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专家:中国经济开放的下一步将是人民币的自由兑换


图为美元与人民币网络照片


【特别节目】: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法国高等商学院教授、法中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爱德华·泰托,就马克龙总统访华,对目前法国的经济外交政策和法中经济关系进行了点评。泰托先生同时也是为全球大型集团公司高层提供顾问服务的Mediafin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今天的专题节目我们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的详细内容。

针对前不久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一行的是否成功,泰托教授表示:“此行受到双方的一致好评,是中方盼望已久的一次访问。在行前,我询问我的中国对话者对这次访问的意见和期待时,回答是:用红地毯虚席以待。因为他(马克龙)是目前欧洲唯一的代表;他们(中国)对英国非常失望,由于坚持退欧,英国人的能见度非常低,感觉他们对德国感兴趣,但是他们回答说: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几个月以来,是只跛脚鸭,也就是说她没有内阁,那就也没有对话的人。应该说,中国对法国重返国际外交舞台、及其展示出的积极性相当的印象深刻,所以对法国尤其是将马克龙总统看作是欧洲的代言人。”

 

问:那么从经济角度来看,应该记住这次访问中的哪几点呢?

 

泰托:有好几点。首先是签署了多项巨额合同,其中有一项是等待已久的,但是金额远远超出了预期,那就是空客合同,另一个是阿海珐的合同,近几年阿海珐在中国的声誉并不是很好,而双方合作备忘录的签署 , 让阿海珐重反一项与其能力相符的大型工程,我想这是很好的合作;总之,在法中间引发了活力。 当然还有一些小金额合同, 但是对未来很重要,比如欧卫公司(Eutelsat)和中国联通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欧卫集团将提高中国客运飞机上的通话和上网能力 ,这也是法国在中国新丝路(一带一路)框架下能先作的事,我们从基础建设上,开始陪同中国走向世界。

 

问:另外和京东电商签署的合作,是不是能将法国产品通过这一销售平台往中国卖得更多一点呢?

 

泰托:是的,我想你提到这一点正是马克龙总统访问时,在北京和西安极力强调的 贸易的重新平衡。

 

被邀请访问时,当然不能无礼,但是他(马克龙)多次谈到贸易不平衡,法中间的贸易逆差额度高达300亿欧元,而中方在法国的投资完全没有达到、或达到应该达到的高度。重新平衡,就是要将资金导向法国经济,来增加资产、解决就业、刺激经济增长 ,这很重要。

 

另外有一点,我还要特别强调,马克龙总统在讲话中也有提及,那就是不能什么都指望政府,那些法中之间的公民社会、文化艺术、经济的交流也同样重要。不能什么都靠着两国政府。

 

问:你刚刚提到法中间的贸易逆差高达300亿欧元,300亿欧元是法国2017年贸易逆差的一半,这可不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

 

泰托:这当然不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说这一点也是总统反复强调的,北京也百分百收到了这一信息;也许我们应该少进口一些,最重要的是要向中国多出口,我想已经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为我们(的产品出口)铺平了道路。

 

问:回到刚才提到的阿海珐核能集团,合约金额大约是100 120亿欧元,其中包括技术转让,现在应该说是技术转让是必须的、不能避免的,必须要将技术给他们(中国)。

 

泰托:不,这不是不可避免的。首先,在战略工业 如国防或是可以用于国防领域的器材产品,已经和美国签署的合约就有规定,某些技术是不可以转让给中国市场的,否则美国的市场就完了。

 

问:跟中国签署(转让)的是民用核技术!

 

泰托:是的,在这个范围内,有很多是可以运作的。要知道,不能只盯着那些被禁止转让的技术、那些因为主权原因永不转让的(技术)。如果企业在这上面玩火的话,那很快就会被新政府严厉纠正,而不能再寄希望于像上一届政府那样的宽容了。

 

另一点,并不是只有国防技术。对奢侈品、酒类等消费产品来说,中国市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中国对香槟酒的需求越来越多。

 

问:还有牛肉,中国将在六个月内解禁法国的牛肉进口,当初因为疯牛病被禁。我还想谈谈经济部长勒梅尔说的话:对中国投资掠夺法国技术说 不!这里给人的感觉(勒梅尔)也是像马克龙那样在反复强调。

 

泰托:我感觉到你对智慧经济主权的关注,我也一样。我认为勒梅尔提醒遵守秩序规则是非常好的。尤其是最近,财政部的一位情报主管离开了财政部,就是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上打了点擦边球,擦边球或是说通融使用智慧经济主权的美国大公司剥削法国公司的利益。财政部的监督责任则完全被无视了。所以我想这件事让勒梅尔说了这些话,也就是说是企业的、企业领导,除了对公民的责任感、对公司和国家经营战略的理解之外,还要注意智慧经济主权,当然还有政府部门的监管,当然包括财政部,但也不完全是。

 

问:勒梅尔宣布说,他要对2014年签署的蒙特布尔(前经济部长)政令进行特别说明,这份出名的政令对法国的“战略领域”进行保护。你觉得这是否具有积极意义?

 

泰托:是的,你知道美国有一份文件叫“爱国行动”,因此,美国政府根本不用要求,那些美国公司就会自动将收集到的、有关国家安全的资料提供给相关部门。我想不能再天真下去了,看看当今世界,有越来越多的巨大的经济利益竞争,有时甚至是腥风血雨;必须要知道将战略信息留给自己。

 

掠夺数据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并不只是工业间谍活动, 还有那些巨型数码平台, 今天都是美国或中国的,我们不得不接受我们的数据被共享。我认为现在有一种意愿,执政者想改变这一状况,当然之后还是要找到资金来作(这件事)。

 

问:在这次访问中,还能感觉到对中国的一点点施压,想跟他们说:打开你们的大门,让我们的企业进入你们的市场,因为我们认为你们的市场比较封闭。

 

泰托:完全正确, (中国的)借口是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不管怎样都必须要解决了;拿法国四十大工业指数的企业做例子,它们大部分都是可投标叫价收购的,不管谁想投资都可以,当然除了战略性企业,可是在中国就不是这样了,欧洲的保险公司就不能投资收购中国保险公司。到一定时候,就必须平衡这种现象。

 

问:这话中方是否能听得进去呢?

 

泰托:首先,如果不说自然就听不到,所以必须说;此外,中国的开放是一步一步来的。接下来的一大步将是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这一刻的来到,多半是因为中国决定了,而不只是我们希望这样。到那时候,中国经济开放的会更大,不只是企业、还有银行等等。我想中国也知道这个时刻来临了。

 

问:你认为中国是市场经济吗?或是还没有?

 

泰托: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中国是市场经济,中国最近的两个五年计划就将市场活力放在了要解决问题的首位,法中基金会和中方的交谈中,可以感觉到这点是非常清楚的。中国是市场经济,虽然控制很严格,可开放,当然需要更加开放,但是她不是集体经济。

 

法广RFI 艾娃编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