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能扭轉教廷的綏靖嗎?


陳日君樞機曾發公開信表示,若中梵建交協議是不好的,他不介意成為其最大阻礙。資料圖片

外國傳媒報道,86歲的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樞機月中冒着嚴寒,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排隊,等待教宗方濟各舉行公開接見儀式。陳日君向記者表示,要將一封信交給教宗,信件將呈現「中國天主教徒處境真的很糟糕」,希望教宗可以知道中國地下教會的心聲,教宗向陳日君保證會讀這封信。

香港媒體日前亦報道,梵蒂岡有意向北京低頭,強迫長期受共產黨迫害的、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而由共產黨決定的人選接替。此舉是對數十年來忠於教廷、持守信仰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的背叛,後果將極為嚴重。

有人說這是越南模式的重演。然而,教廷與越南當局改善關係的越南模式,並未觸及天主教世界的完整性及教廷對主教的任命權。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經歷詳細的諮詢及審查,然後由教廷任命,只是教廷在任命越南主教時,會提前數天知會越南政府,僅此而已。而且,越南政府近年來對教廷所有的任命都表示尊重。越南天主教會甚至獨立申辦已故阮文順樞機的封聖程序,而阮文順樞機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13年。越南政府對封聖的問題,採取「低調」但「開放而寬容」的態度。

假如說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國家敲定,對越南各個相關教區信眾來說,實是不能接受的侮辱。然而,這樣的荒唐事就在中國施施然地發生了。

納粹德國崛起之時,當時的教宗就向希特拉暗送秋波,簽訂秘密協議,對納粹迫害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迫害猶太人等殘暴行為視若無睹。如今,教廷如再次犯同樣的錯誤,等於是自毀長城,信奉被馬克思主義玷污的拉美解放神學的教宗,也可能在天主教的歷史上扮演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

當年,蘇聯領導人史太林不屑地說:「教宗,他有幾個師的軍隊?」史太林萬萬沒有想到,正是波蘭裔的教宗若望.保羅二世依靠信仰和道德的力量,激起蘇聯東歐集團內部的人民對共產集權制度的反抗。若望.保羅二世與美國總統列根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一起併肩作戰,成為埋葬蘇聯的「三駕馬車」。

中共政權並不比前蘇聯善良,中共對宗教信仰自由及普遍人權的戕害,尤有過之而無不及。教廷如果向中共卑躬屈膝,不僅不能改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的艱難處境,反倒給予在苦難中的中國信徒殘忍的第二次傷害。陳日君看到了中國統治香港之後香港社會的日漸沉淪,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萎縮,更看到了習近平掌權後中國人權狀況的急劇惡化,推倒教堂、焚燒十字架、拘押神職人員和信徒,宛如羅馬暴君尼祿再世。然而,陳日君能力挽狂瀾,說服偏行己意的教宗和教廷嗎?

余杰 旅美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