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開放呼喚法治

改革開放取得的經濟成就毋庸置疑,目前階段應推動依法治國,進行法治建設,這樣才能制度性地保障改革開放的成果為全民所共享。

超訊802
《超訊》2018年2月號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的重要年份,毫無疑問,中國在改革開放引領下發展取得的成果,以翻天覆地的變化來表述毫不為過。40年間,以經濟體制改革為引導的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早已超出經濟範疇,政治、社會、文明文化等整體都有進步和提高,這毋庸置疑。不過,存在的問題也是明顯的,改革發展的成果如何全民共享,這涉及社會公平,公平不能靠人治,而需要法治,需要制度性保障。

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毫無疑問的短板就是摸著石頭過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粗放型發展思路。雖然,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強調先富帶後富以達到全面富裕,但這只是毫無約束力的政策,沒有制度和法律保障。40年的發展,改革開放中的權力、資源分配都有不合理處,解決分配的不公平,維護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最好的利器就是法治。現在解決不夠好,那就是依法治國沒做好。

發展民主,健全法制,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在要求。一般來說,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就開啟了中國法治建設的新紀元。從1949年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是中國社會主義法制的初創時期。不過,經過文革,中國的法制被破壞,依法治國就沒了依據。

文革結束,特別是改革開放,迎來了中國全面推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由此進一步奠定了法治建設的經濟基礎,也對法治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的基本方針指引下,現行憲法以及《刑法》、《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民法通則》、《行政訴訟法》等一批基本法律制度出台,中國的法治建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不過,有法制,並不等同有法治,法律制度代替不了依法治國的實踐。長期習慣的計劃經濟下的長官意志,不按市場規律更不依法治理的陳規舊習根深蒂固,說是依法治國,實際上還是官本位,官說了算。前不久在北京發生的驅趕所謂的低端人口、拆建築物上的招牌,有依照相關法律程序嗎?有執法部門的執法手續嗎?沒有!領導一說,下面就照做,現有的法律制度,現有的法院、法官都丟在一邊,結果就引發了社會矛盾。中國改革開放40年,可能最要改的就是實質推進依法治國。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向大會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加強對法治中國建設的統一領導。理論上說,這標誌中央重視依法治國,具有深遠的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體現了中央加強了對法治建設全方位的統一領導,但在實踐上,還需要各級領導能有法治觀,自覺以法治為底線,而不是把法治放在嘴上。這需要在改革中形成制度保障。

文/紀碩鳴,《超訊》2018年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