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DQ香港一代人


周庭被被剝奪立法會參選權,意味整個香港眾志日後都可能不獲得參選權。資料圖片

周庭被選舉主任鄧如欣以迹近株連的罪名取消參選立法會補選的資格,也終身剝奪了香港眾志的政治權利,更甚是連香港年輕一代最後、最卑微的選舉權利也奪走,在議會發聲無望下,鬱結的年輕人只會投向一次比一次激烈的街頭運動。

不要糾結鄧如欣拒絕周庭參選的理由是多麼荒謬,也毋須辯論林鄭月娥、張建宗的解釋是如何前後矛盾及理虧,更不必妄想選舉主任會DQ陳家珮、鄭泳舜等建制派,所謂的建制派法律人士也不用多費唇舌,以法律角度為政府的政治決定辯護。因為現實就是阿爺話事,誰愛國、誰真誠擁護《基本法》都是阿爺說了算。一如去年特首選舉,曾俊華也被左報說成是勾結外國勢力。而且今日港獨、自決被DQ,他日就會輪到本土、進步民主派被篩走,最後甚至連民主派都不符參選資格,餘下可以順利參選的,只有黃成智、民主思路之流的忠誠反對派。

由反國民教育開始,青年學運領袖聲名鵲起,由學民思潮到香港眾志,黃之鋒、羅冠聰、周庭雖然偶爾受到批評,但大體表現及論政能力不斷成長,有目共睹,羅冠聰更成功獲選民認同,成為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一代新人勝舊人,也成為獨裁政權的眼中釘,結果黃之鋒、羅冠聰等人淪為政治犯身陷囹圄,周庭及整個眾志則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當然,周庭和民主派,以及上次被DQ的各參選人,應該繼續以法律途徑去捍衞香港人平等的參選及被選權,但人大一早有意將釋法常規化,若果藉此再次一錘定音去扭曲《基本法》,恐怕法院也無能為力。最終議會內再容不下香港青年的反對聲音,所以千萬別相信林鄭說甚麼要「不論政黨背景吸納年輕人參政」的鬼話,她只要溫馴聽話的羊。

這種政治迫害,與香港政府壓迫年輕人的政策一脈相承,是故年輕人對國家認同感越來越低,對政府更不願服從。有能力的都離開香港,移民到外國,期望再次呼吸自由空氣;但更多的是走投無路,在香港淪為低端人口而又滿腔怒火的年輕人,一旦他們沒有代表在議會內發聲及爭取應得的權益,街頭運動將會是他們的唯一選擇;當公開的政黨組織不被允許行動,地下、打游擊式的抗爭就會迅速發展;而當溫和的示威手段失效,暴力抗爭將會再次出現。一如近日浸大學生佔領語文中心,抗議校方硬性規定本地生要普通話考試合格才可畢業的事件,只是校方多年來對學生的反對聲音不聞不問,結果學生被迫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真正與香港人同行的政府官員,是不會讓香港社會淪落至此的。

諾仁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