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调查接近尾声?

1月25日赶来瑞士出席达沃斯论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路透社


【要闻分析 】 :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愿意就“通俄门”调查宣誓作证,接受独立检察官问话。这是否意味着白宫头上这把达摩克利斯悬剑即将落下,通俄门调查已接近尾声?看来,事情似乎远非那么简单。

在特朗普头上的这把悬剑十分沉重,从特朗普就任之日起,就一直悬在他的头上。特朗普在抵达达沃斯前几小时对记者表示,我愿意接受独立检察官穆勒问话。特朗普补充一句:“我将宣誓作证,绝对的,我会这样做”。特朗普并且希望越快越好。一月初,特朗普还表示,接受检察官穆勒问话“不太可能”。

 

特朗普估计两到三周之内,这场问话就会发生。记者追问特朗普是否认为,穆勒将会很公正地对待他?特朗普只是表示,“我们看吧,我希望是这样”。特朗普再一次声明,竞选中没有与俄方发生任何协商行为,竞选后没有任何阻止司法调查的情况发生。

 

通俄门牵涉莫斯科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案,其形式是通过窃取情报或者传播错误信息误导舆论。在美国情报部门眼中,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毫无疑问,独立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正在对特朗普团队与莫斯科方面事先对影响美国大选走势是否有“私下协议”进行调查。

 

独立检察官穆勒2001至2013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已经对涉嫌“通俄门”的几名特朗普亲信提出起诉,其中包括曾短暂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将军,弗林已向联邦调查局做出有罪辩护。

 

现在,检察官穆勒希望在调查莫斯科是否与特朗普团队存在着秘密协商之外,更想弄清楚总统本人是否对有关通俄门的司法调查进行了阻碍。穆勒调查的重点目前集中于特朗普五月份突然解雇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一事。据科米本人在参议院宣誓作证,总统亲自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召见他,要求他停止针对弗林的调查。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特朗普已愿意接受独立检察官问话,这是否意味着极敏感的“通俄门”调查接近了终点?如同特朗普所希望的那样?对此很难做出一个简单明确的回答。

 

分析指出,有诸多理由,应对“通俄门”的最终结果抱持谨慎态度。一方面,白宫揭露这是一场阴谋,另一方面,民主党希望此案最终导致弹劾特朗普。

 

从两周前认为不可能接受问话到周三突然转向,特朗普转变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谁也无法清楚,特朗普的这一声明是即兴发挥如同他经常所作的那样还是与他的法律团队研究后做出的决定。特朗普表示愿意宣誓作证,这意味着他将当着一个大陪审团听证,这样,特朗普将有可能冒着被指责背誓的风险。白宫特别法律顾问科布周三则对总统的宣示采取了审慎的态度,他说总统当时表达的“很匆促”,但他又说总统无疑决心与检察官全面合作。

 

不过,换角度看,这一声明可看作是一种战略姿态,总统公开表明他有良好的愿望,这是他敢于肯定自己无可指摘,以及期望尽快结束通俄门调查。然后让他的法律团队私底下去对听证条件进行艰苦的谈判。

 

特朗普深信不疑,通俄门事件是忠于奥巴马的一方点燃的一把火,想从他手中夺取从投票箱获得的胜利,至今,民主党阵营都认为本应属于他们的胜利被盗走。特朗普认为所谓莫斯科通过散布流言扰乱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只是为了用来进行这样一场毫无根据的调查的说辞。

 

尽管特朗普的前顾问弗林已承认对联邦调查局撒谎,接受司法调查,尽管之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三位人士包括他的竞选办公室主任都已被提起起诉,特朗普至少在关键的一点上是对的,就目前而言,没有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当局之间有过私下的协商。

 

因此,特朗普不停地宣布通俄门调查很快就会终结,因为独立检察官穆勒毫无所获。当然,特朗普的表述无非是在简化这一调查,故意装作不知道这样一场调查不同寻常的影响力。

 

因为,穆勒被委托的使命是对所有涉及俄罗斯当局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联系进行调查,对所有因调查而生发出的问题进行调查。因而,穆勒正在进行的是一个强化了独立性的超级调查,他谨慎从事,有条不紊,首先对总统解雇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是否是为了阻碍针对通俄门的调查而进行调查。

 

最近几周这一调查似乎加速进行,穆勒已听取了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司法部长塞申斯,以及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蓬佩奥的声明。

 

一些人由此得出穆勒将就总统是否阻碍司法调查很快得出结论,但是,就通俄门事件本身,目前很难出调查很快就会结束的结论。一些熟悉穆勒的人士则表示,这是一个坚韧不拔的调查官,对自己在终结调查时会发生地动山摇毫不怀疑。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