生轉型,閻淮這樣的人是有能力進行溝通和協商,減少舊體制的反抗,使得轉型更為平和與順利。

●多數“紅二代”在文革中似乎表現出了某種思考和反叛,但現在卻成為體制的堅定維護者,並表現出強烈的崇毛情結,前後是否發生了矛盾?他們的認知是否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有人還將劉源等的崇毛解釋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我不認為他們前後的認知和表現有根本性的矛盾和衝突,更和斯氏綜合症不沾邊。“紅二代”天生就是體制的最大受益者,他們深受家庭及父輩潛移默化的影響和教育,他們一向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紅色接班人,因此他們中的大多數就很自然地成為體制的堅定維護者。文革破壞了原有的統治秩序和統治規則,這既損害了他們父輩的利益也使他們的接班地位面臨危機,這是他們起而反對文革,甚至對領袖表示不恭的根本原因。文革後的政治風波及隨後的蘇東劇變又使他們看到了體制崩塌的危險,而否毛更會抽空體制的合法性。他們清楚地意識到中國一旦發生劇變,他們的前途將葬送,利益將歸零。他們強烈意識到維護政權的重要性遠高於家庭的歷史恩怨。正是這種權力意識和大局意識促使他們堅定地維護體制並力圖重新樹立毛的權威。紅二代並非鐵板一塊,其中也有一部分人從世界文明發展的大趨勢和民眾的更本利益出發而成為體制的反叛者,但畢竟是少數。

●同意!他們強烈意識到維護政權的重要性遠高於家庭的歷史恩怨。正是這種權力意識和大局意識促使他們堅定地維護體制並力圖重新樹立毛的權威。所以才有了劉家和毛家握手言歡的一幕。

●其實,文革一開始,這些“紅二代”就推出“血統論”,目的就是宣告:他們才是毛政權的接班人,其他人,休想染指!

●建國時說的是依靠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實際是以此籠絡愚民。待他們的後代成長起來後,就改稱,還是他們的子女可靠。要依靠他們,交班給他們以保住自己墳頭不被挖開。時至今日果然是“紅二代”的天下了。

●紅色通常代表共產主義的理想,他們的前輩是為了這個“初心”打下天下(不排除當年是有人為了理想而革命,但毛是否有這個初心就不知道了)。“紅二代”公開口頭上表示要接這個“紅色”的班,不忘記並要實現這個“初心”。但他們的內心真的有這麼崇高嗎?他們自認為是當然的接班人,冠以紅色是掛一個羊頭而已。中國數千年的封建帝王思想,成王敗寇還是根深蒂固的。

●大家都在談“紅二代”接班不會刨祖墳的論斷。我在想,為什麼某些人總是戰戰兢兢,惡夢不斷地怕人刨祖墳?這是一個正常人的思維嗎?

●因為他們做了虧心事,還有他們從蘇聯的解體看到了刨祖墳的現實可能性。

●不止是虧心是有罪,那些見不得人的事遲早有一天被刨開見見太陽。他們睡覺都要被驚醒,雖然歷次運動殺掉多少知情人,但蓋棺仍不能定論,所以千方百計要世世代代保墳。
所以他們要盡力抹去歷史痕跡。能捂多少算多少,能捂多久算多久,指望著世世代代捂下去。既是膽怯更是愚蠢。
所以他們不敢寫歷史,要抹殺歷史,要更改中學歷史課本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內容。

●文革中“紅二代”的政治敏感性,除了天然優勢外,根本上在於利益受到威脅和損害。在理性思考和利益訴求之間,絕大多數選擇了後者,閻淮等屬於珍稀的特例。歷經文革的風雨,他們——從老子到兒子——在利益訴求上就更迫切更自覺更加不擇手段了。
追求利益人人如此,無可厚非。關鍵在於如何平衡各方、各個群體的利益。今天的人類社會,已證明專制獨裁行不通,除了民主和法制還沒找到更好的辦法。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