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李柏光的信仰之路


李柏光律师2月7日在美国史密斯议员办公室与来自耶路撒冷的东正教大主教合照。傅希秋FB

 

(法广RFI 肖曼)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李柏光2月26日在南京一家军队医院因肝癌晚期突然去世,年仅50岁。除了他的死因引发质疑以外,李柏光律师充满献身精神的一生也受到了广泛地尊敬。

据报道:李柏光的表弟兼律师事务所的合夥人刘培福对“美国之音”表示:表哥身体一向没有甚么病痛,是挺健康的,他之前没去医院检查过,所以不知道有这个病,是因为身体不适,才送到医院的,是这两天在医院检查才发现的(末期肝癌)。

 

进入2018年,中国维权律师面临的打压似乎更加严厉。从余文生律师被以莫须有罪名刑事拘留、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程海律师的律所被违法摘牌,到今天李柏光律师因重病猝死,使得许多国内外曾经跟他共事的人士感到突然和惋惜。

 

李柏光是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生前是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长期为失去土地的农民及受迫害的基督徒提供法律援助,毕生致力于中国法治事业。李柏光经常有机会与美国高级官员见面,曾获美国民主基金会奖章;2017年初他与李和平、江天勇等其他6位维权律师,同获对华援助协会颁发的“中国宗教自由法治勇气奖”。李柏光也是一位研究宪法的学者,曾单独或与人一起翻译过《论民主》、《信仰的力量》等多本书籍。

 

由于对维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努力,李柏光曾3度获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接见。但这并不能使他逃避中国官方的打压,就在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李柏光曾经遭到10多名身分不明人士殴打并威胁,而这些人所使用的车辆为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所有。

 

这之前的2016年5月,李柏光律师曾经前往天津看守所要求会见709被抓捕律师,并为谢燕宜律师辩护。当时警察非法阻止公民照相,但李柏光律师趁机拍下了跟警察交涉时的照片,作为证据保留。事后写了证词,起诉了河西公安分局非法阻止公民拍照。之后中国公安部下发通知,要求警察在执行公务时应允许公民拍摄。

 

焦国标先生曾经在2010年撰写长篇文章发表在《中国人权双周刊》上,详细生动地介绍李柏光的身世。李柏光生长在湖南,7岁丧父,家里有7个孩子非常贫穷。从小学习优异的李柏光在北大学习宪法学和行政法,博士毕业后,因思想激进而在 1997年底到海南大学法学院任教,但因组织青年知识分子“沙龙”,探讨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而于1998年4月5日第一次被公安逮捕,从此成为一个持有政治异见的学者和维权律师。

 

2004 年12月,他前往福建的福安为失去土地的农民提供法律援助而被关押。取保候审期间,李柏光开始跟一个朋友到方舟教会聚会,一起听道、学习。2005年7月31号, 李柏光在怀柔的一个水库受洗成为基督徒。2008年,李柏光在内的15名法律界人士联合发表声明,谴责民政部下令取缔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的决定。

 

李柏光成为基督徒后反思发现:“中国的问题不那么简单,我们到处帮助农民搞村民自治,发现很多村民,对自己有利时就讲规则,不利时就不讲。而民主法治要建立在讲规则、讲诚信的基础上。如果对自己有利就讲规则,不利就不讲规则,那世间再多的法律条文,再多的选举规则,都很难实现民主法治。所以民主法治也需要民众具备某种特定的素质才可以。民众如果缺乏这种基础,制度建立得再好也无法得到很好的实施。人心是走向法治社会的土壤,必须改变中国人的心。没有好的人心,制度就没有保障。”

 

西方的民主制度为什么能一直运行下去?李柏光认为:“这得益于他们的信仰和文化,有这种基本的伦理底线。如果一个民族连这种基本的行为伦理底线都没有,那么建立自由、民主法治的大厦就有点纸上谈兵。可以建立,但无人执行,无论是执政掌权者还是民众,都会把它抛弃。而西方社会民主法治的道德和良心基础就是基督教信仰。”于是李柏光博士在几年间陆续写了《自己拯救自己》、《贫困的力量》、《信仰的力量》等等书籍,希望能借此改变中国人人性中的道德成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