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看到了伟大的作品——《无声婚礼》影评

上世纪50年代初,在罗马尼亚一个偏僻山村里,住着一对炙热的小情侣:兰库和玛拉。

他们经常“约炮”,在原野上、谷仓里、树林中…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曾撞见过他们的“肉搏战”,连孩子们的性启蒙教育都是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完成的。

终于有一天,全村人忍无可忍了,大家都说:别瞎折腾了,你们干脆结婚吧!结婚后,你们关上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1953年3月6日,兰库和玛拉的婚礼如期举行。全村人盛装打扮、杀猪宰羊、敲锣打鼓…

就在这时,村支书带着一个苏联军官进了村,他说:全世界人民的老大哥,斯大林同志,昨晚去世了。全国哀悼七天,所有民众集会都被禁止,违者以叛国罪论处。

新娘的爸爸说:我杀了两头牛,四头猪,等到七天之后,肉都臭了!

苏联军官说:不能破例!七天之内,禁止笑,禁止音乐,禁止娱乐,禁止婚礼…

夜幕降临,全村人偷偷溜进了新郎家,婚礼照常举行。

为了不被发现,桌椅板凳裹上棉布,门窗挂上毛毯…乐队无声的演奏,小孩的嘴被堵上,一个无声的婚礼拉开了序幕。

大家无声的向新人祝福,无声的欢呼,无声的碰杯,无声的聊天,无声的鼓掌,无声的歌唱,无声的跳舞,无声的吵架…

虽然已经是万般小心,但还是出了岔子…

首先是新郎爸爸的肚子忽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众目睽睽之下,他放了一个声音绵长而清晰的响屁…

   新娘爸爸无声问道:你需不需要塞子?

然后,新郎一时把持不住,偷偷把手伸进了新娘的大腿根部,新娘发出了尖叫…宾客们忍不住了,哄堂大笑。

还有一只不识相的苍蝇,嗡嗡嗡的闯进来,在餐桌上空呼啸而过,最后被打死在一个宾客的秃头上…

最搞笑的是,有个坐在末席的宾客想传话给新郎,他说的原话是“祝你幸福”,这话通过一个个宾客,口口相传,变成了什么“你的老二很硬”之类的污言秽语,最后传到新郎耳中的话是:祝你今晚全力以赴的大干一场!

这部2008年公映的罗马尼亚电影《无声婚礼》,豆瓣8.7分,IMDB8.0分,是一部制作精良的黑色幽默电影。

有网友评论道:前半个小时我只想给三星,从无声婚礼开始有意思了, 再然后...我发现,五颗星都不够用了!

这是一部奇怪的电影,高潮戏是一段长达20分钟的“无声婚礼”,观众就像是在看默片似得,但这20分钟趣味横生,让人拍案叫绝!

然而就在这20分钟之后,剧情急转直下,苏军的坦克破墙而入,碾碎了婚房,枪杀了新娘的爸爸,抓走了包括新郎在内的全村男人…

只剩下穿着染血婚纱的新娘,在暴雨中失魂落魄…

这部《无声婚礼》是一部“悲喜剧”“荒诞剧”“黑色幽默电影”,前半部让你笑得有多大声,后半部它就会让你哭得多大声。你感觉它有多荒诞,你就会觉得它有多真实。

一个人死了,另一个国家得降半旗,另一个国家的老百姓不能笑,不能唱歌,不能跳舞,不能鼓掌,也不能结婚和下葬。

明明是个悲剧,但罗马尼亚人偏要把它拍成喜剧,最后,拐了个弯,结果还是悲剧。

什么叫黑色幽默?就是用笑的方式哭。

就像这部《无声婚礼》,从表面上看,一场连屁都不准放的婚礼,是很搞笑的事情。但它的内核,是强权政治对公民权利的野蛮干涉,是很丑恶的事情。

用喜剧的外壳,包裹着丑恶的内核。那种丑恶会放大,会变得更加荒诞不经,会让我们看得更清楚。这如同,用笑的方式哭,那是比悲伤更彻底的悲伤。

新娘父亲被子弹射中,他低头看见干净的白衬衣上有一个红色小洞,他下意识的用手擦拭血渍,他似乎在想,今天是女儿的婚礼,我要干干净净的,体体面面的,但血渍越擦越大,鲜血染红了整个前胸,但他还在擦呀擦,他笨拙的动作充满喜感,但促使他作出这个动作的原因,却是世上最沉重的悲伤:我不想死在女儿的婚礼上。

看到这一幕,我忽然意识到,我可能看到了伟大的作品。

乌鸦电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