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驚爆華裔特工叛諜謎團

黃靜華

美國中央情報局拘捕前華裔特工李振成,結束自一零年起的獵奸行動。李振成涉嫌暗助北京獵殺美國在華線人。但亦可能是中國的監控系統進步,令美國的情報工作受阻。


前華裔特工李振成涉嫌暗助北京獵殺美國在華線人

一月十五日,任職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保安主管的李振成(音譯,Jerry Chun Shing Lee)飛抵紐約甘迺迪機場,剛邁出國泰航機,海關內有人招手並呼喚他的名字,那是一名聯邦幹員,李振成作出回應,隨即被捕。十六日,李振成首度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聯邦法院出庭,被控以機密信息處理不當(mishandling classified information)罪名,該指控的最高刑期為十年,目前仍在羈押當中。

李振成的被捕讓一個長達六年的獵奸行動宣告結束。起訴書稱,二零一二年,聯邦調查局在李振成返美期間分別進入他在夏威夷和維珍尼亞州的下榻酒店搜查,查獲兩本小冊子,其中載有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中國的線人與臥底特工會面的細節,以及他們的真實姓名和電話號碼,內中包含高度機密訊息。

搜索是自二零一零年開始的內奸狩獵行動的結果,曾於中情局任職的李振成是該行動的頭號嫌疑人。

李振成現年五十三歲,出生於香港,是美國公民,於一九八二至八六年服務於美國陸軍,其後入讀夏威夷太平洋大學取得商務管理學士和人力資源管理碩士,九四年加入中情局擔任案件專員,二零零七年離職。《紐約時報》報道,熟悉李振成的人說,他的事業遭遇阻礙,懷抱著抑鬱不平離開中情局。

李振成隨後回到香港,受僱於日本煙草國際(Japan Tobacco International)駐香港的調查員,負責追蹤仿冒煙和煙草走私,與中國多有接觸,《紐時》引公司前僱員稱,李振成接手案件常無疾而終,公司懷疑他暗通中國貪腐官員,於是不再提供他案件最新訊息,終於二零零九年將他解僱,其後李振成開過一間公司,一六年受聘佳士得擔任保安主管,被捕後遭暫時停職。

內奸狩獵行動源於二零一零至一二年間美國中情局在中國的情報網被系統性地解體,十多名線人遭到殺害或監禁,一說多達十八至二十人,《紐約時報》去年五月為報道該事件探訪十名現任及前任官員,其中三名前官員指述,有一名線民在一個政府大樓院子,當著其同事面前遭到槍殺,用意在殺一儆百。

此事件被情報局形容為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情報網遭破壞事件之一,可與八十年代中央情報局反情報官員埃姆斯(Aldrich Ames)出賣情報給前蘇聯,和為前蘇聯一直到俄國政府從事臥底工作二十年的聯邦調查局官員漢森(Robert Hanssen)相提並論。

美國在中國經營多年,具有相當縱深程度的情報網,但從一零年底,情報來源開始減少,一一年年初,線人開始消失,中情局意識到情況不尋常,與聯邦調查局展開聯合調查,《紐時》報道,小組對於調查方向有著歧見,部分人員相信是中國破解了幹員與其線民的聯絡渠道,說中國的監控系統越來越進步,而美國的情報工作卻越來越漫不經心,一些調查小組幹員甚至相信,中情局在北京的聯絡人經常以同一路線、在同一地點與線民會面。協助建立情報網的幹員拒絕此說,認為這一理論的提出是中情局內部戰爭的結果。

中情局緊急追捕內奸

另一些人則懷疑情報局出了內奸,但情報局也有些人不接受,尤其是前幹員凱利(Brian Kelly)被疑為俄間諜,有長達一年時間遭停職停薪的冤錯假案還殷鑑不遠,而情報局首要反間官員凱爾頓(Mark Kelton)還是凱利的親近朋友。《紐時》說,一直到現在,情報局仍有許多人不相信中國事件是內奸所致。

隨著越來越多線人消失,情況越來越緊急,調查人員連美國大使館的高階官員都不放過,一一審查,最終鎖定一名情報局前僱員,雖然該僱員已離開情報局多年,但他知道許多被殺或囚禁者的身份,《紐時》引述一名前官員說法,該僱員符合政府所建立用來辨識潛在間諜威脅的所有指標。李振成至此成為首要嫌疑犯。

一二年,調查小組以一個可能的合同,將李振成誘回美國,在搜出那兩本小冊後五度約談,據《紐時》報道,調查小組在深思熟慮後未出示證據,李振成拒絕承認自己有任何過失,最終的詢問也未指向案件核心——他到底是不是一名間諜。

聯邦調查局人員大可就所獲得的證據當場將他逮捕,但小組內部有人反對,如果李振成果真是叛徒,以一個與間諜無關的罪名逮捕他,將使中國提高警覺,開始掩藏足跡,銷毁證據;而如果李振成不是內奸,則將其逮捕可能會讓真正的叛徒趁機逃逸。

李振成未被控告間諜罪

幹員對線索追蹤數月,其間也向當時的司法部長霍爾德和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報告,兩位都允諾提供任何所需的資源,但《紐時》所探訪的官員回憶,當時似乎沒有人積極要求逮捕李振成,也未試圖以參與中國線民被捕有關的活動提出間諜罪控訴。

二零一三年三月,幹員們讓李振成離開美國。

今年一月十五日以不相干罪名拘捕李振成的行動,仍是五年前調查幹員所不願做的。李振成出庭時未聘用律師,而是由一位聯邦公設辯護人陪伴,他沒有被以間諜罪起訴,目前也未有證據公布,顯示他與中國線民的死亡有直接關聯。

這或可說五年前的時空條件不能冒然逮捕李振成,而在一零年開始,中國拘殺美國線人的行動在一二年底戛然而止,起訴當初的犯罪不再有顧慮;但仍然無法超越當初的控罪,或也顯示,許多年過去,聯邦仍未蒐羅到證據。法庭文件顯示搜索到的小冊資料與李振成在情報局任職時所書寫過的文件內容一致,但未說明其中所涉人物是否包括中國所逮捕的線人。又或是,一如有些情報人員所相信的,與內奸無關。

中國的諜報模式改變

如果調查幹員所懷疑的屬實,情報官員擔心,李案以及最近的幾宗案件,顯示中國情報單位發展出以前任官員為網羅目標的模式,這比吸收現任官員容易,對美國情報及調查單位來說,卻更難掌控。

去年六月,前情報官馬洛里(Kevin Patrick Mallory)被控作不實陳述及向中國提供機密訊息,檢方在他從上海攜回的一部通訊設備中,發現存有極機密文件和足以顯示其犯罪的訊息。

去年三月,檢察機關逮捕曾在美國國務院長期工作的克萊本(Candace Marie Claiborne),她被控以向調查人員說謊,隱瞞與中國官員的接觸,起訴書指,中國幹員將現金匯入她的帳戶,贈送包括手機、電腦等高價禮物,以及一套家具齊全的公寓。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