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自傳《命運》北京出版

江迅、袁瑋婧

韓國總統文在寅自傳《命運》中文版是韓國官方授權的首個外文譯本,文在寅特別撰寫序言,是G20期間「習文會」的「暖場話題」。這本自傳既是文在寅的個人史,也是近代韓國的政治史。


韓國總統文在寅自傳一月在北京出版

當下的韓國總統文在寅在外交和內政的一舉一動都引發世人關注:他是韓國政壇改革前鋒,是東北亞半島局勢熱點人物,也是世界秩序的新角色。文在寅第一部親筆自傳《命運:文在寅自傳》中文版一月剛在北京出版,旋即登上暢銷書排行榜。此書出版,亮點頻頻:文在寅傳記中文版官方授權,兩國外交部直接推動;《命運》的中文譯本是文在寅授權的第一個外文譯本;此書是月前文在寅訪華官方指定國禮;文在寅為中文版特別撰寫序言,感動中國讀者;驚曝總統私藏照片六十餘幅;G20峰會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文在寅舉行「習文會」,這部傳記是他倆的「暖場話題」;中韓兩國高度關注此書出版,向中韓建交二十五週年致敬。

據韓國出版界人士透露,於二零一一年出版的《命運》原版書在韓國本土銷量火爆,達百萬冊。用文在寅的話說,「當時一股有違歷史發展的風颳得正盛,給韓國政治帶來驚濤駭浪。我看到國民在希望與絕望之間艱難地尋求出路。我的書在當時就是想告訴讀者們,大韓民國經歷了一段多麼不尋常的歷史,我想喚醒他們內心的自傲與自信,讓他們能經受時代考驗,繼續奮勇向前」。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下午,這部新書發布會在北京的駐華韓國文化院舉辦。韓國駐華大使盧英敏強調說,讀懂這本書就是讀懂文在寅個人的經歷和政治、經濟飛躍發展的韓國歷史。他表示自己在讀這本書的時候產生強烈共鳴;中韓兩國地理位置毗鄰,語言相似,文化起源相同,幾千年的相依相伴和人與人的關係相同,為活躍兩國關係,文化交流是重要一環。

文在寅與盧武鉉是密友

文在寅在《命運》中回憶了自己前半生的經歷。書中對他與包括韓國前總統盧武鉉等在內的許多關鍵人物的相遇相知、家庭與社會、個體與國家之間的因緣際會、沉浮交疊,都有詳實記述。文在寅生於韓國慶尚南道巨濟郡的貧寒家庭,畢業於慶熙大學法學院。書中描述了他的逆襲人生,從朝鮮失鄉者、寒門之子、囚徒到特種兵、人權律師、市民活動家,再到盧武鉉幕僚等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和政治命運。書中講述了他父母在貧困中掙扎,他感謝父親在苦難中給予他思想上的影響。他講述自己讀了九年大學的始末緣由,與讀者分享他與妻子相遇相戀的經過。他重情義,愛家庭,暱稱「月亮大人」(文的英文名是Moon)。他曾是特戰司令部士兵,有過極為艱苦的軍旅生涯,退伍後,與盧武鉉合作開律師事務所,隨後兩人成為密友。他倆曾為很多底層人士辯護,為民請命,成為韓國有影響力的律師。

文在寅曾以盧武鉉政府青瓦台民政首席、市民社會首席秘書官和秘書長的身份,三次進入青瓦台,成了盧政府主要幕僚,從此開啓從未想過的人生和事業,來到他命運的轉捩點。他做人「乾乾淨淨」,被譽為韓國政壇「清道夫」。他力圖迴避權力,最終卻登頂韓國政治高峰。二零一二年六月,文在寅宣布競選總統,主張增加社會福利開支和多接觸朝鮮,後以微弱劣勢敗選。二零一七年五月,文在寅卻在韓國第十九屆總統選舉中獲勝。

有學者認為,這本自傳不僅僅是文在寅的個人史,更講述了近代韓國的國情與政治史。文在寅在書中著重介紹自己對韓國政府和社會的看法,力圖給讀者還原一個真實的韓國社會。本書的時間跨度有五十年,讀這本書,能了解韓國幾十年社會變革,見證韓國發展的一次次陣痛。在自傳裏,文在寅還表達了對韓朝、中韓、韓美等國際關係的看法。

為中文版寫序

文在寅特地為中文版寫序《致中國讀者》。他在序中寫道:「中國與韓國,山水相鄰,有許多不同點,但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幾千年文化上的相連,讓我們兩國結下了不解之緣,難分難捨,這就好比人與人、鄰居與鄰居的相依相伴,彼此共同生活在一起。越是親近,越是覺得自己了解對方,可這也往往會造成彼此意想不到的誤會與矛盾。所以,只有常走動,多對話,才能讓彼此的關係保持健康成長,向前發展。」

他說,「我知道有很多中國朋友都希望增進對韓國的了解,認識一個真正的韓國。我希望我這本書能起到這個作用,它好比是我向中國朋友發出的一封邀請函,又好比是一葉扁舟,穿行於中韓兩國的友誼之河上。《命運》中講的是『人活著的故事』,『命運』讓我與很多人的人生交織在一起……韓國的近現代史是一部充滿挑戰的歷史。這段歷史,不僅有殖民與分裂的恥辱,也有戰爭與貧困的痛苦,更有發展經濟與追求民主的澎湃浪潮。歷史浪潮的創造者是人,力挽狂瀾的也是人」。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中旬,在朝核陰影下,文在寅開啟首次訪華行程。他攜史上最大規模經貿代表團訪華。文在寅在書中寫道:「中國與韓國都走過了驚心動魄的近代與現代,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就像奔流向海的江河終究要匯聚到一起,我們要創造一個和平與和諧發展的世界,這一共同挑戰與課題正擺在我們兩國面前。我希望這本書能為鞏固中韓兩國友誼,加深彼此互信,並一起挽手奔向我們共同嚮往的大海做出貢獻。」

自傳紀錄盧武鉉點滴

文在寅在《命運》的後記《願為江水,與君重逢》中寫道:「在盧武鉉總統去世兩週年到來前,有人勸我寫書紀念,這是有緣故的。總統生前沒有留下自傳或回憶錄。總統說:紀錄最基本的要素就是坦率與真誠,我還沒有自信能夠做到這點,而且自己寫也會力不從心。於是,他邀請了曾一起工作過的朋友共同執筆,提議寫一部『共同回憶錄』。他要我們每個人都紀錄下共同走過的那個時代,最後他來統籌。他提出了這個號召後,我們都積極響應。結果,他與我們還沒來得及開始動筆,突然就陰陽兩隔了。那麼,現在最重要的作業顯然就是紀錄下與總統在一起的日子。我跟總統在一起的時間算是比較久的,現在又擔任『盧武鉉財團』理事長一職,所有人都說應該由我來開這個頭。但著實難以下筆。此前我一直想著未來該怎麼做,並沒有對過去的事忠實地做過紀錄。我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如果不查看資料,我的記憶也是斷斷續續的。」

文在寅說,「我依然決定要寫下這本書,理由只有一條:又一屆政府即將結束任期了,國民想要一個希望,他們祈求那段令人絕望的歲月不要再上演。如果說李明博總統與李明博政府已經成了反面教材,那麼為了讓盧武鉉與『參與政府』成為他山之石,我認為有必要留下不同的聲音,讓它們為歷史作證。我們這些人與盧武鉉總統一起走過那個時代,與盧武鉉總統一起打造了『參與政府』,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為自己親眼所見、親身經歷、親自為之奮鬥的事業留下證詞,將其紀錄在歷史,使之成為下一個時代的訓誡與參考」。

他說,「我整理了過去的資料,才發現自己真是跟盧武鉉同行了很久。他是我平生所遇到的人中最溫暖、最炙熱的一位。他和我都出身窮苦家庭,又都用溫暖的目光凝視這個世界,用溫暖的心對待世人。我們也曾想一同改變世界,一起打造希望,並為此付出了努力。帶著這份熱切的希望,『參與政府』揚帆起航。我們實現了很多願望,也有很多理想未盡。雖說我們一直都在努力,但還是留下了很多遺憾、很多悔恨。有些人與我們政見不同漸行漸遠,『進步、改革陣營』內部很多『老朋友』與我們也多少產生了隔閡。為此,『進步、改革陣營』內部也留下了傷痕與遺憾。但盧武鉉總統的去世為我們帶來了新的契機。為了迎接下一個時代的到來,我們需要齊心,因為只有齊心,才能協力」。

文在寅在書中說,他與盧武鉉就像兩股溪水,「相識於小小的支流,一起流過了艱險的漫漫長路」,「雖然現在我們已陰陽兩隔,但在精神上、價值觀上我與他還會在一條河流裏靜靜流淌。越是接近大海,河流越是要匯聚在一起。也可以說正是因為河流的匯聚,才有了大海。哪種說法都不錯。希望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也能如此,如同江水,再次相逢……不是有句話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嗎?歷史的後浪就應該把『盧武鉉參與政府』這朵前浪推開。源遠流長的歷史洪流,才是世間的真理。我的這份紀錄雖然有很多瑕疵,但是若能對讀者有所裨益,我也就別無他求了」。

《命運》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譯者王萌。一月十一日的新書發布會由北京鳳凰聯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主辦,出席的嘉賓除了韓國駐華大使盧英敏外,還有韓國作家高道源、半島問題論壇主任兼北京大學教授金景一、鳳凰聯動總經理于一爽、鳳凰聯動常務總編輯章曉明以及王萌。

盧英敏和高道源都強調此書對活躍兩國關係、加強兩國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希望中國讀者可透過這本書更了解韓國文化和政治,希望這本書「像一葉扁舟穿行於中韓兩國的小河上」,推動中韓兩國文化交流。高道源特別表示,希望這本名為《命運》的書也可以改變眾人的命運;透過讀懂這本書,改變自己的人生。

文在寅受國民擁護

會上,該書責任編輯申丹丹主持了金景一和王萌的對談環節。金與王分別談到對文在寅的印象,都強調總統是個淡泊名利的人,重義氣且富有正義感,靠自己的奮鬥改變命運。文在寅的人生用「命運」來形容非常合適。自傳中,他也對自己曾經的從政經歷作了反思,更貼近人民,更關心民主,令他獲得更多民眾支持。二零一七年五月,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正式踏上盧武鉉留下的未完課題。他上台後,一切都在改革。韓國人這樣評價文在寅:謙恭、平和、堅毅、寬容,不戀棧權力。如今韓國國民對他充滿期待,願意給他一些時間,等待他為國家帶來變化。

正如文在寅在自傳《命運》中所寫:「盧武鉉總統與我就像兩股溪水,我們相識於小小的支流,一起流過了艱險的漫漫長路,途中有很多激流險灘,但我們始終在一起。現在我們的肉身雖然分離,但今後在精神上、價值觀上我與他還會在一條河流裏共同流淌。正是因為水流與水流走到了一起,才有了大海。」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