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新版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这是中国教育部删除文革专章的新版历史教科书八年级下册送审本网络照片

 

【公民论坛 】 : 主管教育的中国官方机构今年1月10日推出新版历史教材。这部供初中二年级学生使用的历史教科书,将在2019年正式投入使用。这部历史教科书对多段历史的定位或内容进行了调整或删减,引发多方议论。我们请旅美学者陈破空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新编历史教科书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关于文革这段历史的处理。文革虽然已经成为历史,却依然可引发巨大争议。具有“十年动乱”之称的这段历史,在新的教科书中被归入到“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内容中。你认为,这种做法寓意何在?

 

陈破空: 我们都知道,文革是破坏、大破坏。现在(新的教科书)不仅把文革这个章节拿下来,而且归到“社会主义建设十年探索”中,说成是“艰辛的探索,十年建设”。把大破坏归于大建设。这是对历史的黑白颠倒,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中共本身,当时在毛泽东死亡之后,文革结束,华国锋和邓小平先后主持的中共中央已经对文革做了明确的否认,认为这是十年动乱,使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承认是大破坏。所以在1981年“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经有了明确的否定。现在的习近平当局却悄悄地篡改教科书。不仅是对历史的篡改,而且是对当时的中央集体决议的否定。这是一个危险的复辟潮。

 

法广:新教科书对毛泽东本人的评价及党内权力斗争的概念也都进行了修正。重新评价毛泽东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抹掉“党内权力斗争”的概念?

 

陈破空: 在旧版本的中学课本里边,说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内出现了修正主义。所以认为资本主义复辟是中国的一个危险。但是现在的新编教科书却把毛泽东“错误地”、把“错误地”三个字去掉了。另外认为“党内出现了修正主义”也去掉了,只是说“毛泽东认为中国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这个说法就变得,对毛泽东本人来说,比较中性,“错误地”拿掉,只说“毛泽东认为”,把“党内出现修正主义”拿掉了,就遮掩了当时党内激烈的权利斗争。实际上,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就是起源于毛泽东跟刘少奇的权力斗争。当时刘少奇已经控制了党政系统。毛泽东受到一定程度的架空。再加上之前毛泽东的大跃进、大饥荒,不仅在国内民间不得人心,在党内也不得人心。刘少奇恢复经济工作,在党内声望很高。毛泽东跟刘少奇的权利斗争是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但是这样一个新编教科书,一个篡改的手法,不仅把党内斗争、权力斗争遮掩掉、遮丑;另一方面,把毛泽东的错误也就淡化了、拿下了。而毛泽东的错误是在1981年,中共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明确说: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错误。现在篡改教科书的做法,就把毛泽东犯了严重错误拿掉,就好象毛泽东一生都没有犯错,就显露了习近平当局试图树立毛泽东、给毛泽东恢复名誉,甚至给文革翻案这么一种危险的趋势。

 

法广:新版教科书的审定单位是教育部,教育部是否真有这么大的权利?

 

陈破空:表面上关于教科书的审编是中国的教育部,教育部属于国务院管。但是事实上根据相关的渠道显示,教科书并不能通过教育部就能够成立。尤其是关于历史和政治类。它实际上是和中宣部合编,而中宣部参与审计。中宣部直接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来主办。教科书最后的拍板者是政治局常委,那就是现任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教育部只是挂名的,它必须执行党的指示。党不仅管军队、管政府,而且党也管教育。按照习近平重复毛泽东的话就是: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所以最终的拍板权在政治局常委,在高层。所以这个教科书的出笼不简单,它是现任中共高层的一种 意志的反应。

 

法广:王沪宁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人物?他为什么得以服务于三朝最高领导人?

 

陈破空:王沪宁的父亲本是解放军的一位南下干部,在文革中也受到一定冲击、受到批斗。他父亲受到的批斗程度很小。他父亲为了保护王沪宁和另外两个兄弟(三个儿子),就把他们关在家里,让他们一天到晚地抄毛泽东选集,另外学习马恩列斯的著作。所以王沪宁本人在文革中受到的冲击比较少,但是读了很多马列书,同时手抄毛泽东选集,可以说是抄得筋疲力尽。那么(他)从中是否就浸染了毛泽东的思想和文革的气息?很有可能。因为王沪宁这个人从年轻时代到现在,看上去都比较偏左,但胆子小,如果说,他父亲受迫害,他还为文革辩护的话,那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是受害者爱上了、被迫害者所同化。但实际上他父亲受到的冲击小,相对说来,在这个大冲击、大破坏年代,有可能王沪宁的家庭还是文革的受益者。很可能是文革的既得利益者。就是文革没有受到冲击,反而过得比较优越的生活。没有看到他们的家庭出现经济或者政治上的困难。也可能是作为文革的既得利益者,并不对文革有所反感。再有,就是王沪宁本人其实谨小慎微,非常胆战心惊,而且见风使舵。由于他这种性格,小心地看上方的眼色,所以才能够在三朝存活。被江泽民所重用,后来被胡锦涛所重用,再后来被习近平所倚重。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为三朝元老、三朝智囊,一方面反映他的性格谨小慎微,另一方面反映他有一定的文字方面的功夫,或者说一定的思维的长处,能够为最高领导人所接纳。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中国领导层的这种保守与落后。因为连换了三代领导人,前两人每人都执政长达十年,所谓的首席智囊、所谓的笔杆子仍然是同一个人, 这可以看出他们思想的僵化,意识形态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由于王沪宁是这么一位胆小谨慎的人,所以这次关于文革、教科书对文革的翻案、对毛泽东的重评,有可能是来自习近平的指令。王沪宁本人还没这么大的胆子,私自动手,一定是得到习近平的某种指示,或者暗示,王沪宁才动手。王沪宁是坚决执行上方的命令。完全不会违抗的。所以说他表面上是江派,实际上到了后来,新的主子上来,他就去忠诚新的主子。忠于胡锦涛,然后忠于习近平。所以这件事情不简单,也就是不仅仅到王沪宁这个层级,恐怕是到了习近平层级。习近平的意志的一个体现。 这种文革翻案潮或者篡改教科书。

 

法广:最后请谈谈,毛左势力如今在中国起着怎样的作用,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从很突出的毛左势力来看,似乎没有形成一个很大的势力。 但是毛左派本身在中共具有正统地位。一方面,它符合党章,再一个,也符合现行的共产党的宪法。因为不论是党章还是宪法,都强调共产党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强调毛泽东思想。而毛泽东不仅他的画像仍然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尽管他让亿万生灵涂炭,但他的画像依然挂在天安门城楼,而且他的遗体(尸体)仍然占据天安门广场。由于这样象征性符合,所以证明了毛泽东依然是共产党的灵魂,创始人。

 

毛左派就是打着毛泽东的旗帜继续走左的道路,走所谓社会主义道路,反对与毛泽东路线有任何相左的东西。他们不仅反对民主派、自由派,反对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而且他们反对现任的领导层的现实的做法。当然他们也反对现任的官场的贪污腐败。毛左派的思维非常复杂:即基于历史的误会,也基于毛泽东阴魂不散,同时对现实不满的一个集中体现。这些人本来为数不多,但是由于占居了党章和宪法中的合法性,所以就成为一个中共党内的合法力量,在社会上也理直气壮。当毛左派和自由派发生冲突的时候,那下到大牢里的都是自由派,毛左派不管有多左,基本上不会下到大牢里。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局、最高领导对他们非常地畏惧、忌讳、忌惮。最明显的就是当时薄熙来在重庆,为了叫板政治局常委这个位置,问鼎中央,他搞了一套唱红打黑,其中一个唱红,就是走毛左路线,薄熙来当时的判断就是:只要走毛左路线就没问题。一方面,很多人对现实不满,希望回到毛泽东那种平均主义的时代,所以他迎合了中下层那种怀旧的情绪,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唱红,搞毛左这一套是符合党章、符合宪法,是正统,党内没法反对,所以他搞的风生水起,在重庆搞的动作非常大,声势喧天。后来薄熙来因为王立军事件意外倒台,而习近平上来之后,感受到薄熙来对他的威胁,权力的威胁,但他也感受到薄熙来那一套管用,所以习近平后来为了稳定共产党的基本牌,这个基本牌实际上就是以毛左派为核心的。他为了稳定党内的基本牌显示自己是共产党的传人、是既得利益的维护者、是维护的共产党,然后他要巩固权力,选择性地反腐。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实际上走了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那就是另一种唱红打黑。唱红,就是往左走,高喊高举毛泽东的旗帜,打黑,就是反贪、反腐,选择性反腐,这个过程中他觉得这一套权力斗争的法术很有用。所以毛左派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过去五年,毛左派和习近平是互相借重,习近平借重毛左派,现实习近平好象是共产党的正宗领导人,来打击党内任何政敌。反过来,毛左派也借重习近平的大权在握,进一步地阵势高涨,而且 人数扩大,活动空间获得空前的提高。在这样的情况下,毛左派的气焰已经逼得中央不得不修改文革历史的地步。就可见毛左派的阵势影响之巨大,可以说,不仅在党章和宪法中占居了合法的位置,而且在他们的声音上,在他们的音量上,都是以特高的分贝占据了一个主流位置。所以可以说毛左派是尾大不掉,近呢,可以巩固极左的统治集团,如果稍不注意,它也可以让最高领导层翻船。最高领导层正是在这种矛盾心态下,一方面在左右中徘徊,但是另一方面觉得毛左派得罪不起。再一个,要把毛左派收为己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触动了这种篡改文革史、为毛泽东偷偷恢复名誉的这种倒行逆施、复辟的做法。

 

法广RFI 流芳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