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論壇的權力變幻

達沃斯論壇是鼓吹全球化的重要平台,特朗普卻是反對全球化的美國總統,無論是英法加等國,抑或中印等新經濟體巨人,都是全球化受益者,論壇讓特朗普感到他在國際社會日益孤立。



與白雪皚皚的寒冬形成強烈的對比,瑞士小鎮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充滿了熱鬧緊張的氣氛。這個一年一度的全球經濟盛會創造了新的出席紀錄:美英法等西方主要國家的領導人幾乎全部到齊,外加七十多個國家領袖、三百四十多名政府部長、二千多名企業領袖參加盛會,熱鬧不言而喻。最令國際媒體注目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他未有因短暫的「政府關門」而缺席,在美國參議院兩黨談判達成臨時預算協議後,白宮即刻宣布特朗普依約到達沃斯,雖然沒有第一夫人陪伴,但美國政府的大半個內閣團隊隨總統出訪。論壇組織者對特朗普與會是喜憂參半,因為人們普遍擔心,他的「美國優先」主題演講將與大會的全球化基調背道而馳,更擔心他這門「大砲」會與其他國家領袖和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機構領導發生激烈交鋒,為了打安全牌,特朗普的發言被排在閉幕式上。國際社會有點詫異,為何窩在美國的特朗普這次會克服種種困難與會,有三個明顯原因可循。

第一是受到主要對手中國的強烈刺激。去年達沃斯論壇,正準備就職典禮的特朗普團隊派出美國歷來最低級別的代表,僅有他的顧問斯卡拉穆奇與會,這位白宮最短命的通訊聯絡辦公室主任如今早已被踢出權力圈子。與美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中國領袖習近平親自率團出席論壇,並在開幕式發表主題演講,讓世界驚艶。因為特朗普在大選中勝選後,已明確表明退出「全球化進程」,不再做世界領袖,全力推動「美國優先」,所以習近平在演講中明確表示將承擔起推動全球化運動的大國責任,並暗批特朗普「搞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進黑屋子」。習近平的演講在西方世界引發震動,媒體紛紛表示特朗普已經將世界領袖的位子拱手讓給中國,這讓喜歡「贏」的特朗普窩了一肚子火,因此決定今年與會,要在這個世界經濟論壇上亮相,希望扭轉輿論劣勢。特朗普的出席,成為自克林頓後,十八年來首次由總統率團與會。雖然今年中國帶隊的領袖不是習近平,也非總理李克強,而是習近平的「第一經濟智囊」、十九大新任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辦主任劉鶴,但中國早就預備好應對方案,繼續以「一帶一路」的共享經濟戰略及進一步的金融開放措施,來化解特朗普蓄意挑起的貿易戰,讓中國可以得道多助。劉鶴在論壇演講時闡述了中國未來三年的「三大攻堅戰」,即金融風險、精準脫貧和污染防治,並承諾中國將更加開放。

第二,特朗普此行正逢他執政一年,特朗普主義的全貌已經可以窺見。從美國國內政治來看,特朗普創下戰後在任總統第一年認可度最低紀錄,排在第二的克林頓也比他高出十個百分點。另外,特朗普提出的幾乎所有政策都受到廣泛爭議甚至街頭抗議,他在大選中承諾的大政方針,比如取代奧巴馬健保的新方案,幾乎都流產;只有去年十二月底簽署通過大規模減稅法案是亮點。因此,特朗普很想藉論壇轉移國內批評壓力,向全球企業兜售他的美國三十年來最大減稅法案,拉攏國際企業和資本流向美國,提升就業機會,拉抬他持續低迷的支持度,為年底中期選舉累積能量。事實上,綜觀論壇上企業領袖的發言,可以看到他們喜歡美國減稅法案,紛紛要求自己所在國政府起而仿效,不讓美國專美。

第三,這次達沃斯經濟論壇創下全球國家元首和國際機構領袖與會之最的紀錄,印度總理莫迪則繼去年習近平之後,成為這次論壇開幕式主題演講嘉賓,為印度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及他的改革成就評功擺好,特朗普就想通過參與論壇來舉行一系列的雙邊高峰會,鞏固上台後日漸鬆散的美國與英法等盟國關係,並與莫迪協商他取代奧巴馬「亞太再平衡」策略的所謂「印太戰略」,來抗衡和圍堵中國。

不過,特朗普的算盤未必可以打響。在開幕式主題演講中,莫迪嚴詞抨擊反全球化的逆流,強調合作共贏才是全球經濟發展的出路。而正面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破局壓力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更高調宣布,特朗普退出後的亞太十國已經達成共識,繼續組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推動經貿區域合作向前發展。這些動作顯然是針對美國,尤其針對特朗普。無論是英法加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抑或中印等新經濟體巨人,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他們對特朗普退出全球化顯然不滿,而達沃斯論壇讓特朗普再度感受他在國際社會的日益孤立。

特朗普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總讓國際社會有詭異之感。因為今年論壇主題是「在分化的世界中加強合作」,特朗普恰恰就是世界分化的最大推手,他不僅分化世界,也在竭力分化美國。理念如此南轅北轍,特朗普的與會給論壇留下了歷史糾結的難忘印記。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