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周庭是違憲的


周庭被取消立法會參選資格,法律界選委發聲明指是不合理不合法違憲。資料圖片

香港眾志的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令社會各界非常震驚。因為被譽為法治之都的香港,其政府口中「依法」作出的決定,不僅毫無法理依據,更是違憲。

選舉主任認為香港眾志的民主自決綱領違背一國兩制的原則,而「周庭代表香港眾志以及她認同『民主自決』主張」,故認為周庭「在簽署聲明及確認書時,是沒有真心和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意圖」。她還稱,有關決定是參考人大常委會關於《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

香港就四個選舉,即特首、立法會、區議會及村代表,分別制訂了相關法例。而選舉主任「依法」履行的職責,主要是核實一些法定參選條件,如參選人年齡、是否永久性居民等,來決定參選人的提名是否有效。按照法例,選舉主任並沒有獲賦予權力,可依據參選人的政治理念,判斷參選人是否真心或真誠擁護《基本法》,而決定是否要否定他們的參選資格。

至於整個確認書的安排,亦不過是選舉管理委員會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展開前兩天,突然以新聞稿公佈的新要求,並非由立法會修改選舉法的相關規定,所以是完全沒有法律效力。

人大釋法只可視為意見

再者,選舉主任取消周庭參選資格所提出的理由肯定是違法、違憲。根據《基本法》第26條和《香港人權法案》第21條,特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被選舉權。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1996年就解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提出的第25號《一般性意見》,在第1段明言保障公民參與公共事務權、投票權、被選舉權及平等出任公職權。第15段亦說明不得以無理或歧視要求,如教育程度、居住地方或出身,或政治派別等理由,排除本來有資格參選的人士參選。第17段指出,政治意見不應成為剝奪任何人參選權的理由。

另外,選舉主任引用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作出的解釋,作為褫奪周庭參選資格的原因,筆者早已批評,該次人大釋法以解釋《基本法》為名,實質是修訂特區法例《宣誓及聲明條例》。根據《基本法》第17條,特區享有立法權,第66條則訂明立法會是特區的立法機關,即唯有立法會才可在港行使立法權,而人大常委會是不能修改香港法律的。假如選舉主任的說法正確,豈不是就連與立法會選舉參選資格相關的法例,也一併被該次釋法修訂了嗎?由於特區政府並未有按人大釋法的內容,通過立法會的審議去修訂相關的香港法例,故此,人大釋法只可視為意見,對法庭並沒有約束力。

雖然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人大常委會作出上述釋法的當天,曾表示「煽動民族自決,本身也是港獨」,不過,兩者在性質上,根本不同。

筆者跟大多數港人都接受並支持「一國」兩制,所以不認同港獨。其實,周庭與香港眾志都一再公開重申,他們不支持港獨的立場。至於民主自決,只是建議以公投的方式,來決定特區在2047年後的憲制安排。至於公投可否進行、形式、選項,以及對中央政府是否具有約束力,實在是全面掌握在中央政府的手裏,例如公投既可以是全國性,中央亦未必一定要就公投的結果採取相應行動,就像西班牙政府並不接納加泰羅尼亞的獨立公投。

目前距離2047年尚有29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底的十九大工作報告中,也曾提及「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如果內地在未來二十年,逐步發展成為民主國家,那麼,讓港人就特區2047年後的憲制安排進行「民主自決」的公投,也並非一件不可能的事。為何這個合法的可能性竟然要即時違法地扼殺呢?難道中共治港者對習主席的中國夢沒有信心嗎?

港人對於捍衞這些原則的底線,萬萬不可以退讓,絕不能「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以為自己不支持港獨、自決,便可袖手旁觀,否則,那就是墮入了統戰的圈套,主動放棄港人本應享有的權利,縱容專權者得寸進尺,最終自己也會成為受害者。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