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了!”——习时代恢复了毛时代的政治常态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和习近平差不多岁数的中国人,我这里说的是中国大陆人,应该都知道“运动了”三个字是多么的沉重!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在谷哥里输入“运动了”三个字,就会看到“运动了!!!《芙蓉镇》影评 ”词条。

该影评的作者好象是一个八十后女性,当然没有经历过“文革“。她写道:很偶然的看到《芙蓉镇》这个电影,因为看完《活着》和《蓝风筝》的时候有人提到了它,很震惊这竟然是1986年的电影,谢晋果然犀利!的确,那是离我很远的年代,但正因为这样,更使我加深了对它的好奇。

片子的镜头很美,江南小镇的风光在历史的激荡中破碎,又重组……命运如同风中的落叶,每个人都在艰难的保全自己,而又在注意着别人的脸色,而在反复无常的运动中,被嘲弄,被作践也成了家常便饭……

该影评作者感慨说:电影结尾时的一句“运动了!”堪称影史上绝妙的一笔,由此也见证了中国现代史嬗变中不变的真实状态。运动了! 还会运动吗?

现实的回答是:“当然会!“

薄熙来倒台,习近平上台之前,一位中国大陆网友发表《邓小平遗言: 不搞政治运动!》一文。文中说, “不要搞政治运动”这句话,出自邓小平之口,可惜被埋没了多年。最近,曾经采访邓小平1992年春天巡视深圳的唯一媒体人——《深圳特区报》记者陈锡添,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回忆当年的史实,说:当时我写的《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长篇报道,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全国报纸包括人民日报均在显著地位转载,但是有一个“最遗憾的地方”,就是没有把邓小平“不要搞政治运动”这句重要的警句写进通讯里,也就是没有向全国公开。

陈锡添没有讲他为什么没有把这句重要的话放进通讯里。我大胆的揣测是,邓小平的这句话,实际上是针对毛泽东的动辄发动政治运动,一次接着一次,直到文化大革命而言的。按照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还要不断搞下去,“七、八年来一次”(毛的观点之一)。可能因为如此,这位记者把邓小平的这句话按下不表。饱经政治运动之苦的中国人,心里明白,如果有朝一日,以“反毛”的名义怪罪下来,谁来担当?

不幸的是,这位作者笔下的“有朝一日”终于来了。一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中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各地区各部门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充分认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部署上来,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周密实施,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仗。

什么叫“专项斗争”?就是“专场运动”的意思。比如中共建政之初的“三反”、“五反”运动,官方的权威释义就是:1951年底到1952年10月,在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中开展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在私营工商业者中开展的“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的统称。在中共的政治词典里,所谓“开展一场斗争”和“开展一场运动”完全是一个意思。

再比如,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在进行过程中一直都是被称之为反右斗争的。按照中共官方的权威解释:“1957年4月,因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反革命分子乘中国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之机,向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猖狂进攻,甚至扬言取消党的领导,实行西方“轮流坐庄”的政党制度,走资本主义道路。针对这一情况,1957年7月,毛泽东在南京计划召集华东各省的省委第一书记开会,研究分析形势,部署反右派斗争。为此,中共中央发出指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反右派斗争,到1958年夏季反右派斗争结束。”

当然,当年的“反右专项”和如今的“扫黑除恶专项”的打击对象有所不同,与中共执政史上的历史政治运动相比较,由伟大领袖习近平同志亲自发动、亲自领导“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中共建政之初由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镇反运动”十分相似。

按照中共官方文献的权威介绍:“镇反运动”是1950年12月至1951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同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并称的三大运动之一。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6月6日,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三中全会上所作的《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奋斗》的书面报告中把镇压反革命列为全党的八项重要任务之一。7月,政务院、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镇反运动开始后,曾一度出现“宽大无边”的倾向。针对这一倾向,10月,中共中央又发布《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从1950年12月起,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开展了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打击的重点是土匪(匪首、惯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

当时为什么要以“镇压反革命”为名开展这样一场“专项斗争”,毛泽东的内部讲话和指示中解释的非常露骨,毛对公安部负责人训令: “你们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千载难逢,你们要好好运用这个资本,不尽是为了杀几个反革命,而更主要的是为了发动群众。”“过去北方土改,是在战争中进行的,战争完全掩盖了土改空气,现在基本上已无战争,土改就显得特别突出,给予社会的震动尤为重大,地主叫唤的声音将特别显得尖锐。”

1950年根据毛的建议,中共中央专门召开会议讨论了杀人的比例问题:“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毛明确要求有600万人口的上海应该杀3000人,有50万人口的南京应该杀不止两百多人,应该多杀。上有好之,下必甚焉。虽然中央下达的杀人比例是千分之0.5到千分之一,但下面的执行者显然从中读出了多杀人的信号,很多地方鼓足干劲,力争超额完成指标。

中国工人出版社《外国学者评毛泽东》一书引用了美国的学者马德森,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群众动员》一文,文中说:“在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没有什么现象比群众动员运动更独特、更重要,更令人迷惑不解的了。”他认为从建国到毛泽东逝世的26年中,“这种全国性的运动计有70多次(地方一级的运动则要多十倍)。”他是看到政治运动在中国的重要性了,他认为这是中国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重要部分:“当你问及一个经历过毛时代的中国历史的中国人的生活经历时,他一般都是把自己的经历不自觉地与由中国主要的政治运动所标志的历史时期联系起来。”

共产党是世界上真正最强大的政党。大搞政治性的群众运动,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基本方法,另外一位叫查尔斯·塞尔的西方学者在他的《目前的革命:中国的动员运动》一书写道:这种运动作为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的工具具有积极的边际效用。他认为中国的政治运动分三类:经济的,旨在增长生产率;意识形态的,旨在改变人民的思想方式;和斗争的,旨在铲除敌对阶级或集团的权力基础和地位。

回到本文开头的《芙蓉镇》影评:“电影结尾时的一句‘运动了!’,堪称影史上绝妙的一笔。由此也见证了中国现代史嬗变中不变的真实状态。”

摆在眼前的现实是:习近平令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恢复了“运动了”的政治常态!

高新,RF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