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如果确实有利于“稳定”,你还会怎么说?

1月23日,郑州一工人安装广告牌时梯子被城管收走,被迫从三楼楼顶用绳子下楼时不慎坠亡。事故发生后,当地警方被指搜走监控视频,封锁现场消息,拉走尸体,并扣留了困在楼顶的另一名工人、安装店老板,以及目击现场的另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乡。

这件事情,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问题集中在两个环节上。

首先,当然就是城管的执法行为上。正如有人指出的,城管执法,如果广告牌没有报批,要求拆除本来无可厚非。安装工人也已经按要求快拆完了。城管却野蛮执法,不让工人下楼,就把梯子三轮车收走,甚至说:“我就是要你们下不来!”当时我在微博上就写了一句:权力越来越大,而且没有规则,动不动就动狠招,就好勇斗狠,很可怕。

这个道理是很明显,在此不再多说。

第二个环节就是警方的介入。根据报道,事故发生后,安装公司老板报警。当地的新港派出所警察也很快到了现场。但一听说事故与城管野蛮执法有关,态度立即变了。当时还有一个年轻工人小周困在楼顶,警方却不施救。安装公司自己打119请消防救援。消防把人救下来后,警方不问小周身体状况,立即把人带走,并把现场所有知情人全部带动派出所,拍照的也被扣留,全面封锁现场消息。安装公司老板刘某竟被警方刑拘了,罪名是“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

人们的指责更多是针对警方的这种做法。问题是,警方为什么会这样做?其动机是什么?我看了很多评论,人们几乎是众口一词地说,这是官官相护。有的明确说,当地警方的意图,是想把出人命的责任完全推到安装公司身上,替当地城管洗白。

其实,我倒是对这种说法抱怀疑的态度。除非这当中警方与城管有什么特殊关系,否则,一句简单的官官相护,很难解释。因为这些做法当中如果出现某些失当,有关部门也是要承担责任的。能说有关部门是为了洗清城管而不惜两肋插刀?

相反,我倒是相信另外一种可能性:这个事情发生了,一看出了人命,而且作为执法部门的城管牵扯其中,警方的第一反应是,不能“出事”,“出了事”是自己的责任,而且是涉及到“社会稳定”这样的一票否决的大责任。于是,为了“不出事”,从而自己不担责,不惜采取任何手段,把这“事”得压下去,得消灭于萌芽状态。

当然,这只是猜测。但根据今年发生的许多类似事情所体现的逻辑,我更相信这种原因的可能性更大(当然,如果你有别的证据,我也可以相信你的看法,但如果没有别的证据,我还是倾向于这种猜测)。

这里的逻辑是什么呢?

首先要讨论的是什么叫“不出事”。这里说的不出事,指的不是事故,也不是是否死人的事情,而是不出现所谓“闹事”。当然,所谓闹事的含义是含糊而宽泛的。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这样说的意思,并非简单地像有些人指责的那样有关部门视人命如儿戏。他们当然也知道人命关天,相反,他们太知道人命关天了,但现在他们更关心的是人命之后的事情,是人死后不能“出事”。从善意的角度来理解,他们的逻辑可能是,反正人已经是死了,人死不能复活,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出事。

接着的问题是,这个“不出事”为什么这么重要?在人命关天的时候,他们为什么首先关心的不是追究事故的责任,而是关心不出事。这涉及到一系列的因素以及由此衍生的逻辑。当中首先要关注的第一个因素就是,这件事情有政府的执法部门牵扯其中。第二个因素,死者的家属可能会以某种方式向政府追究责任。第三,死者家属要求追究责任的具体方式,通常被认为是影响社会稳定的。第四,辖区发生所谓影响稳定的事情,就是一票否决的大事情。

有人说,你这样解释和猜测,是不是为有关方面洗地?是不是在为有关部门开脱责任?是不是对有关方面有太多的理解了?不是的,我们要讨论的是这其中的原因和逻辑,从而寻找减少此类事情的思路和办法。如果仅仅就是官官相护,事情也许就简单了,就可以当作个案了。但问题可能就不是。

如果上面的猜测是靠谱的话,一系列的问题就来了,就有一系列的事情需要认真反思了。

首先,什么叫稳定?稳定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不出事?老百姓一些表达自己诉求的行为能不能就叫“出事”,能不能与影响社会稳定划等号?之提出这个问题,是鉴于这些年,一些部门把社会稳定这个概念无限地扩大化了,无论社会中什么样的大事小情都与社会稳定问题挂上钩。

其次,稳定能不能压倒一切?社会稳定很重要,没有社会稳定别的都谈不上。但问题是,什么叫社会稳定?社会中一些正常的矛盾、冲突与社会稳定能不能划等号?把稳定问题绝对化,会不会给另外的一些导致损害社会公平正义的做法提供借口?如果在稳定概念扩大化的基础上,实行一票否决,会不会使得一个社会维护正常社会秩序的行为走样变形?

如何摆正稳定的位置?从更根本的角度说,在我们这个社会中,如何摆正维稳的位置。尽管当前中国社会也存在种种的问题和矛盾,但不能否认,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说,并不存在大的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摆正维稳的位置,特别是,如何处理保障民众基本权利包括表达正当利益诉求的权利与维护正常社会秩序的关系?

一件事情发生了,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社会,都需要用理性的方式去思考这个问题,寻找改进的思路。而所有这些,都涉及到我们思考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的基本方式。因此,再次推荐本人此前发表的两篇文章:

1、形成在思维的最小单元进行正常思维的能力

2、思维孩童化将是最深的内伤之一

孙立平 孙立平社会观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