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香港的愛國教育


錢大康於陳樂行稱受恐嚇一事中被質疑說謊及不顧學生安危。資料圖片

香港浸會大學為配合中共秦始皇式「車同軌,書同文,言同語」政策,厲行「普通話」考試,學生會長劉子頎不滿,率陳樂行等同學約二十人抗議,逗留語文中心八小時,其間劉子頎向語文中心職員講了一個髒字,雖然事後道歉,校長錢大康還是勒令他和陳樂行停課。其餘十多人也須受紀律委員會鞫訊。

同時,新聞界傳出消息:天主教寶血會屬下小學教師林慧思被迫去職。她因投訴警察執法不公,多年來就是權貴眼中釘,月前上互聯網斥共產黨是垃圾,習近平是獨夫,學校管理層即以「辱罵國家」為詞,給她警告信說:「閣下再有專業失當行為,將按員工紀律處理。主祐平安!」林慧思唯有引退。

浸大當局要學生檢點言行,又要他們「普通話」及格才可畢業,要求可謂嚴矣。不過,嚴於人,寬於己,賢者不取,而錢大康取之。請看他怎樣回答「停課決定受政府指使」的質疑:「這決定和政治無關。老師這樣愛戴學生……」他明顯連「愛戴」一詞都誤解了,不懂得那是指對尊長的敬愛和擁戴,中文程度不如小學生,卻可以做大學校長;他的學生講「普通話」稍差一點,則連畢業都不可以。這不知是甚麼大學之道。

而論操守,錢大康更是孔子所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例如陳樂行因反對「以普通話學中文」、鼓吹「港語學」等,上大陸實習中醫藥時,多次收到「被解剖分屍」恐嚇。錢大康一月二十四日聲言「未悉詳情,只是讀到新聞報道」,但原來他早一天已接到區議員楊雪盈轉達的恐嚇情節,當天還與中醫藥學院負責人見面商討。他公然說謊,可以做大學校長;他的學生憤而說一個髒字,卻要嚴懲。這又不知是甚麼大學之道。

至於林慧思,非議共產黨、習近平,怎麼就等於「辱罵國家」,只有中共愛國教會之流,才能解釋。一九四三年,德國漢斯.肖爾(Hans Scholl)和妹妹索菲(Sophie)發起白玫瑰行動,派發傳單非議納粹黨、希特勒,被當局以「叛國」罪名處死,香港那許多愛國教會一定認為罪有應得,當然,他們還會滿口慈悲,祝兩兄妹死後「主祐平安」。

一月二十二日,英國香港觀察社(Hong Kong Watch)發表報告,說「中國式學術控制入侵香港學界」。行政長官鄭月娥無疑又會怒斥香港觀察社「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但人家所指所點有無根據,寶血會小學以至浸會大學高層的所作所為就是答案。

漢哀帝年間,司隸鮑宣見丞相手下違法,依法懲處,結果朝廷竟然以「大不敬」罪名,把他拘捕。太學生王咸不平,在太學舉幡,呼籲同學:「欲救鮑司隸者,會此下。」幡下一時聚集了千多人。他們一面遮道阻丞相孔光上朝,一面上書朝廷陳情,鮑宣因此得免死。王咸事後不見被停學、被警告等等(《漢書》卷七十二)。這是舊中國的學術自由和良心自由,錢大康等新香港教育界諸公,請鳴愛國鑼鼓而攻之。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