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為一個人破壞13億人的制度

國家憲法,一國之基,是對當權者的約束、對人民的承諾,是將權力關進籠子裏的契約保證。

可笑的是,2月25日習近平才在新華網報道中大談遵守憲法,強調「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同一個下午,新華網即公布中共中央提交全國人大常委的修憲建議,讓個人超越憲法,為習近平度身訂做「無限loop」連任的權力,刪除憲法中有關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條文,將鄧小平辛苦建立的制度毁於一旦,恢復毛澤東的終身制。

是次修憲建議,源於1月18至19日召開的十九屆二中全會,全會公報說修憲要「確保反映人民意志、得到人民擁護;堅持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未知今次恢復國家主席任期終身制,到底如何反映人民意志、如何得到人民擁護呢?是否擁護「袁世凱」、「習帝」、「獨裁者」和「開倒車」呢?再者,是次修憲建議共涉及21項,是「八二憲法」實施以來最大篇幅的一次修改,這又如何符合「不作大改的原則」呢?

可以預料今次修憲,當局會上演一幕「黃袍加身」,但習近平是被動的,奈何萬千群眾擁戴,盛情難卻,習欲罷不能,只好順應潮流、擔起歷史使命 。這與十九大「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被巨頭們冠名「習近平」一樣,習是被動的。另一個例子是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卸任總書記,交棒給胡錦濤,但是延任中央軍委主席兩年。江在後來辭職信的解釋是「中央考慮到國際形勢複雜多變,國防和軍隊建設任務很重,從大局出發,決定我留任黨和國家的軍委主席職務」。江的解釋等於說「不是我自己想延任,只是中央、國際和國內形勢讓我留任」。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習想「永續」權力?筆者相信這跟他「紅二代」出身及「功成必須在我」的心態有關。

紅二代背景方面,左報和內地官媒曾經形容習是「中共血統」的傳承和創新者,是「紅色血脈」,「關乎黨運國脈軍魂」。這種血統論,內地官媒未曾用於前總書記江澤民和胡錦濤身上。2013年習在參觀西柏坡時,亦曾說使「我們的紅色江山永遠不變色」,但江、胡以往則鮮有這類第一身的豪言壯語。

由此分析,習可能認為自己才最有條件、最根正苗紅坐江山甚至繼承江山。由1989至2012年整整23年時間,紅色江山落入了並非紅色血脈的「外人」手裏,讓紅二代白白錯失了機會。十八大上台,習又經歷了與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人的生死博弈,最後驚險贏得政權。這些背景令習更加想追回時間、大幹一場。

「功成必須在我」方面,習任內中國可望經濟上超越美國,稱霸世界。而「兩個100年」(2021年中共建黨和2049年中共建政百周年)及中間的2035年亦有多個習定下的新時代目標要實現,這些目標是全方位的,涵蓋外交、國際秩序、經濟、軍事、統一台灣、對港等方面,總之國力要超越漢唐盛世,做前人未能完成之事,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讓全世界都看見中共和習所創下的奇蹟。

習上台後,筆者曾聽過一位中國社科院學者分析形勢。他說19世紀是英國的天下,20世紀是美國的天下,21世紀將是中國的天下,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一!而當今帶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非習近平莫屬,因為在這個時代裏,舉目中國,沒有人比習更強勢和有能力。

成全一個人 不如成全制度

在習近平新時代下,有誰比習更適合以「習思想」來帶領中國實現「習目標」呢?當習還年富力強之際,為何要被「陳舊」的憲法制度阻手阻腳呢?

一個國家,被一個不受制衡的人予取予攜,「明君」只需一念之差,或健康或精神出現問題,或背後被人操控,中國即危矣。

成全一個人,不如成全一個可長治久安的制度。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