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特首包庇引火自焚 司長解話自暴其醜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面對傳媒揭露其僭建醜聞,表面上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其實是有備而來,只不過不是交代實情,而是左閃右避隱瞞真相,罔顧社會質疑,但求僥倖過關保住權位。

醜聞曝光以來,鄭若驊首先三緘其口,一切由特首林鄭月娥向立法會解釋,並要求大家多多包容。到上周日(14日),鄭若驊表明不會到立法會交代其僭建問題後,卻上了“商業電台”接受訪問,然後臨近午夜再出新聞稿,自爆還有其他物業有僭建待改正。

鄭若驊和林鄭兵分兩路,反映特區政府毫無誠意交代問題。她們看來堅定不移,絕對不會向立法機關交代,因為她們認定僭建只是私事一宗,與律政工作也與司長所必須的誠信無關,何須向立法會交代。更何況,任由議員自由質問,坦白不是閃避又不是,恐怕最後招架不來,大家看在眼裡,司長土頭灰臉,只會更惹人反感,倒不如由林鄭攬上身,消耗她的公信力來擋住議員的抨擊。

由第一日開始,林鄭的解說是求情多於辯護。既然理無可辯,她只好放下身段,特首變身大媽,不説理了,只說什麼司長“太忙”、“欠政治敏感度”、“不為意有僭建”等等,只求議員包容,放鄭若驊一馬,不要再追究她是否僭建,還是知情不報。

不過,林鄭表面柔軟,僭建直認不諱,實際上是“軟皮蛇”,對鄭不會有任何行動。鄭若燁家中僭建物是否出自她的主意?若非,她是否早已知情而不報?還是由始至終懵然不知僭建為何物?林鄭對這些問題完全不感興趣,反正她對鄭所說的一切都深信不疑,所以鄭是否無視法紀知法犯法,林鄭絕不會作特別調查再向公眾交代,以釋疑慮。問題是特首若非縱容包庇,怎樣可憑下屬一面之詞,不用等待屋宇署的調查結果,就能預先斷定鄭是無辜?還是特首早知鄭是明知故犯,只是裝作若無其事?

可以說,林鄭是負責擋住議員批評的防火牆,再讓鄭若驊通過官方御用傳媒親自向市民解釋和道歉,博取同情,以挽回聲譽。兩人互相掩護,一面堵塞一面疏導, 希望隨住新年度律政工作的展開,鄭進入新角色,大家的視線便不再盯住醜聞了。

不過,政府的如意算盤難以得逞。首先,林鄭的“大媽”言論,不問是非真偽,只求得過且過,以自己的包庇,再要求別人的包容,為鄭若驊遮羞,道理不通,也有失體統。對民主派議員,經歷近年政府連番打壓,林鄭並無任何承諾改善,更不要說有何優惠,卻只懂要求他們以德報怨,實在是天方夜談。對保皇黨議員,3月11日立法會補選在即,跟車太貼,輕輕放過鄭若驊,相信會得失不少中間選民,因此不會輕易放水賣賬。

其次,鄭若驊在大氣電波的解說只是舊調重彈,依稿照讀,內容不盡不實,即使在御用媒體主持護航下,也顯得軟弱無力,難以取信於民。更何況,情況看來越弄越糟,隨住鄭自爆自己還有其他物業有僭建物仍待處理,媒體順藤摸瓜,又發現她一個以個人名義購買的物業,享有首次置業優惠,免付新辣招的税款約1600萬元。

那就很奇怪了,她常說她忙得連發現僭建物的時間也沒有,而出手又疏爽得以加倍價錢買樓卻毫不知情,但如今又可以謹小慎微,精打細算,不放過首次置業優惠,而且還簽名認定該物業有僭建物。前後兩個樣,究竟哪個才是鄭若驊?

再者,林鄭未弄清事件真相便主動為司長辯解,只會弄巧反拙,引起更多疑問。是否由於政府品格審查工作疏忽失誤,沒有及時阻止鄭若驊走馬上任,所以林鄭有責任包庇到底?還是林鄭早知她知法犯法也支持她,因此便義無反顧撐到底?又還是鄭若驊向政府虛報情況,林鄭被騙後,不想醜事外傳而被迫隱瞞?

看來要交代的,除了聲稱忙得無時間處理自己物業卻又有六、七個物業的鄭若驊之外,還有由始至今不問究竟都可以把一面之詞當作事實的林鄭。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