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播下甚麼種籽?

周庭參加立法會港島補選被DQ後,周日出席反DQ集會的市民大約有3,000人,其中又以中年人為主,反而「被DQ的一代」的年輕人不多。但林鄭月娥政府並未因此乘勝追擊,一舉DQ在九龍西參選的姚松炎。這顯然不是中共和林鄭政府怕了周庭、姚松炎的支持者而懸崖勒馬,只是着眼於總體選舉形勢的權謀,DQ民選議員、DQ民主派參選人,既已成為中共最方便的打壓工具,豈會不再藉此「堵住港獨勢力向立法會的滲透」?

播下異見者甚至天然獨種籽

香港年輕人對周庭被DQ的反應不算激烈,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因此沾沾自喜地宣告:「『學民女神』被取消資格,『瀆誓議員』難捲土重來,香港立法會向『港獨』說不。」然而,被形容為「勢遭DQ」的姚松炎在提名期結束之際逃出生天,獲選舉主任確認參選資格,令作為後備參選的袁海文在報名後又要退出。這是中共為免親共人士今次選情全面惡化的策略決定而已,不等於中共自認DQ行動有錯,自認DQ摧毀了香港法治,摧毀了年輕一代對一國兩制的幻想、對香港未來的信心。

中共將香港眾志核心成員視為必除之而後快的「港獨分子」,但從台灣的經驗來看,這正正是播下催生新一代異見者甚至是天然獨的種籽。中共的幾個眼中釘,都是在香港主權移交後長大的。周庭,1996年12月出生。黃之鋒,1996年10月出生。羅冠聰,1993年7月出生。香港主權移交後生長的新一代,見證了中國的崛起和香港民主化的挫折,經歷了香港被中國化、民主法治被蠶食的過程,也由此更加珍惜香港的核心價值、願意挺身而出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

這群有理想、有熱情、有勇氣的年輕人,之所以讓中共忌憚,是因為他們與台灣的天然獨一代有頗多相似之處。2014年7月,時任台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就黨代會是否討論「凍結台獨黨綱」議題表示:「隨着台灣的民主化……認同台灣、堅持獨立自主的價值,已經變成年輕世代的『天然成份』,這樣的事實,這樣的狀態,如何去『凍結』?如何去『廢除』?」其後,天然獨成為流行的政治辭彙,甚至被「太陽花世代」稱為創黨DNA。

中共洗腦教育防不了天然獨

天然獨在台灣議院、社會都是堂而皇之,但在香港顯然沒有相似的環境。但中共對於台灣、香港出現的天然獨,都歸咎於教育問題,認為台灣是李登輝、陳水扁在教科書中去中國化,而香港則是愛國教育未普及。中共從來不會檢討,中國人權問題的惡化,台灣國際空間、香港民主空間被打壓,才是天然獨滋生的土壤。

如果說中共特色的洗腦愛國教育,就可以防異見者、防天然獨於未然,那才是天大的笑話。司徒華等香港老一輩民主派,他們的愛國情懷是來自中共的愛國教育嗎?自欺欺人地在香港推行名為國民教育、實為愛黨洗腦,真的可以收到在中國國內專制教育的效果嗎?

任何時代、任何國家都有為了名利而願意接愛洗腦教育、願意卑躬屈膝的人,香港有西環新契仔新契女之流不足為奇,有一個知法犯法的律政司長也不足為奇。但一個社會的未來,不會屬於他們,只會屬於有理想、有承擔的年輕一代。中共和港共DQ香港眾志的年輕人,無異於在年輕一代播下抗共的種籽,甚至是天然獨的種籽。這種意識未必演繹成支持港獨,未必演繹成激烈的街頭抗爭,但其中的從政者必然是堅定的中共港共抗拒者,必然是堅定的香港核心價值的維護者,也將更有智慧地展開抗爭。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