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也驅趕低端人口


地政總署早前以非法佔用碼頭土地為由,驅趕觀塘碼頭露宿的無家者。資料圖片

2017年11月19日,北京當局在零下溫度,以「安全隱患」為由,開始強行驅趕一眾低學歷、低技術、低收入的「低端人口」。寒冬之中,沒有雪中送炭,只有雪上加霜,老弱傷殘,無一倖免。

12月28日,一個月後的香港,地政總署在同樣寒冷的嚴冬中發出通告,以「市民觀感、衞生、秩序和安全」等為由,勒令觀塘碼頭一眾露宿者必須於2018年1月12日前遷離觀塘碼頭,否則將會強行清場,風餐露宿於觀塘的這一群無家者將面臨同樣慘況。被遺忘的這一群街坊,因有着不同的故事,露宿街頭。

根據「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的調查,無家者人口由2013年的1,414人,增加至2015年的1,614人,他們的收入中位數約為6,300元,然而,劏房租金中位數卻高達4,200元。他們當中一部份人因疾病而缺乏工作能力,每月僅領取約1,500元綜援過活,九牛一毛的綜援只能維持在露宿時的日常所需。另一方面,他們亦要同時面對輪候公屋無望、露宿者之家限制多多,申請繁複等問題;即使申請成功入住露宿者之家,亦因條例所限,只能短暫居住,朝不保夕。

2018年1月9日,筆者得悉政府漠視露宿者的訴求,堅持觀塘碼頭的清場行動,故藉當天的觀塘區議會大會提出討論,要求政府能暫緩清場行動並妥善處理這十多名露宿者,讓他們在寒冬之中能夠有容身之地,但卻沒有得到在席官員的即時回應。為此,筆者決定在清場日與這十多名露宿者一同留守街頭,共同迎接清場,希望爭取政府對這群街坊的最後一點尊重。直至1月10日晚上才得到政府通知,暫緩是次的清場行動,讓這群街坊能夠暫時安心睡上一覺。

筆者在這段時間探訪過這群街坊,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故事,有着種種的原因及經歷,輾轉來到碼頭生活。在他們當中,最年輕的都只是二十出頭,因為物價高漲,租金高企,情願「瞓街」省下血汗錢,都不願意租住劏房。即使有部份露宿者有能力租下劏房,但亦要面對木蚤、水電等衞生及安全隱患,每到夏天,悶熱的劏房與街頭相比,更令人不願逗留,絲毫不比露宿街頭舒適,實在是「貼錢買難受」。這群街坊當中有一半人有工作有收入,同在獅子山下生活,為生活而勞碌,不願意依賴政府,不願意依賴慈善機構。他們同樣有思想,有尊嚴,只是為生活所逼,要露宿街頭,與普通人無異,同樣值得人尊重。

須改變對露宿者不友善政策

面對露宿者的問題,政府卻往往選擇將問題的癥結掩蓋,例如公屋供應不足、輪候時間長,導致露宿者安置不當等,反而視露宿者為礙眼之物,自以為強行將這群街坊趕離現址,看不到他們,問題就不存在。這種落井下石、掩耳盜鈴的做法,不但不治標,也不治本,欲蓋彌彰,令市民心寒。露宿者的收入,不會因為短暫住在露宿者之家而大幅增加;他們所患的長期病,亦不會因為將他們趕離碼頭而痊癒。露宿者的問題,絕不會因政府的清場而徹底解決。最終,他們亦只會再露宿街頭,只是地方不同而已。早前,北角天橋的露宿者經當區區議員及個別立法會議員「成功爭取」趕離現場後,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兩日後,這群街坊瑟縮地散落在街頭巷尾,他們的居住情況卻變得更為惡劣。

面對近十多年露宿者趨向年輕化、高學歷化的情況,政府應正視及反思現行的措施及政策是怎樣一步一步地趕絕他們,而並非有效解決露宿者的問題。其實,政府可以透過提高綜援的租金津貼、增加宿位服務、實行租金管制、酌情放寬露宿者的公屋申請,問題便有機會得以迎刃而解,而絕非在傍晚時分在露宿者宿位前後故意洗地、撒臭粉,或以美化為由強行逼迫他們遷離。希望政府能改善態度,停止那些對待露宿者的不友善政策,認真切實地面對問題的根源。市民真正需要的,不是威權政府,而是一個在地恤民的政府。

莫建成 觀塘區議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