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乎?轉型正義乎?

段正明

討論司法體系的轉型正義,不應以對司法清算鬥爭或恫嚇之情緒性觀點視之。容或不應以寥寥數個荒謬判決或起訴與否之決定而否定全體司法官之貢獻,然僅憑司法自主,辦案空間不容非議云云泛稱司法獨立,則恐也認知有誤。

論者或以轉型正義威脅到司法獨立的辯證法譴責陳師孟,然卻無從迴避早被少數不肖的政客、司法官員和律師掏空之司法信任早已使整體司法信譽破產的真正問題。是以陳之言論爭議實乃司法不受國民信任問題之縮影,根源之一即在於台灣司法之轉型正義從未實踐,而枉法判決者和濫權起訴或不起訴者卻少受問責,受害者只能自認倒楣,然後全民承受司法尊嚴與信任破產之高價社會成本,今日恐難以「政黨輪替兩次」、「司法有正常救濟管道」而一言以蔽之。

波蘭經驗可供借鑑

就司法獨立方面言,內部之司法獨立乃指司法官認事用法依循演繹與歸納法則而得獨立心證且不受司法行政上級長官及同儕之影響,以及具備完善的司法官監督與答責之客觀審驗機制。而外部之司法獨立則指司法官得以抗衡來自於《憲法》其他權力以及政治之壓迫,兩者缺一則無司法獨立可言。轉型正義則係內部司法官審驗機制之一環。蓋判決或起不起訴本有賴司法官之公正性,如若司法官本身在裁決時受威權體制影響甚或認同該體制,則自無「司法獨立」可言,也就沒有司法獨立受威脅的問題。反之,若從未迎合威權體制也從未枉法裁決,辦案時只憑良心學識與證據之司法官,則可對陳師孟所言一笑置之,蓋我心無畏也。

轉型正義與司法獨立相輔相成,且係促進司法信任之基礎。近來歐盟譴責波蘭司法改革案即為是例。波蘭執政黨法律與正義黨黨主席卡欽斯基夢想所謂「非自由主義式民主」體制的「司法改革」。在其指揮下,該黨藉口波蘭現在之法官多數乃為1989年後遺留之共黨徒眾,且欠缺法治與人權意識,特別是憲法法院之法官,是以有「改革」憲法法院之必要,遂欲透過國會立法控制憲法法院。

然此卻不被波蘭人民與歐盟所接受。波蘭人民為此一專擅司法改革上街示威者眾,歐盟亦警告絕不容忍波蘭政府危害法治國原則之恣意妄為。其理由正是早在1996年與2006年波蘭就進行過兩次針對法官進行審驗的「淨化司法法」的轉型正義而除去了為共黨政府服務的「不法法官」。是以,執政黨的司法改革顯然只是濫權藉口而已,這自然受到全民反對。波蘭民眾會自動上街示威聲援,許多波蘭律師更至歐盟各國譴責波蘭政府惡行,這就是對司法官尊嚴與信任的明證。反觀我國一般人卻對陳師孟所言默不作聲,此一現象難道不值深思?

建立完整監督機制

其實認同轉型正義與司法獨立實乃相輔相成,而非辯證對立之司法官不在少數。而筆者亦敢斷言,稍有見識者均知陳師孟終究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撼動司法獨立,而司法官也終究並非陳師孟的敵人。陳師孟發言係以全體司法官應受國民之信任為起點,並以維護司法官尊嚴與司法獨立為終點。是以,透過外部監察體制建立完整的司法監督機制,並且透過立法,完善導入司法內部的轉型正義法制,重建國民對於司法的信任,這才是爭議解決之道。

律師,民間司改會歐洲特派員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