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曾命黑老大照顧其子 助黑幫「滅門」對手



據央視新聞1月26日報道,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的《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指出要把掃黑除惡與反腐敗鬥爭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

消息一出,群眾紛紛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這一順應民心所向的重大「逐疫」行動擊節叫好。涉黑腐敗,是最「黑」、最「惡」的腐敗之一,是不法分子橫行鄉里、魚肉百姓、擾民害民的重要因素。特別是一些領導幹部台上談打黑,台下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自打自臉,演兩面人。

周永康作為十八大以來級別最高的落馬官員,浸淫公安與政法系統長達十年,多次在公開場合大談打黑除惡,背後卻無形中充當著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四川的劉漢涉黑集團了。

劉漢是四川有名的富豪,涉足房地產、礦產、建築等多個領域,坐擁至少400億資產。

當年,劉漢曾被列為公安機關查處名單,隨後又從名單上消失。此後,劉漢通過資本運作迅速把產業擴充到外省、外國,建立了礦業帝國、資本帝國。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一個「貴人」——周濱。

彼時,周濱的父親周永康由四川省委書記調任公安部部長。

在四川,周濱看上了一處風景區,後因開發難度大放棄,劉漢知曉後,一個「賠本賺關係」的買賣開始計劃。而就在周濱在四川到處尋找項目時,已經調任北京的周永康親自打電話告訴劉漢,「要照顧好周濱」。

在這一背景下,劉漢以近2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個僅價值幾百萬的旅遊項目。至此,劉漢與周濱相識並進一步開展了諸如水電站開發等項目。

而周濱幫助劉漢干的其中一件大事兒是將劉漢的競爭對手「滅門」。

1994年到1997年,劉漢在期貨市場上炒作大豆、鋼材,成了億萬富翁。在此期間,劉漢與大連的老闆袁寶璟結下了冤仇。袁的下屬,遼陽市公安局刑警隊原隊長汪興為了「教訓」劉漢,雇凶槍殺劉漢卻未能成功,隨後,袁氏兄弟被抓。2006年袁寶璟被判處死刑,同時被判處死刑的,還有袁寶琦、袁寶森,這三個人被立即執行死刑,另一個堂弟袁寶福被判死緩。按理說,買兇殺人,被殺的還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傢伙,怎麼會把兄弟三人都處死呢?因為劉漢與周濱交往密切,而周濱的父親周永康當時已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所以劉漢才可以公權私用,官報私仇。

隨後劉漢集團更加的無法無天,在公開的資料上,這個團伙至少已經背了9條人命,重傷過15人。

2014年2月,劉漢等3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及故意殺人等案件被提起公訴。2015年2月,經過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劉漢、劉維等5人執行死刑。

當然,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未必只有周永康這種級別的領導,甚至還有街道辦主任。

「沙井新義安」這一黑社會性質組織盤踞沙井街道多年,長期通過非法手段經營廢品收購、碼頭運輸、房地產等行業,實施故意傷害、敲詐勒索、販賣毒品、賄賂國家工作人員等大量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秩序。

2012年1月,深圳市公安局在打黑行動中,發現該組織主要頭目陳垚東與時任沙井街道黨工委書記、辦事處主任的劉少雄關係十分密切。

與陳垚東的交往,使劉少雄獲得了大量利益和好處。在貪慾作祟下,他逐漸喪失了黨性和原則,不僅不依法履行職責、打擊黑惡勢力,還與陳垚東等人長期交往、收受賄賂,縱容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在街道轄區內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甚至在沙二村發生群體性事件時,劉少雄並未通過正當途徑,而是借助陳垚東黑社會性質組織主要頭目身份去平息事態。

2013年,劉少雄和陳垚東均被判處無期。

儘管街道一把手級別不算很高(在深圳,一般為正處級),但權力極大。如劉少雄,每年手上審批出去的資金達上億元,街道大小事務由其一人說了算。另一方面,理想信念的滑坡,人生觀、價值觀的扭曲,則是劉少雄等街道一把手墮落的內因。

如今,中央決心堅如磐石,掃黑除惡利劍高懸,人民群眾鼎力支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無私無畏、驍勇善戰、攻堅克難,定會讓「保護傘」身現原形。當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這場硬仗的合圍之勢形成時,黑惡勢力必然土崩瓦解!

香港 文匯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