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林:求佈施的王國

China Theresa May bei Xi Jinping (Getty Images/D. Kitwood)

德蕾莎·梅伊結束了在中國的推銷之旅。英國舉行脫歐公投之後,她需要新的貿易訂單。本台專欄作者澤林認為,沒有了歐盟,英國在中國的談判地位下降很多。

最近以來,沒有人想處於德蕾莎·梅伊目前的境地:與布魯塞爾舉行的脫歐談判無望取得突破。在國內,這位女首相處境艱難。迄今未公開的民調結果顯示,脫歐給英國經濟帶來諸多不利。為了擺脫這種狀況,她必須為英國的生存開辟新的前景。

也就是說,英國首先要到歐盟之外尋找新夥伴。從雙邊協議的獲益將遠遠超過與歐盟的共同協議,這是脫歐倡導者的信條。因此,2017年1月川普當選總統後,德蕾莎·梅伊成為訪問華盛頓的第一位歐洲國家領導人。上週,她又抵達北京訪問。

在中國的三天訪問期間,當然梅也需要輕輕拍一拍桌子,或者更確切的說敲桌子,否則就連一直還在懷念大英帝國輝煌時期的英國公眾輿論也通不過。

英國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給梅寫了一封公開信,提請她務必批評北京正在日益破壞香港的自治。梅是這樣做了,北京政府也耐心地接受了她溫和的批評。因為即使是東道主也很清楚,人權和香港的自由,是梅此次訪問期間必須要完成的一項令人不悅的功課。

經濟界代表之多前所未有

僅陪訪的代表團規模就證明了這一點。此前英國領導人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從未有過如此多的經濟界代表隨訪。梅首相也強調,"在貿易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在與李克強總理和習近平主席會晤時,梅還表示要共同打造兩國關係的"黃金時代"。

2015年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訪問倫敦與當時的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會晤時就提到過這個 "黃金時代"。當時整個城市都閃著紅色的光芒。達成的交易令雙方都獲益:北京在英國進行投資,倫敦則在歐盟替中國說好話。 只不過當時的協議現在已經成為歷史。因為自從2016年6月英國人投票贊成脫歐之後,倫敦方面就不再履行它所承擔的任務。

如今,英國這個夥伴對於北京來說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有利的一面是倫敦政府比以往更需要中國的投資。最近5年中,中國已經在英國投資166億歐元,而且還在計劃進行更大的投資。現在,北京可以讓這個前殖民統治者跟著自己的指揮棒走。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國領導人又為少了一個能夠在布魯塞爾施加影響的槓桿感到遺憾。

政治論點比較容易為經濟打開缺口。在英國就脫歐進行公投之前,北京也罕見地明確呼籲英國人支持留在歐盟。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當時就曾預言,英國脫歐會給世界經濟蒙上一層陰影。當然他也是想到了那些落戶於倫敦的中國公司。

這個城市早已是最受中國人歡迎的一個進入歐洲市場的前哨。例如兩大中國電信巨頭-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中國銀行和中石化都已將其歐洲總部設在倫敦,這只是其中的幾個例子。在中國看來,英國脫歐之後的重要性就會遜色的多,英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影響力也正在減弱。

總之,梅在中國可以迴旋的權力空間縮小。北京獲得了比以往都更劃算的合同以及獲得技術的更多機會。在梅訪問期間雙方簽署了超過100億歐元的廣泛投資協議,其中包括與英國風險投資公司Future Planet Capital和Eight Great Technologies簽署的10億英鎊的投資協議。

兩家公司主要擅長在生物科技和醫學領域的創新。現在北京"擇優錄取"。此次梅所取得的成果還算不上巨大。2015年習近平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時,雙方就價值400億英鎊的貿易和投資協議達成共識。

左右難圓

中國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新絲綢之路"未來有可能成為帶動英國經濟的火車頭,或者至少起到促進英國經濟穩定的作用。不過現在還沒有到這一步。梅暫不打算簽署絲綢之路倡議的意向書。否則英國將是第一個接受該倡議的大型工業國家。一月初馬克洪訪問中國時也沒有回應這一倡議。他認為破壞剛剛在形成的歐盟共同路線更不可取。

此外,梅也左右難圓:英國報紙以及香港學生領袖黃之鋒指責她在北京卑躬屈膝,時間全部浪費在喝茶上。

而中國媒體則贊揚她的作法"務實"。中國《環球時報》寫道,她"跳過"人權問題,以此抵制其國內的"激進民意"。

此外,梅也要認識到:即使沒有歐盟內部的各種利益沖突,對於決定脫歐的英國來說很難做到讓各方滿意。同時她也不能太挑剔。因為北京已不再指望倫敦,但是倫敦卻依賴北京。梅就像是走在鋼絲上,難有安全感。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Frank Sieren 本文作者20多年來在北京生活。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