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协红二代式微 习近平不再倚重


图为北京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
网络照片


刚刚出炉的中国第13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以往比较显眼的一些人物,诸如毛泽东嫡孙毛新宇,前国务院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都已出局。

这两位因为常常引起媒体话题,故最醒目。其实,还有一些中共前领导人子女也已消失。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女儿邓楠、八十年代权势仅次于邓小平的陈云的儿子陈元,中国前国家主席李先念之女李小林,中国前总理朱镕基女儿朱燕来、任仲夷之子任克雷,十大元帅之首朱德的孙子朱和平、朱德外孙刘建。前人大委员长万里之子万季飞都不在名单之内,另外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妹妹江泽慧,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也都“落选”。

 

当然,这一情形不光出在这次的政协名单,这次不过有点集中。“红二代退潮”现象使得近几个月有关习近平冷落红二代的传言再次喧嚣了起来。

 

的确,人大、政协都被视为举手机器橡皮图章,但在不在其中,却代表了党国一体的政权给你发挥橡皮图章作用与否的一种荣誉。因此,也颇可以从中观察出一点政治气候和最高领导人的心态。

 

八九之后,民间纷传曾有邓颖超与陈云等人“还是自己的孩子可靠”的叮嘱,因此在大力快速提拔老一辈领导人的子女进入高层,习近平也是其中的受益者。这些人不光在政界占有位置,在商界更有红色后代占据半壁江山的说法。“中国新富家族”一文提及,在2009年中国三千家族财富榜总榜单中,“红色家族”是构成新富豪的主体。另外,国际记者联盟近年来针对逃税天堂的大量调查资料也披露,中国红色家族海外藏富情况十分严重。

 

红二代形成了一个强势的利益集团,对一个同样出身于这个阶层但集中了党政军大权的习近平是否更加有力还是反而会起到负面作用?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有分析指出,在习近平高度拥有权力之后,红二代作为一个利益集团的存在反而对他有弊无利。红二代庞大的财产,显赫的身世,动不动闹出一点花边新闻,这可能并非给要以反腐让世人刮目的习近平所乐见。红二代中也有喜欢发表意见的,他们发出的不太中听的声音习近平也并不见得能听得进去。据有的分析称,关键的一个原因,是一些红二代仍不甘于自身地位,他们有时不太谨慎的表现,反而有所妨碍习近平的筹划。前一段有媒体就分析红二代给习近平“坏事”,说“坏事”倒不见得,他们毕竟是“自家人”,碍手碍脚倒有可能。习近平现在还需要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帮助呢?他们的影响力,能力,忠诚度,比起习近平的之江派,西北派,以及什么派都不太像但以个人超级吹捧能力赫然而出、一举进入政治局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等人相比,恐怕很有距离。习近平更需要的是这些人,习近平尚未发声,他们已见机行事,做得轰轰烈烈,比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年前在北京大举清除所谓“低端人口”,就是“揣测上意”的结果,尽管做得不太漂亮,但仍然很受最高领导人的欣赏。

 

网络曾传出,2016年10月18届六中全会后,部分红二代红三代联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和习近平,要求就各项国策提意见,并要求允许他们成立由政治背景的民间组织等等,此举并未获得批准。另据报道,同年秋天,中共退休高官宋平曾代表中共中央与退休红二代谈话,要他们约束子女和亲属在经济、金融领域的活动。

 

前不久召开了一个中共政治局党内民主生活会,其中就有一个很醒目的要求,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要管好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坚决反对特权现象,树立好的家风家规”。这是核心对周边的要求,是大权在握的习近平对自己以下的所有领导人的要求,红二代岂可除外。另外,红二代的薄熙来也时时被拿来作为反面教材。这都意味着,做红二代可以,那是历史赐予,觊觎大权不可。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习近平更不希望他们“借自己的便利”随便“妄议中央”。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