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邪惡在香港蔓延


前納粹黨衞軍艾希曼(左二)自稱僅遵從命令否認屠殺猶太人罪名,但最後仍被判有罪。後世以「平庸的邪惡」形容僅執行邪惡命令而無獨立思考的人。美聯社資料圖片

中共決心撕毀《中英聯合聲明》上對香港民主自由的保證,以近乎莫須有方式DQ周庭,大搞伊朗式直選,伊朗式直選是不是直選,大家心裏有數。而這件事操刀的選舉主任,是一位公務員。

以往香港有公務員政治中立,謹守香港核心價值等神話,在英國離開香港的頭十年,這句話還講得通,否則也不會有王永平、林超英等人離開政府後屢屢炮轟政府胡來,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變成泛民主派領袖之一。只不過,香港公務員文化始終敵不過香港那種「搵食大晒」的平庸邪惡文化,由紀律部隊到高級公務員都出現嚴重腐敗情況,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高效公務員系統,隨時變成1930年代的納粹德國公務員系統一樣,變成一部為政權做盡邪惡事情的殺人機器,鄧如欣人神共憤的決定只是開端。

黑白不分 公僕恐變國家機器

首先,香港那種誠如黃子華金句所講「搵食箒,犯法呀」,以為執行命令便可以免除罪責的文化,本身已經滋長於邪惡的土壤,否則怎會有朱經緯、暗角七警之流可以犯了罪還理直氣壯不認罪。他們與1960年,由以色列情報機構Mossad(摩薩德)由阿根廷綁架回以色列受審、前納粹黨衞軍蓋世太保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沒分別。執行惡名昭彰萬湖會議(Wannsee Conference)屠殺猶太人決定的艾希曼,一直都以他只是執行命令否認屠殺猶太人罪名,但最後以色列還是判他有罪。後世才有「平庸的邪惡」之說,去形容那些想也不想去執行邪惡命令的傢伙。兩德統一後,德國法院判決那些奉命射殺逃亡東德人民的前東德軍人,便是要對付這些平庸的邪惡。人不是機械人,理應有獨立思考,可以判斷命令本身是否合法和邪惡。

當年納粹德國為了確保德國公共行政系統能夠高效執行,當然會將納粹的垃圾思維向公務員灌輸,所以德國軍隊變成向希特拉一人效忠,德國很多政府部門都出現納粹徽章,那些洗腦活動更不在話下,所以二次大戰後,美、英、法三國佔領區才要大搞去納粹化行動撥亂反正。如今,香港政府大搞甚麼公務員北上培訓,那些統戰活動,與共產黨那些黨官「交朋友」,甚至慫恿他們北上置業,賺了些小錢,對那些本來就缺乏獨立思考,只懂執行命令的傢伙尤其有效,因此,現在的香港人,與1930年代那些德國人一樣,都是面對一群高效率,受專業訓練,但完全缺乏獨立思考,只會不理是非黑白去執行命令的國家機器。比DQ周庭、暗角打人這些事更離譜的事陸續有來,只不過現在由紀律部隊蔓延到本來應屬最精英、最有主見的政務主任體系。

香港人很難指望這些公務員會去捍衞香港核心價值,那是緣木求魚。香港已經出現政府機構的系統性腐敗,香港政府的官腔會依然用英治年代的官腔回應市民,但內裏內容已經不是同一回事。如果香港人繼續像王菀之之流一樣討厭政治,只顧所謂討生活不理是非黑白,甚至擔當勝利球迷走去中共那邊的行列,香港很大機會變成像納粹德國一樣高效而沒有是非的社會,直至中共這個獨裁體制因野心太大,一如納粹德國和蘇聯一樣潰亡為止,但日後要執拾殘局也是一條漫長,而且可能要跨代進行的道路,大家看到德國納粹瘋狂統治十二年要付出的代價,真的不寒而慄。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