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高官:美國將很快宣布針對中國的貿易行動

位於華盛頓的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美國之音王南拍攝)
位於華盛頓的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美國之音王南拍攝)

方冰

美國前代理副貿易代表星期二在紐約表示,美國將很快宣布針對中國的貿易行動。

星期二,美國前代理副貿易代表卡特勒表示,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是(川普)總統在中國貿易上的耳目(his ear),他啟動了301條款調查,針對中國知識產權上的不公平貿易,包括強制技術轉讓。在這一301條款調查之下,我們預計將很快宣布針對中國的貿易行動。”

美國商務部星期二公佈的數據顯示,去年進口到美國的中國商品和出口到中國的美國商品之間的差距從上一年的3470億美元上升到去年的3752億美元,增幅達8%。

美國去年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總額擴大了12.1%,達5660億美元,是2008年以來最大的差距。

卡特勒表示,雖然川普政府裡有傾向全球化的也有傾向保護主義的不同觀點的官員,但在今後幾個星期或幾個月裡,將會看到川普政府對不公平貿易問題的處理。她認為,“在未來幾週內我們會看到針對某些貿易夥伴採取的更多貿易行動。”

她說,兩週前美國針對洗衣機和太陽能板進口徵收高額關稅“只是未來一系列宣布的一個開始”。

卡特勒說,“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是川普總統在貿易問題上的耳目,他非常了解貿易,熟悉美國法律,能與國會合作,而且非常強硬。在貿易問題上,他的看法與我之前服務過的共和民主兩黨政府都非常不同。”

卡特勒是在亞洲協會星期二舉行的《川普與亞洲:一年之後》的討論會上說這番話的。

亞洲協會在川普當選後集中了美國重要的亞洲問題專家學者,向川普政府做了亞太政策簡報,並提出了政策建議。亞洲協會的這一活動旨在檢視一年來川普政府的亞洲政策。

卡特勒說,對川普總統最近對TPP改採開放立場感到鼓舞。兩週前,川普總統出席瑞士達沃斯論壇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如果能談成“實質上更好的協議”,他考慮重新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

中國想填補美國退出後的真空

卡特勒曾代表奧巴馬政府參加TPP談判。她說,退出TPP是川普政府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她說,現在TPP在日本領導下,11個國家在沒有美國參加的情況推進TPP談判,“不僅美國已無法從中獲益,而且要記住,其它國家趁美國退出地區經濟領袖地位、出現真空的機會填補進來。”

她說,日本努力將澳大利亞、新西蘭帶進來,“中國也想進來填補真空已不是秘密。”

但卡特勒說,川普政府的優先仍是雙邊談判。川普總統在達沃斯論壇發言中說,美國已經準備好跟所有國家協商互惠的雙邊貿易協定,包括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當中的國家。

卡特勒說,美國如果尋求重新進入TPP可能要到2019年以後。“我希望11個國家如期在3月簽署協議,也許2019年1月1日開始生效,然後,隨著時間推移,美國有可能開始跟TPP單個成員國談判。”

不過卡特勒認為,雙邊協議已經不像過去那麼管用了。“其它國家認為多邊協議得益更多,因為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國家跟另一個國家做生意。如果一個產品要經過幾個國家,你就需要跟所有這些國家達成協議,有價值鏈、供應鏈。更多國家意味著大家要認同同一個規則。這就是為什麼尤其是亞洲國家願意採取區域合作政策。”

亞洲國家希望美國回去

卡特勒表示,從亞洲同行那裡了解到,亞洲國家希望美國回去,“他們希望我們回到貿易協議,希望我們交往和領導”。

但卡特勒擔心,當美國準備這樣做的時侯,這個地區和世界已經變了。她說:“TPP的11個國家經過一段時間,他們提高了信心,認識到可以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合作做事,我認為,我們會看到這種信心也會轉換到其它領域。等我們願意進行交往時,這個世界可能已經有點不一樣了。”

卡特勒說,在新的一年裡,她想看到川普政府在經濟上更多地參與到跟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的合作中,以幫助制定規則,並推進貿易自由化。

美國前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拉塞爾說,一年來,川普政府在安全和戰略方面的許多重大決定其實是繼續了之前的布什、奧巴馬政府時期的政策。例如對朝鮮採取制裁和外交結合的策略,又如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接觸,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和東盟峰會等。

但拉塞爾同時指出,川普的亞洲政策仍讓外界在一些問題上感到不確定甚至混亂,“例如,美國的方向是什麼?在安全和戰略上政府要達到的目標是什麼?日本和韓國是美國的盟國還是搭免費車的?中國是在幫助解決朝鮮問題還在拖後腿?美國跟中國的關係是朋友還是對手甚至是敵人?金正恩是個聰明的傢伙還是個小火箭人?什麼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美國是不是仍重視傳統意義上的人權?

拉塞爾說,過去一年裡,川普在較早的時侯就跟亞洲國家的領導人舉行峰會,國防部長馬蒂斯、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蒂勒森也在較早時出訪亞洲,跟那裡的領導人舉行會晤,這些都非常重要。

很多外交官職位仍空缺

但他同時也指出,政府仍有很多空缺至今未任命,“不僅在華盛頓的外交機構,而且在美國駐外使館,如美國駐澳大利亞、韓國、新加坡的大使,以及美國駐東盟代表,至今還是代理,未予確認。”

拉塞爾說:總統和國務卿需要第一線指揮官推動和落實政策,他們是川普政府在這些重要首都的代表,“說到底,這不光是人事問題,而是製度問題,政府實際上需要證明能夠接受並重視專業機構和專家的意見。”

拉塞爾認為,川普政府比奧巴馬政府較少重視南中國海問題,“當然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在南中國海的運作並沒有任何改變。但是我們沒有聽到的是川普政府對航行自由發出明確反复的肯定。”

他表示,航行自由原則應同樣適用於南中國海。他說,美國的航母和F22戰機可以在國際水域和空間航行並不足夠,美國目的是要建立一套規則,讓只有較弱海軍的小國也可以無須恐懼地在國際空間和水域航行。

拉塞爾認為,在美中關係上,川普政府2018年遇到的問題是,“有沒有找到一個觀察中國和與中國交往的方案。”他說,這種方案應該是既允許合作、允許競爭,也使美國能直截了當地處理雙方的分歧,但避免使雙邊關係陷入最糟境地的冷戰式對抗或鬥爭。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