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考驗習近平的治國理念和執政能力



梁京

習近平決定在中國展開一場「掃黑除惡」運動,這個運動將成為對他的治國理念和執政能力的一個嚴峻考驗。

多年來,中國地方和基層治理的黑社會化,一直呈愈演愈烈之勢,那麼,他為什麼選擇在自己第二個任期,而不是更早就開展這個運動?這顯然與習近平不得不首先鞏固自己的權力有很大關係。權力不穩,其他問題都很難排上日程,於是金融和地方及基層治理這兩個危機的惡化,都成為習近平集權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正如一些評論指出的,習近平“掃黑除惡”與他強力反腐一樣,有非常直接的政治動機,比如說清洗政治對手在政法系統的勢力,也會有類似當年薄熙來重慶打黑的財政動機,也就是從那些受到政敵保護的地方富商和黑惡勢力中,奪得一筆數量可觀的財富,以緩解地方財政的危機。但是,“掃黑除惡”畢竟與高層打虎有重大區別,因為這個運動必然觸及底層社會的權力和利益結構,因而涉及到社會基本秩序的穩定。因此,如果此次“掃黑除惡”的結果是加劇社會秩序的危機,將會給習近平帶來更大的麻煩。

應該說,這個風險是非常大的。原因之一,與習近平偏愛中央集權的治國理念有很大關係。習近平為了鞏固個人和中央的權力,避免選拔任何有個人魅力的官員擔當地方大員的重任。這一點對於“掃黑除惡”非常不利。我們都知道,在法治不彰的中國,要在地方“掃黑除惡”,必須靠有道德威望和個人魅力的“包公”式人物。也就是說,沒有強龍,難壓地頭蛇。

但如今舉目四望,在中國的大員中可以說找不到一個這樣的“強龍”。我相信,這將會給習近平的“掃黑除惡”帶來相當大的難題。北京的蔡奇出師不利,雖然給習近平帶來很大的政治損失,但習不敢處置,說明習近平已經認識到,他如果像當年胡錦濤在非典爆發時那樣撤掉自己的愛將,就更加無人勇於任事了。但如果地方大員“掃黑除惡”都像蔡奇驅趕低端人口那樣亂來,局面也將難以收拾。總之,如今習近平重用的地方大員,既無地方根基,又無個人魅力,會給“掃黑除惡”帶來很大變數。

“掃黑除惡”的另一個難題,就是中國經濟已深陷困境。在前些年地方政府財力充足的時候,官場中有一句話很流行,就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但現在的問題恰恰是,錢本身成了問題。在財政動機推動下的“掃黑除惡”,必然會帶來類似李莊案那樣以黑打黑的司法黑暗,但在經濟增長乏力,就業越來越困難的今天,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就是,掃黑除惡可能危及許多小人物的生計。不難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就是,有越來越多人的生計,事實上與黑惡勢力的各種非法經營活動密切相關。

基於以上分析,我認為“掃黑除惡”一開始推而不動的可能性不小。這是否意味著這場運動會不了了之呢?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在沒有法治的社會,黑惡勢力是一種惡性腫瘤,不可能像法治社會那樣,成為正常秩序能長期忍受的一種病症。因此,在中央對各省大員的高壓下,“掃黑除惡”終成風暴也是難免的事。到那時,沒有司法公正程序約束的所謂監察機構是否能控制住局面,習近平還能不能守住不輕易開殺戒的底線,中國的基層秩序能否承受住一種人人自危、為自保而相互加害的局面?都將是習近平不得不面對的難題和挑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