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老虎成群結隊 習近平祭出狠招

 

中共中央軍委日前印發《中央軍委巡視工作條例》,規範中央軍委和陸軍、海軍、空軍等部隊黨委實行巡視制度,建立專職巡視機構,重點對軍級以上單位黨委班子及其成員進行巡視,着力發現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以及組織渙散、紀律鬆弛等問題。

建立專職巡視機構

繼中共十九大上升格軍紀委權力之後,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再下狠招,加大解放軍反腐力度。如果說中央巡視組是反腐欽差大臣,建立解放軍專職巡視機構則如反腐監軍,此舉等於對全軍將領套上緊箍咒,一方面反映軍中反腐形勢依然嚴峻,另一方面則顯示軍中打貪將步入制度反腐軌道。

由於解放軍傳統上講究資歷和軍階,下級軍官絕對要服從上級,同級軍官也互不買帳,因此無人可以查首長,即使軍紀委地位已升格,但軍階低於被查軍官的軍紀委人員,仍然難以對軍階高的軍官進行調查,最終依然要中央軍委高層決定。因此,建立專職巡視機構並出台《條例》,就如同授予軍紀委「尚方寶劍」,可以查任何級別將領。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條例》未出台前,傳出現任國家軍委副主席、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查,雖然內地官方尚未證實,但至今卻未否認,相關消息顯然也不是空穴來風。而今年一月九日,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因涉嫌行賄受賄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成為十八大以來第七名落台的上將、第二名落台的現任國家軍委委員,而首名落台的國家軍委委員是軍委政治工作部前主任張陽上將,他已於去年十一月在家中自縊死亡。

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除房峰輝、張陽,十八大後被查處的上將還包括中央軍委前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空軍前政委田修思,武警部隊前司令王建平,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包括這七名上將在內,十八大以來共有近一百六十名「軍老虎」被打,當中包括上將、中將、少將,「軍老虎」氾濫成災程度可謂史無前例。

買官賣官喪失軍魂

建立專職巡視機構且重點查少將以上高級軍官,除了制度反腐,也與肅清郭伯雄、徐才厚餘毒有關。軍報曾刊文說,郭、徐任人唯親、賣官鬻爵,把手中權力當作聚斂錢財、收買人心的工具。郭、徐曾把持軍委十餘年,兩人大肆買官賣官,提拔了大批少將以上軍官,郭伯雄之子郭正鋼甚至豪言「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軍中究竟還有多少將領是郭、徐黨羽,中央亦未必心中有數,這恐怕也是習近平推行軍隊改革並火箭提拔數百名少將軍官的原因之一。事實上,由於郭伯雄、徐才厚等軍頭帶壞全軍,長期導致軍中享樂主義、自由主義氾濫,官兵信仰迷失,解放軍不但沒有以往的霸氣,甚至是喪失軍魂,軍中沒有能征善戰的「虎將」,「腐將」卻成群結隊。

與國家機關及地方政府不同的是,軍中除了後勤部門可插手工程和裝備採購涉及錢財外,絕大多數的「軍老虎」貪腐,主要與買官賣官有關,而被郭伯雄、徐才厚提拔的這些上將、中將、少將軍官,其買官的賄款自然也會在對轄下軍官的提拔中收賄來填數,以收回「成本」,包括提拔師長、旅長、團長等校級軍官。

其實,軍事科學院軍建部前副部長楊春長少將早前在媒體披露:「社會上都知道,包括武警、解放軍,入個黨要多少錢,提個排級幹部、連級幹部、團級幹部、師級幹部都有行情,都有價碼,太可悲了。」即是指校尉低級軍官中也流行買官賣官。以此類推,郭伯雄、徐才厚在軍中的「徒子徒孫」,豈不是難以計數?

傳媒人 蘭江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