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釋囚:上海監獄給3M、C&A、 H&M生產

Großbritannien - GSK China Skandal - Peter Humphrey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M.Dunham)
Peter Humphrey曾是一名記者

Großbritannien - GSK China Skandal - Peter Humphrey (picture alliance/AP Images/M. Dunham)
Peter Humphrey2017年3月7日在英國的家中

《金融時報》發表英國制藥公司葛蘭素史克雇傭的前調查員彼得‧漢佛雷(中文名韓飛龍)的文章,講述自己在中國被關押一年零11個月的經歷,其中一處細節足以給一些國際公司在華生產敲響警鐘。

"監獄是樁生意,幫企業生產。上午和下午,常常還有午飯後休息時間,獄犯就在共同的房間裡'做工'。我們的人做的是配件部分。我認出了家喻戶曉的牌子--3M、C&A、 H&M。企業的社會責任很重要,盡管這些企業可能不知道監獄勞工是它們供應鏈的一部分。"

在《金融時報》的長文中,韓飛龍(Peter Humphrey)講到了他被關在上海青浦監獄時目睹的情況。他寫道:"關在中國人區的獄犯在我們廠生產紡織品和配件。我們早餐前,他們就士兵操練般走進來,晚上很晚才回去。在我這個區做工的外國人是不能從家裡得到錢的非洲人和亞洲人,沒其它辦法買化妝品或零食。那都是計件工作,一百個這個,一千個那個。全日制工每月可以掙120元人民幣(13.50英鎊)。"

3M、C&A、 H&M被點名

韓飛龍的這篇回憶文章迅速在國際上引起關注。盡管監獄讓囚犯做工本身並不違法國際勞工組織公約,但包括3M、C&A、 H&M在內的許多國際品牌都不允許供應鏈中出現監獄勞工,因為這很可能與強迫勞役掛上鉤。H&M要求供貨廠家簽署"不接受強迫勞役、債役勞工、監獄勞工或者非法勞工"責任書,C&A和3M的供貨商准則中都禁止強迫勞工和監獄勞工。

對於媒體的詢問,H&M的發言人表示,據其所知,沒有違反規則的情況,但他們將非常嚴肅地對待金融時報上的有關消息。C&A發言人表示,沒有觀察到或者意識到中國供應鏈中有使用監獄勞工的問題,違反約定的供應商將參加長期的整頓項目。3M也表示,沒有意識到中國供應商有使用監獄勞工的問題,但將有關報導進行調查。

惡劣的關押條件

韓飛龍在文中詳細講述了2013年7月被抓後關在上海的拘留所,以及2014月8月獲刑後被關押在上海青浦監獄,直到2015年6月提前獲釋並被遞解出境回到英國的經歷,包括拒絕認罪而遭到迫害。

回到英國後,韓飛龍2015年9月接受德國《經濟週刊》采訪,描述了被關在拘留所時的惡劣條件--十幾個人睡在一個5乘3米的牢房裡,"地上有個洞,算是廁所","燈一直開著,14個月裡就沒有關過燈","每天接受兩小時審訊時,審訊時戴著手銬,被綁在凳子上"。

在發表在金融時報的文章中,韓飛龍更為詳細地描寫了拘留所裡的惡劣的條件,並寫道,被關7個月後,他和妻子終於被允許通信,雖然兩人被關押的地方只有30米,一封信要走一個月,而且有的信被扣下。而這樣的待遇還是關在那裡的中國人所沒有的。

2014月8月以"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訊息罪"被判兩年半監禁後,韓飛龍被轉到上海青浦監獄。在那裡,他看見了上文所述獄犯們做工的情況。

2015年6月4日,身患疾病的韓飛龍被帶到上海監獄醫院。韓飛龍寫道,在那裡,沒有醫生給他看病,大家只是裝出他得到5天醫護的樣子。6月9日,他和妻子被送到一個小旅館軟禁起來。6月17日,他們被帶到浦東機場,登上了去倫敦的飛機。

回到英國後,韓飛龍被診斷出前列腺癌,並接受了一年半的治療。他向中國政府遞交了有關上海濫用中國司法體系的報告,並一直在等待回音。韓飛龍10年內被禁止進入中國,但《金融時報》寫道,他自己並不排除有朝一日條件合適後再去中國的可能性。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