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除惡風暴起 習薄區別在哪裏

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日前聯合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在神州大地掀起掃黑除惡的風暴。這場風暴從一開始就引起自由派的反彈,並將之與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的「唱紅打黑」相提並論,但這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論調,難免有失偏頗。

中共掃黑除惡幾乎每隔幾年都搞一場,以往由中央政法委發文並主導,今次是由中共中央與國務院聯合發文,顯然這場鬥爭的層級更高,由最高領導人親自掌握,由各省市書記、省(市)長具體指揮,各地方政法機構全力參與,是今後一段時間的中心工作。

如果說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的打黑是為了個人立威需要,那麼今次的掃黑除惡,則是為鞏固中共執政地位而出發。薄熙來當年被貶重慶,遭到地方勢力強力掣肘,為了打開工作局面,也為了爭取在十八大時進身政治局常委,薄熙來依賴王立軍在重慶發動唱紅打黑,但打黑粗製濫造,不少案件違背司法正義與程序正義,結果打黑變成黑打,一些薄熙來的政治對手被誣為黑勢力後台而遭整治,由此製造了一系列冤假錯案。

以黑謀財 以政庇黑

而今次掃黑除惡則與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相結合,無論出發點與落腳點都與過去有顯著區別。中國黑惡勢力活動近年來逐漸趨於隱蔽,組織形態、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發生改變。眾所周知,經過幾十年蔓延與嬗變,中國黑惡勢力已從原本的街頭打打殺殺,蛻變成集團化商業經營、國際化聯絡網絡、多元化市場主體,變得更加隱蔽、更加龐大,有些甚至染指政權。

比如四川前首富劉漢的黑惡勢力,不僅打通了周永康的天地線,而且將觸鬚伸到澳洲、澳門,實行集團化的上市經營,其動員的經濟能量超過一千億元,劉漢還成為四川的地下組織部長,對當地重要崗位的安排具有一錘定音的作用。

類似劉漢的黑惡勢力在神州大地比比皆是,他們已不是過往那些操刀持槍的惡勢力形象,而是與官員們、商人們推杯把盞的董事長、總經理,一些甚至已成為地方官員,形成以黑謀財、以惡護商、以商謀政、以政庇黑的利益鏈條。在一些地方,白天紅社會,晚上黑社會,不僅嚴重破壞市場經濟秩序,也重創法治的公平正義,更使官場生態黑惡化。為此,一些有識之士曾經大聲疾呼:試看今日之神州,竟是誰家之天下?

黑惡勢力之所以屢屢「春風吹又生」,主要是過去的掃黑除惡並沒有與反腐整風結合在一起,也沒有與基層政權建設結合在一起,未有將黑惡勢力的政治靠山連根拔除,結果只能是治標不治本,一旦時機成熟,這些黑惡勢力又會冒起。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