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關門責任在誰?關鍵在川普


美國政府20日零時起被迫關門,這天剛好是川普總統就職一周年,真是一大諷刺。川普當天原定要到佛州舉行慶祝一周年大派對,享受陽光和高爾夫球,卻不得不滯留在沒有陽光的華府陰天下,等待僵局解決。報導說,他很不快樂。

政府關門的影響雖然不大,但兩黨都相信,應盡快讓政府重開。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說,將提出另一臨時開支案,讓政府有現金,維持運作至2月8日;民主黨也準備另提政府開支案,讓政府維持運作至本月29日(即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前一天)。兩黨都有意願談判,但問題出在哪裡?關鍵可能在川普。

政府短期關門,對經濟應沒有實質影響。政府沒有現金周轉,聯邦雇員因此沒法支薪,但政府重開後,對經濟負面影響也能馬上補回來。經濟學家計算,聯邦政府每停擺一周,GDP就減少0.2%,但過去政府關門的經驗證實,暫時損失的GDP,在政府重開後就會補回來。

除了政府長期關門,才會對經濟造成衝擊。因為長期關閉,政府將無法支付債務,並出現倒債情況;倒債又會導致美國信用評等被降級,使政府借債變得困難,借債成本也將提高。2013年政府曾停擺16天,美國信用就曾被歷史性地降級。

聯邦政府目前債務高達20.5兆(萬億)元。因為負債,政府必須定期將債限提高,才能再次借債,但每次要提高債限,都變成兩黨政治角力,在野黨必然利用機會,要脅執政黨,從中取得一些政治利益,才同意提高債限。

要了解這次兩黨無法達成協議,可拿2011年和2013年的兩次同類事件作比較。2011年歐巴馬執政的談判中,共和黨在野,但控制了眾院,提出大幅削減政府開支,才肯同意提高債限。2013年,共和黨仍是在野黨,也控制了眾院,他們要求廢除「歐記健保」,才同意提高債限。2018年輪到民主黨在野,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控制,民主黨的要求有兩個:一是保護夢想生,讓78萬夢想生得以留在美國;二是撥款給已實行20年的兒童健保計畫。

必須指出,這次民主黨的要求與2011、2013共和黨的要求,有重大分別。2011年時,共和黨要求大幅削減政府開支,由於幅度大太,多數民意反對,也得不到民主黨支持,部分共和黨議員也反對;結果,共和黨仍成功逼使歐巴馬政府接受大幅削減開支,避免政府關門,只是後來由於削減幅度太大,無法落實。2013年時,民調顯示反對「歐記健保」的民意占些微多數,但當時政府停擺16天,民意反彈,加上民主黨占參院多數,共和黨最後只能放棄「廢歐」的要求。

共和黨在2011年和2013年兩次要求都顯示:多數民意並不站在他們這一邊。反觀民主黨現在要求保護夢想生和延長兒童健保計畫,兩者都在民調中得到較多數民眾支持,甚至部分共和黨議員也支持。這是巨大差別。

為什麼這次兩黨談判,最終無法達成協議?關鍵在川普。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20日凌晨被指責須為談判破裂負責時,將矛頭指向川普。他揭露的事實,值得留意。他說,兩周前,他與川普在白宮會談90分鐘,當時他向川普提出,民主黨願意支持給邊境築圍牆撥款,以交換保護夢想生;當時川普看來同意了,但事後卻沒有推動共和黨朝這個方向走。

舒默的意思是,川普先同意,後反覆。川普反覆無常,正是談判破局和政府關門的最大原因,舒默形容和川普談判就像和「果凍」談,搖擺不定。證諸川普上任一年造成的混亂,舒默將兩黨無法達成協議歸咎川普,說這次政府關門其實是「川普關門」(Trump shutdown),並不是沒有根據。

政府能否重開,未來數日是關鍵,川普的立場最重要。美國現在移民政策不少已落離現實,政府因1100萬至1200萬無證移民而陷入爭議,川普政府要執行搜捕,將他們驅逐出境,但不少地方政府反對,聯邦政府也沒有足夠人手;就算逮捕了,每一名被驅逐出境的人都必須根據法律,經過移民法庭審理,移民法庭根本無法負荷如此巨量的案件。

夢想生雖也是無證移民,絕多數是幼年時跟隨父母進入美國,在美國受教育長大,和美國人無異。川普願意重新為夢想生展開談判嗎?或不甘被舒默嘲笑,放棄部分反移民立場,為政府重開作一些讓步?都是解開僵局的關鍵。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1月21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