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中共趕絕香港年輕人政黨



中共早前透過所謂「人大釋法」,即事後變更議員宣誓要求,變相以時光機宣布以往的宣誓無效,取消六名香港立法會議員的議席,拖延近年半之後終於進入補選階段,六個其中四個議席,將會於今年的3月11日補選;中共駐香港的中聯辦,由以往的幕後走到台前,直接下指令去統合所有親北京的政黨,而民主派雖然內鬥暗鬥不斷,表面看仍團結了多數政黨與支持者,透過初選解決了一些分歧;這時又立即再傳出,中共打算再DQ即取消其中兩位參選人的資格,即九龍西參選的姚松炎,與香港島的周庭;最後宣稱要取消的姚松炎在回答問題之後,成功確認參選資格;而周庭卻因其政黨的關係,以荒謬的理由被拒參選,令年輕一代「傘後世代」的政黨,幾乎全軍覆沒,全部被中共禁止參選香港的立法會。

中共禁止周庭參選的理由,是因為其所屬政黨香港眾志提倡「自決」;港共政府的選舉主任在沒有查詢周庭任何問題之前,就已經宣布取消其參選資格;反之另一位獨立候選人陳國強,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曾因其支持港獨的立場,被禁止參選,今次卻收到選舉主任的對其「香港獨立」立場的查詢。這種雙重標準的處理手法,即說明了中共根本就是借此對香港眾志作出政治打壓,因為香港眾志不但從未表態支持香港獨立,甚至曾多次攻擊港獨派,如黃之鋒曾嘲弄港獨派沒有軍火也無能力革命,說港獨「膚淺」,不但沒有國際支持,只是擺激進姿態,以及最終會退潮。因此事實上香港眾志從未支持過港獨,只是認為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命運而已。

更甚者香港眾志的所謂「自決」選項,不是今日搞自決,也不是未來三十年內搞自決,而是三十年後才去自決香港的命運──對於2047年即所謂「五十年不變」後,香港前途問題的探討;比起陳國強所說的香港獨立,或者以往一些參選者曾呼籲「香港建國」等的立場,根本完全不能比;事實上2047年之後香港人要採取甚麼政體,究竟是要和中國「一國一制」,還是維持「一國兩制」,又或者以甚麼形式去和大陸政府維持關係,這在當初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時,都屬於可開放討論的問題,那麼討論2047後香港人的選擇,又怎麼會變成「港獨」了?至多是提倡香港人「有權」去表態,當事人甚至多次說自己不支持,以此攻擊「自決派」屬「支持港獨」,可謂「砌生豬肉」。

況且如果香港特區政府,真的中共所聲稱有「廣泛代表性」,能代表「香港民意」,那麼特區政府的決定,不應就是香港人民的「自決」嗎?難道特區政府承認自己無力代表香港人民?也違反香港民意?難道中共視香港特區政府,有如八十年代的「港英政府」般,是「殖民政府」,作為「三腳凳」而無權代表香港人?何況提出這些主張的,是香港眾志這個政黨,而不是周庭這個人;周庭卻在完全不容許答辯的情況下被DQ,反之其他人卻提供了答辯的機會──當然所有人,包括支持港獨的人士,都絕不應被DQ,但單從這項完全不合符常理的雙重標準,即可見到政治打壓的痕跡。中共對所謂「港獨」的標準可鬆可緊,可寬可嚴,純粹是對人而不對事而已。

香港的法治已變成了中共的人治,最違反基本法的,當然是中共自己──無論是鄧小平承諾的「五十年不變」,或江澤民承諾的「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或者基本法白紙黑字承諾的2007/2008年普選,已經完全送進了歷史的垃圾崗;年輕一代的參政之路完全被封殺,看來中共對香港的殖民政策,是打算消滅香港整個世代的年輕人,這和追求政府與社會的政治穩定,完全背道而馳。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