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前檢察官么寧聲明具誤導性


李莊小檔案
一九六一年出生,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民商法碩士,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執業二十餘年,曾為十多名職務犯罪和暴力犯罪的嫌疑人作無罪辯護,幫助他們最終獲得無罪釋放,並使近百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得到了從輕或減輕處罰。二零零七年獲首屆中國百強律師第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因「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獲刑一年六個月;出獄後,提起申訴,要求撤銷有罪判決,改判無罪。

袁瑋婧、江迅

李莊對當年檢察官么寧最近發表的聲明作出回應,指內容具誤導性。他希望么寧把當年「黑打」的材料爆出來,將會對中國法治的建設起到極大作用。

八年前,被視為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的「打黑功臣」么寧,曾以檢察官身份在法庭上對李莊進行與案件不相關、且後來被證偽的道德指控,二零一七年底,她在網上發表《只須心如故》一文首度回應李莊案。李莊案辯護律師陳有西及李莊隨後也都撰文回應,一時成為輿論熱點。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李莊接受亞洲週刊獨家專訪。

你的案子庭審八週年了,么寧為何會在此時發表這樣一篇聲明,你覺得她用意何在?

真正的用意現在也不好確定,但我認為是有以下幾個原因的。第一個原因是她以前在體制內,而且還沒拿到正式的律師執業證,害怕會影響正式律師執業證的頒發,所以不敢發聲,現在一年實習期滿了,拿到正式執業證了,也就無所顧忌了。第二,她一發聲,吸引海外媒體、中國法律界、包括全社會關注法律事件的人的眼球,相當於商業營銷手段,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律師這一行,無論英名還是惡名,好壞先不說,她一下子就成了中國著名律師。另外她發聲,可能對她本身的一些訴求有幫助,對她原來的單位起到一個震懾、警告的作用。

你指么寧原來的單位會被她這則聲明嚇到,這從何說起?

她現在也是重慶最大的維穩對象。據說么寧原來也一直上訪,從被調離第一線就非常不滿,一直到被迫辭職,她的很多訴求沒有滿足,她的聲明的最後一句寫的很清楚:「對曾經的法律職業經歷,我或將回顧整理,與諸君分享」。這些都是絕密的黑幕,如果一旦爆出來會涉及到很多人,而且這些人大部分都在現在重慶公檢法的重要領導崗位上,這些人是很怕她將來爆料的。么寧的手裏掌握著大量包括音頻、視頻、照片、文字資料,所有當年重慶「黑打」的絕密資料。所以她這麼一個聲明,把當年領導單位組織都震懾了。她和一般冤假錯案的訪民還不一樣,她是中國非常特殊的一個訪民,對待么寧的辭職也好聲明也好,都是全社會關注的一個焦點,我把它定位為「么式遺毒的臨床表現」。至於她說有人跟蹤她,我相信不是曾經被她錯誤指控的當事人和親屬,而是對她維穩的有關機構。

「么式遺毒」和其他重慶遺毒相比有什麼不同呢?

她和所有的重慶遺毒是不一樣的,有些遺毒是重慶的政法界領導,不具體經辦「黑打」案件、不具體偵查起訴,只是一個領導,比如張軒,沒有具體掌握這麼多實質的真材實料,這是么寧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她其實不用回顧整理,手上已經有很多「黑打」的材料,就看她敢不敢爆出來。她如果爆出來,將會對中國法治的建設起到一個極大作用,而且能震驚全社會,讓大家反思重慶模式,反思那幾年的「黑打」,對法治文明和進步可以說是一個貢獻。

對於她的這篇聲明,你如何回應,能否再展開談談?

我原來看了么寧的《只須心如故》,也想寫一篇《我心也如故》,可是那樣的話就和她的文章沒有交叉碰撞,我只能寫我要繼續揭露「黑打」。所以我放棄了,而是針對她的聲明把她定性為「么式遺毒」,她的聲明裏有很多誤導的東西,比如她說自己當時宣讀引用了案件卷宗內龔XX的證言,「出自龔XX證言第七頁,辯護律師有複印件可供查詢」,這句話純屬誤導。直到現在,任何律師手裏都沒有她所說的這份證言材料,實際上這份證人筆錄根本就不存在。

你很肯定不存在這份材料的原因是什麼?

首先,作為一個檢察官,么寧也知道這樣的材料跟指控李莊犯罪沒有關係,不可能往案件卷宗裏面放。再者說,我們的律師無論是高子程、陳有西,手裏根本沒有這個複印件。第三點,我作為案件的當事人,現在手裏有當時案件的全部材料,根本沒有她所謂的第七頁,根據這一點講,她又是在誤導民眾,欺騙媒體,欺騙社會。庭審筆錄上有詳細的記載當年什麼情況下提出的「嫖娼論」,曾經有一個情節就是她假裝在念什麼,我當時要求公訴人出示這份證據給我,因為《刑訴法》有規定任何證據都要當庭宣讀,聽取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的意見。她說「庭後提交」,這是一句非常外行的話,公訴人在法庭上念的東西怎麼能「庭後提交」不讓被告人質證、不讓辯護人看呢,這是嚴重違反了刑訴法的。後來我當庭質問「你不讓我看,我怎麼知道你說的真假,我懷疑你手裏拿的是《大眾電影》,我現在也出示一份證據,最高院裁定:重慶應立即釋放李莊,你想看嗎?我不給你,我也庭後提交」,說完,我把手中比劃的一張紙揣入懷中,引得旁聽席一片笑聲。

案件庭審八年至今,么寧現在也進入律師界了,你有沒有考慮和她當面對質?

我曾經說過很多次,我一直期待和么寧見一面,坐下來以一個平等法律人的身份,平心靜氣地、客觀地回顧評論一下那一段難忘的歲月,回顧一下那幾年的「黑打」到底對中國的法治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對中國的律師辯護制度和中國的民營經濟帶來了哪些傷害,再看看現在中央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深化司法改革,結合我們的經歷,展望一下未來中國的司法狀況應該向什麼樣的方向發展,司法改革應該從哪些地方入手突破,我們法律人都有這個義務和權利這樣來想、這樣來說、這樣來談。

你當時的代理律師陳有西也在自己的微博上對此事做了回應,對於他的那篇文章你怎麼看?

陳有西那篇文章有一個錯誤的地方,就是么寧說的「證言第七頁」,他說的意思使人誤認為律師手裏也有,實際他記錯了。我可以負責任的講,陳有西手裏根本沒有這個第七頁,因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陳有西第一次會見我,他手上的所有材料都停留在這一天之前控方所提交的材料,裏面完全不可能有么寧所說的這個第七頁。第二點,陳有西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莊案審判之後,不可能也不會再增加什麼新的卷宗材料,,如果有的話,他在第一次第二次見我的時候就會說的。而且在重慶打黑結束之後,我到重慶法院複印了全部材料,根本沒有么寧所說的這一頁。所以陳有西在他對么寧的回應裏用了一個錯誤的表述,說么寧當庭摘要宣讀了龔剛華的證言,這樣就會誤導,使社會各界以為他手上真的有這份證言。

陳有西在文章中說「應當接受她,理解她,歡迎她」,你是否認同?對他的寬容你怎麼看?

陳有西寬容的這一說法我是贊成的,這一頁應該是翻過去了。在這以前我都已經把么寧忘了,如果不是她發這個聲明,我這一生恐怕就不會再提到她了。如果說原諒、包容,要看從哪個角度講。對她這樣一個年輕人在辯論激烈時對我的一些口誤,我表示諒解,或者說對她加入律師隊伍以後,成為一名真正的律師,祝福她一路走好,不要再碰到重慶「黑打」這樣的野蠻時代,也祝福她在今後的律師工作中不會再碰上么寧這樣的檢察官和公訴人。但是,我對她的「只須心如故」是深惡痛絕的。

你怎麼解讀她的「心如故」?

「只須心如故」用白話說就是「一如既往」,或者說就是還像從前那樣,換句話說就是對那段重慶打黑日子的懷念。後來她對記者解讀是保持法律人的初心不變這樣的「心如故」,這是把法庭辯論的技巧拿到了接受媒體採訪的應對措施當中,其實她的內心還是懷念過去,懷念當初光環四射、鮮花掌聲和名譽的鼎盛時期。對當年重慶的「黑打」,你作為當年的「黑打」幹將,你必須反思,不反思是絕對不能包容的。

重慶十二月免去了一大批當初打黑第一線的司法人員,包括陳敏爾調任重慶市委書記,這些對你的案子有沒有一些影響?你的案子是否有些新的進展?

其實孫政才下台,以及中央巡視組兩次巡視,就可以看出中央對重慶這幾年的實績是有個客觀定性的,主要是肅清「薄王遺毒」不力。薄王遺毒既不是「薄毒」也不是「王毒」,而是政和法產生的一種特殊毒性,既然中央已經定性為「薄王遺毒」,說明孫政才這幾年沒幹什麼有利肅清的工作,沒有清理那些薄王打黑期間的劊子手,也沒有清算那些薄王期間遺留的大量冤假錯案的責任者,客觀上也沒有為那些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平反昭雪,這個定性是非常明顯的。現在陳敏爾書記剛上台,我估計在二零一八年的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之後會有一些明顯的作為。

十二月二十八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審三起重大涉產權案件,你對此怎麼看,是否能從這三個案子談一談目前司法改革的問題?

這幾個案子都是民營企業家產權案件,這些案例的立案再審,將給全國各級人民法院豎立一個樣板,有一個示範意義。這個示範意義的最大適用範圍應該集中體現在重慶,或者說最大適用區域,就是在重慶。因為在重慶「黑打」期間的那些案子,都比顧雛軍的嚴重,顧雛軍的案子只涉及股權、產權,不涉及到個人全部財產,「黑打」的案子就是「全部財產」了,「全部」的外延比顧雛軍的「涉案財產」的外延要大得多,法律外延是很廣泛的。所以說這個示範性意義很重大,目標很明確,可能是三月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後平復冤假錯案的一個積極信號,更是穩定中國民營企業家「軍心」的重大舉措,也為眾多冤假錯案受害者帶來了信心。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