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北洋舰队彻底覆灭散记


刘公岛,北洋海军总部基地旧照。居中军舰为定远、镇远铁甲战舰。

 

威海之战结束,满清装备最精良的北洋海、陆军各自混战,在日本海、陆军分割攻击下,溃不成军。

 

大势颓废,威海北洋海陆军终于对日本投降。

 

2月16日,程璧光代表北洋舰队向日本海军投降。

 

程璧光缴出威海卫海陆投降军官及洋员名册,以及兵勇军属统计表,不再参与对日作战的宣誓书。

 

2月17日。上午8点半。

 

日本联合舰队军舰驶入亚洲最大的军港威海港。

 

汽笛长鸣中,日本军舰上的日本水兵整肃列队,趾高气昂登上满清帝国北洋海军的战舰。

 

他们用生疏的汉语,喝令北洋海军官兵降旗、列队、离舰。

 

铁甲战列舰镇远、铁甲巡洋舰济远以下,满清帝国北洋舰队平远、广丙、镇东、镇南、镇西、镇北、镇中、镇边等十艘主力军舰,全部降下满清龙旗。

 

随后,日本联合舰队首任司令官伊东佑亨签署命令,“特别恩准”北洋舰队练习舰康济号保全悬挂龙旗。

 

康济号作为丁汝昌等人棺材的运送船,在接受检查后开往“华界”。

 

孤零零的康济号汽笛哀鸣。

 

装载北洋舰队将领丁汝昌、刘步蟾、杨用霖、张文宣、戴宗骞等五具棺材,在零散结队的北洋舰队投降官兵目送中,凄然离去。

 

北洋舰队唯一被“特别恩准”,解除武装,载丁汝昌等人棺材回归的练习舰康济号。

 

这些死去的将领中,刘步蟾一直被当做英雄,与邓世昌并驾齐驱于历史教材中。

 

刘步蟾在刘公岛保卫战中,最杰出的表现,不过是定远舰中弹进水,刘步蟾立刻“大哭,欲自杀,为众人劝阻。”

 

随后,他下令爆炸自沉了亚洲最大的铁甲舰定远舰,然后吞鸦片自尽。

 

同样,北洋舰队最高统帅丁汝昌是吞鸦片自尽。

 

镇远舰管带林泰曾也是吞鸦片自尽。

 

可见,就算史料记载北洋舰队缺少炮弹,但是北洋舰队至少不缺鸦片。当然也不缺自杀的勇气。

 

此外,杨用霖、张文宣、戴宗骞等北洋舰队重要将领,均死于各种款式的自尽。

 

诸多统帅、重要将领同时以自尽告别战场,然后集体在课本里被升华成英雄,中外历史尚不多见。

 

刘公岛上,曾经爱国呼声激昂的北洋海军官兵、家属们们,在目睹康济号载“英雄”遗体远去时,缄默无声。

 

他们疲惫,沮丧,再无激情。

 

康济号离去后,北洋舰队投降官兵顺从着,被勒令列队,交出武器,摁下手印,保证再不参战。

 

在接受日本海军检查后,他们也黯然离开了威海。

 

12时,日本海军军乐阵阵。

 

降下满清龙旗的北洋舰队十艘主力军舰在日本海军官兵欢呼中,全部升上日本海军军旗,编入了日本联合舰队序列。

 

日本新闻绘图北洋舰队投降场景。

日本海军为泄愤,按照北洋官兵提供资料,费力打捞了刘步蟾下令爆炸沉海的定远舰。

在甲午黄海海战,日本海军轮番攻击、费尽全力,永远无法击沉的海上庞然大物,在威海港中憋屈地自沉。最终,还是遭到日本海军“鞭尸”。

毁坏严重的定远舰,被日本海军分拆后运回国内。

定远舰舵盘成了一张咖啡桌的桌面,甲板成了两扇大门,其余的物品作为陈列品供游人拍照、观看,一直到现在。

为了羞辱北洋舰队,日本海军部决定,这些编入联合舰队的军舰,均保留从前的中文舰名。

 

其中,北洋舰队标志性的强大的镇远舰,被拖往旅顺修复。该舰作为联合舰队的一等海防舰,在十年后出现在对马海峡。

 

1915年,为日俄战争出力的镇远舰退役,被日本海军无情拆解,镇远舰部分配件分拆后,和日军打捞定远舰部分配件一样,被存放公园展示。

 

二战后,因中国内战,两岸分割,原定的中国作为战胜国,迎取定远舰、镇远舰部分配件回国等计划搁浅。

 

后来,海峡两岸对此似乎也不太感冒。

 

至今,镇远舰铁锚遗留日本。

 

每逢甲午战争纪念日,素以爱国著称的诸多中国热情的报媒,曾多赴日,专访镇远舰铁锚,撰文纪念甲午海战。

 

无非抚今追昔,感慨幸福生活来之不易。然而,这些纪念文章并没有呼吁外交索取铁锚的意思。

 

似乎,北洋舰队可能永远无法洗却的自己的历史尴尬了。

 

请记住123年前的1895年2月17日。

 

日本海军、陆军登陆、占领威海、刘公岛。日军对北洋舰队总部所在地刘公岛进行了彻底的清除、搬迁。

 

北洋舰队总部被洗劫一空。其中,有数十箱北洋舰队尚未开封的资料。

 

这些当时最先进的关于海军舰船维修、战术、海图等资料,被日本海军部、联合舰队视如珍宝。

 

泥土和石头之外,北洋舰队总部凄凉被废弃在帝国的夕阳下。

 

威海军港里,曾经世界最为先进、庞大的北洋舰队。

 

《美国海军年鉴》在1889年排名,位列东亚第一,世界第九的庞大的满清北洋舰队,仅过六年,就此,片帆不存,全军覆灭。

 

沧海桑田,一晃经年。

 

日本在日清甲午海战中崛起,在日俄对马海战中壮大。

 

经过数十年努力,日本终于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海军大国,并且在二战中,有了与美国决战太平洋的勇气。

 

——这次,日本惨败,日本联合舰队也遭遇了彻底覆灭的命运。

 

战后,中日两国刚在发展自己的海军。在报纸上看来,中日海军发展势头都很迅猛。

 

按照“爱国网友”们最耿直的分析,中国海军比肩美国海军隐隐然中遥遥领先,明显碾压日本海军。

 

093B型核潜艇上浮海面。

 

2018年1月12日,这些网友欢呼:

 

我国的093B型核潜艇进入中国钓鱼岛毗连水域的潜艇,12日下午,在东海外的公海上浮出水面,并挂起了中国国旗。

 

问题简单,所以无需用脑,一拍大腿,网友便认为:这是实力,这是威慑。

 

可是,就像隐形飞机一般,潜艇不同于水面舰艇,客观上,任何现代潜艇在上浮状态都等于靶子。

 

会有人用“靶子”来示威的?

 

假设潜艇,尤其潜航效果更好,能力更强的核潜艇,居然放弃潜航,浮出水面,那么,以隐蔽攻击见长的潜艇,还有劳心费力研发的价值?

 

甲午海战前夜,光绪帝师翁同龢对位列东亚第一,世界第九的庞大的满清北洋舰队,充满无穷的自信。

 

在是否对日开战决策上,翁同龢忽悠光绪摇头摆尾:

 

日本算个逑。

 

谙熟北洋舰队隐情,再三提请慎战的李鸿章,在一片爱国热词、大词斥责下,当场哑口无言。

 

日清甲午战争终于以满清帝国的惨败收场。为之殉葬的,便是近三十年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

 

战后,懊悔不已的翁同龢对丧师辱国、割地赔款,万般感慨:

 

覆水难收,聚铁铸错,穷天地不塞此恨也

 

当时,不过一位帝师翁同龢。如今,网络漫山遍野都是翁同龢。

 

只是,现在的“翁同龢”,不同于当初那位翁同龢。翁同龢至少在对日甲午战争之后,立誓“憾于割台事,有变法之心”。

 

现代“翁同龢”们激情飞扬。

 

现代的“翁同龢”们,仅仅不过是低成本高效率的翻飞爱国大词。

 

只要不动脑子,一拍屁股,激动化作嘹亮之屁声——如遇到电闪雷鸣的时代,屁声与闪电交相辉映,其实也颇痛快和正气。

 

至于1895年2月17日这个日子,忘却了,也还算干净。

 

2018年的2月17日,是正月初二,是喜庆的日子。最后,我再次向各位亲朋好友拜年了。

 

作者:橡树, 流浪的橡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