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劉鶴亮相與中國金融危機的挑戰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率中國代表團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8年會,意味著他將擔綱主管中國經濟的重任。所有關注中國經濟的人都知道,今後幾年,他面對的最大挑戰將是應對中國的金融危機、尤其是債務危機的爆發。

中國金融危機惡化到了什麼程度?有人認為,中國金融危機已經越過了一個重要的臨界點,如果繼續加大槓桿率,主要的債務人,也就是地方政府和國企,總體上已經沒有能力支付巨額的利息。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當局的兩難就在於,如果強行降低槓桿率,地方政府的財政危機就會馬上爆發,而如果繼續讓銀行保持較鬆的銀根,則意味著巨大的通脹風險和銀行的系統性風險。

兩難之下,中央當局將不得不做出政治風險和經濟風險都更加難以控制的抉擇。最近中國傳出來的一些消息,讓我們看到了當局決策的一些端倪。為了在降低槓桿率的同時,避免地方財政危機惡性爆發,中央當局必須找到一個額外的財源,來支付對地方財政的補貼。因此,我對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最近講話的解讀就是,中央當局已決定對這些年來資產急劇膨脹的“金融集團”開刀,主要目的就是沒收這些金融大鱷的巨額資產,以支持中央財力補貼地方,並改善銀行系統的資產負債表。這一抉擇的政治風險難以預料,其中包括刺激一些權貴做出類似郭文貴或王立軍那樣戲劇性選擇,至少,會加大權貴向海外轉移和隱匿資產的驅動。

不過,對決策者來說,真正的挑戰是已經嚴重腐敗且低效的中國銀行系統。打擊金融大鱷、沒收他們的資產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但只要這個問題不解決,金融危機惡性爆發還是遲早會發生。那麼,肩負重任的劉鶴是否對解決這個問題有了方案呢?這將是本次達沃斯論壇上各界關注的焦點。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中國金融管理決策高層有一種主張,那就是通過大膽對外資開放,解決中國銀行業的問題。我的判斷是,劉鶴主管中國經濟尤其是主管金融,增加了這個選擇的可能性。我的這個判斷是基於這樣幾個理由︰一,劉鶴深得習近平的信任,二,劉鶴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信仰者,與支持中國模式的西方學界和專家有多年深入交往,因此,有渠道得到海外利益集團的信息與專業知識的支持;三,像習近平一樣,劉鶴是大一統政治秩序的信仰者,相信這種集權的政治秩序可以支持市場經濟,但是,他們也不得不面對,在這種秩序下內生發展的銀行體系,不可能通過內部競爭來解決腐敗和低效的難題。事實上,那些主張大膽引進外資的高層精英,正是看不到解決銀行問題的出路,才想到引入外來競爭的辦法。最後一條理由,銀行危機已經相當緊急,拖下去風險極大。

由此提出的問題是,在中國內部和外部危機日益加劇的情況下,國際資本願意來冒這個風險嗎?其次,即使外資願來,這個辦法能解決中國銀行體系的固疾和積弊嗎?我的判斷是,只要有錢賺,總會有人來,但目前中國各種危機蘊含的高風險,更容易吸引機會主義的投資者。至於這個思路能否成功,我的看法是,外資主導中國金融和銀行體系的改革,有可能幫習近平推遲重大變革,但不大可能減小中國危機爆發的風險,因為機會主義的外資,不可能為中國的變革提供積極的思想和組織資源。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