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私有制!“高级黑”抑或“高级红”?

 

一百七十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宣布:“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这两位年轻人,一个二十九岁,一个二十七岁,怀着对资本主义种种罪恶的极其痛恨,以烈火一般的激情,写下这部天下第一奇书。他们要怎样消灭他们认为万恶之源的私有制呢?他们鼓吹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用仇恨向世界宣战,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他们煽动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共产主义天堂。后来,在他们晚年,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做了许多修正。但是,非常不幸,在他们之后,许多“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却无视他们的修正,继续强暴、消灭私有制这个号称“人类历史上最壮丽事业”。

这些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真可谓心硬如铁,坚定无比,前赴后继,让千万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让国家民族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只是……只是迄今并未看到成功的影子。不过,革命自有后来人。可不?今天,在中国,又跳出一个人了。他发表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斩钉截铁般按《共产党宣言》一样宣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文章以最强音发出警告:

“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不能忘记的初心,也是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使命。忘记这一条,就意味着背叛,不能称之为共产党员。”

这个人不是玩枪弄炮的武士,却是个已入耄耋之年的学者,不过也绝非等闲之辈,他大名周新城,曾任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现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最主要的是,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代表一个潮流,一个强大的力量。他的文章先是在中国左派微信公号《察网》刊出,其后在1月15日被中共党的理论刊物《求是》杂志旗下的《旗帜》栏目官方微博迅速予以转载。该知道,《求是》杂志可不是一般的媒体,它在中共官员中的影响,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以及新华社旗鼓相当,是“政治正确性”的当然代表。这自然使海内外严重疑惑:周文背后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它要求消灭私有制的观点,究竟是代表谁的立场?

眼下,此篇雄文已引出几十万条评语留言(仅数日该文在新浪网的评论已多达六万多条),已引出官方民间激辩,引出中国左右又一次对阵,真是2018新年开张大吉,好不热闹。

有网民嘲讽周新城们讲一套做一套,“先把你全家财产拿出来充公,再批评私有制”。当然,这是很“低级”的嘲讽,周某是不屑一顾的。

许多人引经据典,从人性说起,或用历史事实,或以理论高度,对周文批驳之。

按《共产党宣言》,剥削的根源在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于剥削。然而,残酷的事实是,私有制被革命后,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就出现了财产在名义上(抽象的)归于国有(公有),但实际支配者却是具体的掌权者(官僚)。当这些无主财产被国家掌控后,广大民众则丧失了一切财产,为了生存,就只能依附于这个体制。私有制被否定后,不单财产而且人身自由及一切权利都变得更容易管控,这就为新的奴役和压迫大开了方便之门。掌权者像所有人一样具有自私性和自利性,他们会利用名义上的公有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此时新的剥削和奴役就会出现,而这种剥削和奴役是建立在全方位的控制与垄断之上的。至此,打着反压迫的名义压迫,打着反剥削的名义剥削,便开始大行其道!

红色高棉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年,波尔布特这个疯狂魔王,在消灭私有制的路上走得最远,因而得到毛泽东的高度赞扬,称“波尔布特一举消灭了阶级”,“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结果,短短三年八个月间,柬埔寨死于杀戮、饥饿、疾病的人数约两百万,其中直接死于杀害的约一百万。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非常恐怖的数字——当时柬埔寨全国人口还不到八百万啊!关于共产主义运动的这些可怕的实验,在运动早期便有许多先知先觉的人有所觉察。连中国新月派现代诗人徐志摩也是其中一个。他在1925年取道苏联去欧洲,在莫斯科短暂停留了三天后,发了一通感慨,就把其本质讲透了。他用诗人的语言说: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上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片血海。

那些狂热的革命领袖以及他们的死忠追随者其实未必不明白这一道理,或许他们在革命实践中已经完全清楚这个必然结果,但为了自己的某种追求或既得利益,就把谎言鬼话装成真理,并以蒙骗、引诱、强迫、掠夺、杀害种种手段,让民众为消灭私有制、迈向“共产主义天堂”而献身。过去许多年,是有人中魔上当,不过,现在,那些把戏好像越来越不灵了,信的人已经很少了。

那么,把周文看作一篇心智异常不知今夕何夕的梦呓奇文吧,奇文共赏,或可一笑置之。

但是,且慢,忧心忡忡的人说,周文绝不可一笑置之。此文今天突然高调批判私有制,显然颇带向党中央最高权力机构进行政策建议的意味。文称,“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不能凝固化、永恒化”,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对待民营经济民营企业的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巧合的是,公然公开宣示“消灭私有制”是文革结束后几十年来前所未见的;而周文刊发前几日,媒体曝出中国官方新版历史教科书对文革历史进行了大幅修改甚至美化,竟然也不顾1981年中共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了,两件事情是否有着某种内在的逻辑关联呢?也许,周新城泄露了天机?他说的才是大实话。道理很简单,不共产,何以叫共产党?!什么市场经济,什么产权保护,这一切不过因时间未到而已。时间到了会如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延安时代不是信誓旦旦说不走苏联路么?后来又如何?因此,周文实在是画龙点睛之杰作,被党的主力喉舌鼓噪,说明党要撕下以往的所有稀泥与伪装了。

那么,问题来了。正如有人金睛火眼,发现周文狠批为私有制辩护的张五常、吴敬琏等经济学家,对其进行人身攻击,称张为“赤裸裸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分子”,称吴“人格卑劣”“用心极其险恶”,而这,不过是指桑骂槐而已!

回顾当年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帷幕时候,邓小平许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三十多年后,当人们从这场流光溢彩的财富梦中相继醒来时方才明白,邓许诺的是谁有权谁先富,而且是让他们利用权力通过掠夺和盗窃民众用血汗创造的财富暴富起来。2006年4月开始在网上流传的那份调查统计揭露,中国的亿万富豪,90%以上是高干子女。或据2012年6月19日北京《人民政协报》官方的报道,中国0.4%的人掌握了全国70%的财富,实际上已形成了一个权势和钱势都如日中天的既得利益特权阶级。例如,中国前后首富马云的阿里巴巴和王健林的万达等等商业王国,其背后不就有一帮中共几代中央高官家族子弟吗?

这样,周新城的大文,或者更精确地说,指使在党的喉舌刊登周文的幕后者,是不是项庄舞剑?究竟剑指何方,不是若隐若现吗?

意思好像是,不是说不忘初心吗?你要左,我就左到底给你看,看你受不受得了——包括现任和前任几代的中央高官都会中枪的。这是否用心极其险恶?只是这个高调喊出“消灭私有制”的最绝“高级黑”,如何黑下去?那些马云、王健林们的“私有”,要不要真的拿出来“消灭”?是不是若然不这样,你就不是真共产党?!

或者,这招一点都不“黑”。这是“高级红”!其真意是为“党”这个利益集团洗地,而且一劳永逸——正所谓扫黑除悪,斩草除根。消灭“私有”后就成“公有”“国有”,而所谓“公有”“国有”其实就是“党有”,由党控制,由党分配,“姓党”——姓“共产”的党,不就更名正言顺牢牢掌管全国全部的而且是红色的钱袋子了吗?不要以为,消灭私有制就是愚蠢地回到以前计划经济的死路。所谓中国模式,就是新型的奇迹般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是要向全世界显耀的模式。经过几十年资本主义洗礼,今天的中国,的确让世界刮目相看!

何与怀,《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